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六章 隔空一指,昨日卷宗

第三十六章 隔空一指,昨日卷宗

        “好一门‘灭元手’……道门阴属神通,看模样倒是跟魔宗手段有点像,是因为这里鬼影宗的道书太多了吗?”宋贤感受着手中冷焰的威力,不由如是想着。

        鬼影宗的道术大多鬼气森森,也难怪签出一本“灭元手”来。

        宋贤又评估了一下这门神通的效果,整体威力自然是远强于绝学级的武学,尤其是作为攻击神通,其杀伤力远远超过宋贤所掌握的任何手段,真元巨掌也比不上。

        后者严格来说都不能算是手段,只是对真元的一种应用。

        但“灭元手”与道天心经、金玉琉璃身这等传说级武学相比,整体上又没有超出一个层次的效果,不像天眼通和缩地成寸。

        “如果我的理解没有偏差,灭元手可能只在‘传说级’这个水准上……难道说神通也是分等级的,而满月奖励的神通级别较高?”

        签到系统从来不会说话,宋贤也得不到一个比较好的解释。

        但无论如何,道术图书馆里签出一门神通,哪怕只是传说级的,也绝对是值得高兴的事。

        “有了灭元手之后,我已经不欠缺攻击手段,接下来的重点是推动境界提升。”

        到了筑基境之后,“道天心经”就不再能提供高屋建瓴的效果,只能作为真元增长的普通功法,对境界提升并无太大帮助。

        从这个角度讲,宋贤有必要找一门级别更高的心法来修炼。

        倒是“金玉琉璃身”仍有提升空间,至少在推到十六重满级之前,这门外功能够持续提高宋贤的战斗力。

        “这两门功法的推进也简单,去文渊阁签修为就可以了。”

        宋贤一直都知道修为的重要性,所以他在穿越后的第一段时间里,就找到了最容易产出修为的地方。

        ……

        拿到了想要的东西,宋贤便离开道术图书馆,回到养心殿没多久,宋文萱就来拜访了。

        自从上次的事件之后,宋文萱尽管陷入了深深的忙碌当中,但依然每天坚持抽出时间来跟宋贤见面,或是聊些家常,或是聊起朝中事务。

        女子称帝之事,哪怕宋文萱有这个心思,也不会这么早公开,她依然是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照常管理着朝中事务。

        正如宋贤所说,宋文萱在朝中有着极为深厚的威望基础,又有长公主的身份作为依托,哪怕一时间不立新君,倒也能支撑下去。

        “小皇叔,我听说清虚道有一位道基境高人,昨天已经抵达了苍云观。”宋文萱在临走之前,又像是无意间提到。

        “苍云观有道基坐镇,不过那位陈道长常年不管世事,还不如一些云游到此的道基勤快,来的这位想必是要出使凉国的。”

        宋城在凉国被陆真一捉去,这事自然要清虚道出面解决,而涉及到这种层次的斗争,也必然是由道基修士出面。

        “知道了。”宋贤没有多说什么,只是随意地摆了摆手。

        宋文萱微微一笑,同样没有继续说下去,很快就离开了养心殿。

        两人已经培养出了这样的默契,宋文萱只负责说,听不听则是宋贤的事。不过一直到她离开之后,宋贤才重新站起身来,目光看向远方。

        在皇城西侧的一座酒楼内,一名衣着朴素,但装扮却一丝不苟的道士也突然抬头,看向了皇宫的方向,似乎能够与宋贤隔空对视。

        这是个比影居士还要强得多的道基。

        “清虚道,名不虚传……”宋贤不由感叹一声,体内真元似乎有一瞬间的沸腾。

        而酒楼内的唐年同样眼中金光大作,仿佛有无数道剑光闪耀,如果有人在这时候看一眼他的双瞳,恐怕连眼睛都会被剑光刺伤。

        “剑客?”宋贤口中轻声念叨着,他是第一次见到如此纯粹的剑客,剑意仿佛能够隔着十来里地的距离,直接刺到他的面前。

        下一刻,宋贤缓缓伸出手来,向着酒楼的方向一指。

        一根无形的手指仿佛能够划破虚空,直接隔空点到酒楼之内。

        唐年豁然抬头,只见上方浮现出一抹幽蓝,阴冷的蓝色焰火在空气中跳动着,附着在一根无形的手指之上,就这样从半空当中直直落下。

        这看起来像是有一只手掌被人高高举起,但大部分都淹没在虚空里,只有一根手指探出来。

        但唐年对此没有任何轻视,不说他的性格,只是他从灵觉中察觉出的危机,都让他意识到对手的强大。

        “神通吗?”

        唐年没有拔剑,对方连人都没有到场,只是隔空一指过来,他当然也不能拔剑。

        只见他丝毫不退,右手成一个剑指,就这样自下而上一扬,指尖竟然泛起金色的光辉来。

        剑指与虚空一指对撞,金色光辉与幽蓝冷焰交锋,尽管宋贤与唐年两人没有全力以赴,但这一番交手也绝不仅仅是试探那么简单,都是出了一张底牌的。

        金光被腐蚀,冷焰被刺穿,最后却是两者几乎同时消散无踪。

        幽蓝的冷光熄灭,唐年后退一步,若有所思地举起右手,中指指尖处已经微微破损,像是被什么力量腐蚀下去一般。

        倒是没有流血,但也实实在在地受伤了。

        “极**术?厉害。”唐年眼中的光芒更盛,他已经很多年没有碰到这么厉害的对手了,尤其对方明显不是出身清虚道,在术法上的成就也截然不同。

        不过他也不是真正的疯子,没有到碰上个对手就非要往死里打的地步。

        况且他这一趟还有任务在身,等从凉国回来,再找那位坐而论道也来得及。

        于是唐年离开酒楼,走出皇城之后,又像是想起什么,便取出了一枚法剑,准备发一道传书去苍云观。

        正常来说修士只能接到特地地点的飞剑传书,但以唐年在清虚道的地位,身边常年备有一些传书法剑,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而唐年要写下的内容也很简单。

        “很强,请师兄勿要再做试探,得不偿失。”

        飞剑划破天穹,仅仅片刻之后,便落到了陈道士的案头。

        后者查看完唐年的传书,沉默了良久之后,终于开口道:“来人,把昨天的卷宗拿来。”

        “啊?师、师祖……昨天的卷宗您全部批阅完毕,已经向各地回复了……”

        “那就把回复追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