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下次一定

第五十七章 下次一定

        三名大妖的骤然死去,并没有对宋贤造成太大影响。

        他也懒得跟过来的廖天清打招呼,道藏室里的道书还没装完呢——大约还剩三分之一,所以那腾蛇骤然出手,才会让宋贤如此恼火。

        廖天清师兄弟俩也顾不上寻找宋贤,已经汇聚到那名老道士身旁。

        老道士姓林,比这对师兄弟还要大出两个辈分,“师叔祖”这个称呼是准确的。

        而且他跟廖天清关系相当密切,早年廖天清的师尊还受过老道士的指点,才最终走上道基之路,所以廖天清在察觉到他的出现时,才会那般失态。

        “师叔祖,您老的身体……”

        廖天清欲哭无泪,他没想到再一次见到师叔祖他老人家,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面下,而且这位老人看起来,很快又要离他而去了。

        “是天清啊。”林道人看了一眼廖天清,脸上带着几分苦笑。

        他开始收敛燃烧的生命力,但生命力这玩意又不像法力,用不出去还能收回来,燃烧掉了就是没了。

        “不用在意,我这把老骨头,本来也没个几年可活了。”林道人看起来倒是很豁达,摆了摆手道。

        他也确实是这么想的,几年对于凡人来说还算漫长,但对于他这等道基修士而言,几年时光不过弹指一挥间,实在没什么好在意的。

        廖天清也是活了几百年的老牌道基,他能够理解师叔祖的心情,只是多少有些伤感。

        “师叔祖,您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方才那位……”廖天清欲言又止。

        他是认识宋贤的,先前在皇宫当中,他见过这位晋国的小皇叔。

        但那一次,宋贤是以道基弟子的身份出现,而现在却是亲自出手,以近乎秒杀的方式,直接击杀了三头四阶大妖。

        廖天清不是笨人,他第一时间想通了对方的把戏——从头到尾都没有什么晋国先祖,而是宋贤一个人自导自演的戏码!

        反正那位传说中的道基也从未露过面,还不是任由宋贤独自发挥,只要他以前不公开表露出道基的实力就行。

        而廖天清也很快就想明白,宋贤为什么要这么做。

        原因非常简单,一名神秘的、可能活了几百年的晋国先祖回归,可以让所有势力产生忌惮、怀疑乃至于试探,但多少要给予一些尊重,而不可能肆无忌惮。

        但如果是宋贤本人,突然变成了一名道基修士呢?

        所有人产生的最大情绪不是尊重,而是好奇——到底是什么力量,让一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一跃成为强大的道基修士?

        那时首先会派人来试探的,必然是实际掌控晋国这片地域的苍云观,甚至陈道人都有可能亲临皇城。

        如果宋贤给不出一个合理的答案,满足对方的好奇心,那么要么与苍云观严重交恶,要么引来更高层次的试探,连清虚山都可能直接派人过来。

        当然,廖天清不知道的是,清虚山确实有人前往皇城试探。

        只不过基于宋贤的伪装,唐年的试探程度也不深,只是一次隔空的交手。

        正如廖天清所猜,如果那时候知道晋国的道基就是宋贤本人,或许唐年不会如此轻易就罢手。

        当然,现在谈这些已经没有多大意义。

        因为宋贤强大的速度太快,快到他们还未做出反应,他就已经能够轻易击败普通道基,甚至凌驾于中品道基之上。

        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无需再隐藏自己,就算清虚道没有与太乙仙门开战,也不会再有太过分的举动——这是对他所掌握力量的尊重。

        林道人没有来得及说话,宋贤的身影已经再一次出现,直接来到这三名道基的身边,他已经将道藏打包完成了。

        宋贤并没有不告而取的打算,那叫偷,而他是光明正大的,至少要跟廖天清打个招呼。

        而林道人一见到他出现,顿时激动起来:“道藏,道藏……”

        老头子已经只剩最后几口气,情绪一上来,连句完整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廖天清两人诧异地望过来,宋贤干脆主动解释道:“是我取走了你们灵隐门的道藏。”

        廖天清和上官仁这才明白,林道人先前说的“道藏室”,原来是这个意思。

        只是这话从宋贤口中说出来,就好像吃饭喝水一般天经地义,实在让人摸不着头脑。

        上官仁不认识宋贤是谁,但他作为灵隐门掌门,这时候不得不开口道:“阁下助我等击退妖族,灵隐门上下感激不尽……可道藏乃是门中先祖所传,若是遗失,我等实无面目去见列祖列宗,还请阁下高抬贵手。”

        上官仁知道论及武力,自己两兄弟肯定不是这位神秘道基的对手,这时候只能以道义压人才行。

        “这个简单。”宋贤一脸大度地摆了摆手道,“你们要是有需要,我让人再抄录一份就是了,道藏而已,又不是不能复制。”

        “这……”

        上官仁被他噎得说不出话来,这哪里是抄录一份的问题,他不想门中道藏外流才是真的。

        他沉默下来,开始思考新的对策。

        上官仁的性格跟林道人不同,他更加务实,也更看重实际利益。

        比如说,如果真是当着三头大妖的面,有人要用道藏换灵隐门上下的安全,上官仁自觉二话不说就会答应下来,生死存亡面前,道藏根本都不是事。

        但现在大妖已退,他又会考虑如何将损失降到最低——对宋贤的感谢是另一回事,一码归一码。

        廖天清和宋贤有过接触,他知道眼前这个年轻人的性格,忍不住问道:“你要这些道藏做什么?”

        宋贤没有正面回答,反而先问了一个问题:“妖族这次突然降临了四头大妖下来,你们觉得,下一次会是多少?”

        “下一次?!”

        宋贤不由乐了,失笑道:“难道你们觉得,四头大妖同时出现这种事,会没有人在背后谋划吗?既然他们的目的没有达成,下次就肯定还会再来。”

        “不只是妖族,等隔壁的两家道门打出个结果,无论谁胜谁负,腾出手来的一家,下一个目标肯定是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