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一章 风水局,十二帝陵

第三十一章 风水局,十二帝陵

        珍武阁外,酒道人的身影降临此地,让屋外的众人大大松了口气。

        尽管宋贤几拳几脚就击退了强大的天人修士,但相比于酒道人这样的知名道基修士,还是不够看了一点。

        “师伯,您老原来真在这里!”林行舟见到自家师伯,也是心中卸下了巨石,连忙上去见礼道。

        “你知道?”廖天清有些奇怪地看了看他。

        “宋道友说的。”

        老酒鬼翻了个白眼,他知道多半是宫中那位神秘的道基透露,对方能隔空把影居士打个半死,自然也能提前发现自己。

        只能说那位隐藏极深的道友,实力之前还远超自己的预计,那位很可能是触摸到神意门槛的前辈,只是不知为何藏身于此。

        众人这才安坐下来,林行舟便忍不住问道:“师伯,十二帝陵究竟是什么?鬼影宗又为何非要为此突袭晋国皇宫?”

        他这话让旁边的宋文萱等人不由竖起了耳朵,这个问题他们当然很关心,只是他们跟廖天清不熟,没好意思直接问。

        但面对师侄的问题,廖天清沉默了片刻,却还是摇了摇头道:“此事关联甚大,晋国只需如实向清虚道禀报即可,其余的……知道了也无济于事。”

        师伯不想说,林行舟也只得遗憾作罢。

        而就在这个时候,宋贤也推开了房门,笑眯眯地跑到廖天清面前见礼。

        两人严格来说是第一次见面,但此前多少都有听过对方的名声,而且有林行舟这个中间人在,也不会有什么生疏的意思。

        寒暄过后,宋贤就果断开口道:“廖前辈,我问老师什么是十二帝陵,他说让我来问你。”

        “哦?”廖天清不由哑然失笑,“令师还真是……也罢,既然是那位道友开口,我便与你们说上一说。”

        他说着这话的时候,居然还莫名透着股与有荣焉的感觉,好像能为那一位代劳是挺值得高兴的事。

        林行舟不由瞪大了眼睛:师伯,你的矜持呢?!

        ……

        林行舟在一定程度上误会了他的师伯,廖天清一开始不愿意明言,一定程度上正是考虑到晋国那位道基的态度。

        在他想来,那等实力的道友必然对这些事洞若观火,他一直不插手就有他的理由,自己没必要多嘴。

        不过宋贤带来他老师的态度之后,自然就不一样了。

        而宋贤则与众人相继落座,脸上带着些迷之微笑,等着听廖天清讲故事。

        他特地将自己拆分成两个人,虚构出一个不存在的老师来,就是为了这种时候。

        力量的暴涨并不会让眼界也凭空提高,与其当一个什么都不知道的道基境后辈,还不如虚构一个神秘莫测的道基老怪物。

        “十二帝陵,是一道风水局。”廖天清酝酿了片刻之后,开口第一句话就把众人说懵了。

        不过他没有给众人开口询问的机会,又紧接着道:“两千年前,大齐立国,有一位道基境的传奇风水师现身,为大齐布下这十二帝陵之局,搜集天下气运,又创立鬼影宗作为守陵人。”

        “鬼影宗原来是大齐宗门?”

        “没错。”廖天清点头道,“大约在七百年前,鬼影宗叛出大齐,夺了一根龙骨作为传承宝物,而这龙骨就是十二帝陵的其中一陵所在。”

        “从此十二帝陵缺失其一,而大齐已经没有那等水准的风水师,可以补上这一局……你们猜齐国是怎么做的?”廖天清笑呵呵地环视了一圈,往嘴里灌上一口酒。

        众人面面相觑,宋贤对这等两国旧事也摸不着头脑,但一旁的宋文萱却脱口而出道:“七百年前,大晋立国?!”

        “正是。”廖天清用赞许的目光看她一眼,继续道,“既然缺了一座帝陵,再建一个就是了,纵然只是小国,气运不如那些古代帝陵,也总归能把风水局补全。”

        “但晋国既然建立,就不可能完全受齐国掌控。大约又过两百年,齐国人发现晋国皇室竟然只摆灵位,不建陵墓……于是后来又有了隔壁的陈国。”

        宋文萱若有所悟,喃喃点头道:“难怪那鬼雨田那样说……是因为有高人指点吗?”

        宋贤在一旁听得好笑,难怪对面的太乙仙门只掌大凉一国,而齐国却非要分裂出两个小国来。

        他本来以为只是当做与凉国之间的缓冲,没想到还有这么一段缘由……说白了,就是个凑局的。

        等众人明白了晋、陈两国的由来,廖天清又有些严肃地说道:“鬼雨田说晋国这几代有人私建帝陵,这事如果是真的,你们最好找出来并且毁掉,为此找鬼影宗合作也不是不可以。”

        “啊?”一直在旁听的太子殿下不由“啊”了一声,无辜道,“我们要找外人来,拆了我们家的祖坟吗?”

        廖天清无奈地望他一眼,说道:“祖坟未必是好东西。晋国祖上留下‘不建陵寝’的祖训乃是至理名言,十二帝陵之局窃取气运,主陵被放在齐国,那么到底是谁被窃走气运,难道还要我多说吗?”

        他这话让宋家兄妹悚然而惊,敢情自己家一直被齐国偷走气运,却一点也不知晓?

        宋文萱像是明白了什么,脸色苍白地张了张嘴道:“廖前辈,不知道气运被夺,会有什么后果……莫非连国势也会受到影响?”

        “那倒不会。”廖天清摆了摆手道,“帝陵只是帝王家的陵寝,跟国家关系不大。皇室气运被夺,无非是子孙不肖、子嗣稀薄、资质不佳……”

        “拆!必须拆!”宋文萱恶狠狠地一拍桌子,起身道。

        “不急,现在我们连帝陵在哪都不知道呢。”宋贤听完故事,也是摆了摆手站起身来,“看来我们还得找鬼影宗帮个小忙。”

        他虽然在听着廖天清讲故事,“天眼通”却一直在观察南郊的庄园,已经在那边发现了影居士的身影。

        这位鬼影宗宗主有秘法能躲他一时,可没法躲一辈子。

        “小皇叔,鬼影宗明知道无力争夺,会愿意助我们一臂之力吗?”

        “他们不助也得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