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皇宫绝境,鬼影天人

第二十八章 皇宫绝境,鬼影天人

        老宰相卓禹臣年老体衰,头脑却依然很清醒,他第一时间带着皇城卫入宫,便正面撞上了几名已经潜入其中的刺客。

        结果却是刺客的实力远超预料,以死伤超过二十名皇城卫的代价,才勉强留下了两名刺客。

        这还是对方并非刻意杀人,主要为了脱身的结果,这个局面让老宰相立刻反应过来,对方的来意跟己方所想并不一致。

        于是他带着仅剩的三十余名皇城卫,直奔珍武阁而来,路上又遭遇了两名刺客,便让皇城卫拖住对方,他自己则先进来拜见两位殿下。

        “殿下。”卓禹臣的老脸上皱纹遍布,目光却炯炯有神,“刺客的实力远远超出预计,以老臣看,他们的本意并非刺杀,而是要在皇宫中搜寻什么东西。”

        宋文萱本来听见喊杀声迫近,还以为自己等人死定了,这时候见到老宰相出现,竟然有几分劫后余生的错觉。

        再听到他的话语,不由道:“卓相是说,这些人都是修真者?”

        卓禹臣只是轻轻点头,而旁边的林行舟却开口道:“是,而且全都是以前的鬼影宗门人……听说鬼影宗被太乙仙门收编之后,也依然保持着之前的建制,只是受上宗的制约而已。”

        林行舟神情凝重道:“早就有传闻,鬼影宗门人经常在一些古地出没,晋国皇宫很可能也是他们的目标。”

        晋国皇宫以前发生过什么,宋文萱不知道,她只知道自己等人似乎被困住了,而且再不想办法脱身,有很大可能要死在这里。

        就算来人的本意不是刺杀,恐怕也不介意顺手宰了他们几个。

        但纵然是这等绝境,宋文萱也未曾放弃自救,她看向了一旁的林行舟。

        她知道,林行舟是灵隐门出身的天人修士,实力强大,或许就是他们现在最大的倚仗了。

        “林先生,小皇叔手上有一柄气运兵器,所能发挥出的战力不亚于普通天人,还有……我也是归元境修士,再加上这些皇城卫,有没有机会突围出去?”

        气运武器的事,宋文萱从未没对外人说起过,但如今生死存亡的时刻,也顾不得那么多了。

        林行舟倒是早知道那位宋道友实力不弱,但没想到连宋文萱都是归元境修士,不由诧异地望她一眼,也为她在这种局面下的冷静而动容。

        然而不等林行舟开口,一道阴恻恻的声音已经接上了宋文萱的话。

        “殿下想走,何须突围?我等只为十二帝陵而来,只要殿下愿意告知帝陵所在,鬼影宗无意为难诸位。”

        众人不由抬头望去,只见一道身影自阴影中缓步走出,漆黑的影子化作他身上的黑袍,兜帽下是一张中年男人的面孔,神色柔和,目光却阴冷。

        “鬼雨田!”林行舟只看了一眼对方的面容,便忍不住脱口而出。

        鬼影宗和灵隐门一样是隐世宗门,两家本就有所交流,何况眼前出现这一位,名气实在太大。

        鬼影宗只有宗主嫡系,才有资格被冠以“鬼”这一姓氏,无一不是宗门内的精英弟子,而鬼雨田更是其中的佼佼者。

        早在十五年前,鬼雨田就是天下知名的天人大修士,而且是被称为距离道基境最近的人。天人这一层次当中,他纵然不是公认的第一,也绝对排不出前五。

        但十五年来他销声匿迹,有人说他已经成就道基退居幕后,也有人说他走火入魔,功力大损到跌落境界……

        没想到今天出现在了这里。

        鬼雨田瞄了一眼林行舟,嘴角含笑轻轻点头:“代鄙人向上官前辈问好,如果你能活着回去的话。”

        上官前辈就是林行舟的师尊,灵隐门内的道基境大修,林行舟被一眼看破身份,又听出对方平淡话语中的森然杀意,不由心中一紧。

        林行舟其实能明白对方的意思,苦笑着转过头,对宋文萱道:“殿下,要是你们知晓帝陵之事,还是……干脆说出来比较好。”

        见宋文萱和宋霁都诧异地望过来,老宰相更是一脸的不屑为伍,林行舟也不解释,只是挂上了些无奈之色。

        还是旁边的念儿叹了口气道:“两位殿下,这不是贪生怕死,而是……在鬼雨田这样的人面前,死人会比活人说的更多。”

        这一回,就算是卓禹臣也不由变了脸色,兄妹两人更是不寒而栗。

        如果死亡都无法保守秘密,那慷慨赴义还有什么意义?

        倒是林行舟再度望了念儿一眼,目光有些深邃。

        宋文萱向来都很识时务,口中飞快地说道:“我晋国宋氏自高祖一代就不建陵墓,只修灵位,此事前辈只要稍加打听即可知晓。至于那十二帝陵,晚辈确实不知。”

        “我知道,我知道。”鬼雨田脸上的笑容越发柔和,“你们宋家祖上得了高人指点,不修陵墓,所以一直没被我们怀疑过……但是你祖爷爷那一代,有人不尊祖训,私建陵寝,你可知晓?”

        宋文萱这回是真的愣住了,她很想说这种破事你是怎么知道的?父皇从没跟我说过啊!

        “我……我真的不知道。”她只好硬着头皮摇头,“不过此事应当不难调查,只要前辈给我一点时间……”

        “给你点时间,让清虚道的道基境赶过来?”鬼雨田面无表情地摇了摇头,叹口气道,“算了,你们这些皇室子女没句实话,还是我自己看吧。”

        话音落下的同时,他脚下阴影便骤然向前延伸过去,竟然直扑宋文萱而去。

        宋文萱顿时小脸苍白,她也是归元境的修士,灵觉已经在疯狂提醒她,要是被这一道阴影扑中,恐怕不会有什么好事发生。

        林行舟想也不想便踏步上前,挡在宋文萱与阴影之间,双手飞快结出一个符印,重重向着地面按下。

        阴影撞在林行舟结出的符印之上,小小地停顿了一下,随即就见林行舟口中鲜血狂喷,整个人不由自主地向后倒去。

        而鬼雨田甚至连神色都未曾变动一下,他虽然还没有真正铸就道基,可是以他在天人层次的积累,远远不是林行舟这样一个小辈所能比拟的。

        阴影继续向前,而宋文萱被气机完全锁定,整个人动弹不得,顿时心生绝望。

        下一刻,一只靴子踏在她面前的地板上,已经延伸出数丈远的阴影瞬间停滞,就好像撞到了一座大山,不得寸进。

        空气仿佛也在这一刻凝滞住了,鬼雨田缓缓抬起头,看向从后面珍武阁里走出来的那道身影,语气少见地有些凝重。

        “横练宗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