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六章 前线惊变,明心见性!(二合一大章)

第二十六章 前线惊变,明心见性!(二合一大章)

        皇宫内院,林行舟已经按照约定的时间前来,正和宋霁在院子里闲聊着。

        一个月过去,卓青青的省亲假当然早就结束了,林行舟将她送回灵隐门内,随后才返回到京城。

        有趣的是,林行舟和宋霁这位当朝太子竟然颇为投缘,自从上次见过一面之后,就时常有书信往来。

        要不是这个时代确实有互相写信的“君子之交”,宋贤险些以为这书有腐化的趋势。

        所以林行舟这回来找宋贤,也顺道过来与太子殿下叙旧。而宋霁的伤势也早已复原,平常里没有太多朋友,难得有个人陪他唠嗑,当然是抓住一顿猛聊。

        自从上次的事情之后,宋文萱就禁止她的傻哥哥无故外出,尤其不得离开皇宫。

        堂堂太子被自家妹妹禁足,这事听起来有些荒唐,但宋文萱以身作则,她自己也是寸步不离皇宫,宋霁还能说什么呢?

        尤其是近些日子以来,前线的两国交战已经进入白热化阶段,晋国皇帝赌上国力的一战,或许很快就要有结果了。

        “殿下……不是,宋兄,时辰也不早了,我真的找宋道友还有正事办,咱们下回再聊,好不好?”林行舟一直陪他聊到中午,终于无奈地说道。

        “这样啊……小皇叔也不知道上哪去了,我问问。”宋霁一脸遗憾地说道,又喊来两名宫女询问。

        “小王爷今日清晨去了珍武阁,如今仍在其中。”一名宫女如是回答。

        宋霁转头跟林行舟解释:“珍武阁是小皇叔专门兴建的一间小楼,用于存放他收藏的珍贵武学……小皇叔最近来醉心武艺,经常一大早就跑去珍武阁看书,通常不让人去打扰。”

        他说了大半天,只有最后一句才是关键。

        但林行舟还是摇了摇头道:“在下确有要事要找宋道友,不能误了时辰。不如宋兄与我一道过去,再请人通传一声好了。”

        ……

        珍武阁内。

        宋贤正盘膝坐在地上,身上传来一阵“噼里啪啦”的脆响,仿佛每一寸骨骼都被淬炼过一次似的。

        而实际上,这并不是仿佛,随着“金玉琉璃身”不断推进,确实将他浑身上下的骨骼都打磨了一遍。

        如果现在有人将他解剖开来,刮去血肉,就会发现宋贤浑身骨骼都透着金光,质地已经近乎于髓玉,完全不像是人类的骨头。

        “金玉琉璃身一共十六重,我现在只推到第九重,就已经能够碾压普通天人了……”宋贤感受着体内力量的强大,甚至有些瞠目结舌的感觉。

        炼体武学在作战方面的强悍,还要超出他的想象。

        毕竟这类武学于长生久视帮助不大,甚至练习方式不对还会伤到自己,技能点全加在作战上了。

        而且宋贤还能感觉到,自己体内仍有变化在不断发生,骨骼正进一步变得剔透如玉,显然四十年修为还未完全消耗完。

        “从领取奖励到现在快两个时辰了,炼体强化的速度,比起内功修行要慢得多。”

        宋贤感受到体内奇异的变化,突然脑海中又有另一些内容自然浮现,赫然是道天心经的正文。

        对于肉身的强化,竟然会引动道天心经的变化……不,准确地说不是变化,而是对其中内容的再一次阐述。

        这一次出现在宋贤面前的经文,尽管文字依然晦涩难懂、玄之又玄,可他心中却有新的明悟不断生出,原本就已经推到第四重巅峰的道天心经,终于为他照出了前路。

        那是古法筑基之路!

        “道天心经原来就有古法筑基的法门,不愧是系统奖励的传说级心法,今古法门一应俱全……先前不曾出现,莫非是我还不具备修行的条件?”

        “不,一直到我修行炼体武学,打磨肉身,道天心经最后的一部分才真正展露出来,可以说系统默认这一部分更加重要……难道说古法筑基之路,才是真正正确的道路?”

        宋贤心中明悟更深,大量修为被灌注在“金玉琉璃身”上,肉身与精神高度统一,一缕神识自然而然诞生……

        天人大关,破了!

        但宋贤心中无悲无喜,仿佛先前困扰他一个月的难关不曾存在一般。

        因为他知道,自己正处于一个极为关键的节点上。这一步只要迈出,从此天高海阔、鱼龙入海,区区一道天人关卡,确实算不上什么。

        “神与身合,性与命合,内外交修,真灵不灭……”

        一段段全新的文字出现在宋贤脑中,他穿越三个月以来,第一次真正进入所谓顿悟的状态。

        ……

        御书房。

        久未出场的宋文萱正在批阅奏折,大晋千万臣民,每天不知道有多少大小事务产生,然后一股脑堆到御书房来。

        宋文萱对此却是轻车熟路,大多数奏折只需要扫一两眼,就能给出最为恰当的批复。

        然而她正如同往常批阅奏折时,却莫名感受到一股心烦意乱,仿佛有什么大事正在发生,而她却被蒙在鼓里一样。

        这种感觉来得突然,宋文萱犹豫了几次也无从下笔,干脆站起身来。正要唤来几名下人,就听门外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两道身影快步向着御书房走来。

        那是当朝宰相卓禹臣,和长公主的心腹,通事舍人王永。

        宋文萱像是明白了什么,如果不是十万火急之事,绝不会是这两人联袂赶来……

        “殿下!前线密报,八百里加急!”老宰相年逾古稀,这时却依然是健步如飞,将一封战报拍到宋文萱的面前,口中还在喘着粗气。

        宋文萱低头一看,入眼的是鲜红如血的蜡制封口……

        她顾不得考虑太多,连忙打开战报,等到看清了上面的内容,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险些要昏过去。

        一旁的两名臣子看到这一幕,王永身为人臣不好上前,老宰相就没有这么多顾忌了,连忙上去扶住宋文萱,顺带看了一眼战报。

        战报的一半被宋文萱捏住,但卓禹臣仍旧看清了前八个字——前线兵败,陛下被俘……

        “不可能!”

        王永这时候也看到了密报上的文字,顿时惊呼出声道。

        与凉国之战是大晋如今的头等大事,前线一日三报,后方这些重臣绝非两眼一抹黑,反而是对前线局势时刻保持关注的。

        前段日子明明己方还接连取胜,皇帝陛下亲征前线,带来了巨大的士气鼓舞,将士们无不甘效死命……怎么转眼间就兵败如山倒了?

        宋文萱终于缓过劲来,咬着牙道:“有道基境出手……凉国不守规矩,竟然让道门直接插手凡俗战事!”

        在清虚道、太乙仙门这等道门宗派当中,道基境就是门派基石,中流砥柱一般的存在,平常根本不会现身凡俗,更不要说为凡人国家征战了。

        这已经是天下通行的规矩,没想到这次凉国冒天下之大不韪,竟然让太乙仙门一位道基境出手,直接抓走亲征的晋国皇帝!

        卓禹臣这时候也看到了密报的全文,一开始是怒气上涌,随后却又看到密报的最后几句话。

        凉国有一支六十人左右的尖刀部队,全部由修士和高阶武者组成,已经越境进入晋国内部,目标很可能是身在皇城的三位殿下……

        卓禹臣又惊又怒,但终究没失了理智,连忙道:“这封密报从前线传来,至少也是两天前的事了,凉国刺客如今或许就在皇城附近!”

        “殿下,太乙仙门已经彻底不讲规矩,您和太子殿下还有小王爷,必须马上动身前往苍云观,再请他们护送上清虚山……”

        老宰相心中比谁都清楚,这已经是两大道门之间的争斗,为今之计,只有清虚道能为晋国出头,其余人都不可信!

        “我明白,马、马上派人去找皇兄与小皇叔。”宋文萱强自用冷静的语调说着,但握着战报的右手关节发白,仍在微微颤抖。

        她毕竟只是个十几岁的少女,纵然再通晓世事,面对这种举国变局,终究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正如老宰相所说,凉国刺客若是同样快马加鞭,其速度未必会比加急信件慢多少。再耽搁下去,说不定今天就是大晋皇室绝后之日!

        宋文萱一把推开御书房的大门,旁边已经有宫女告知她,太子殿下和小王爷都在珍武阁。

        宋文萱点了点头,口中道:“事关紧急,请卓相遣皇城卫出动,一队前往苍云观求援,一队入皇宫随时待命,只听卓相一人命令……对了,还要派人通知二姑姑。”

        宋文萱的二姑,也就是宋贤的皇姐如今仍在清虚山闭关,她的安危倒是最不用担心,但出了这么大的事,总得派人通知她一声。

        而在这种关头,要说将皇宫的安危托付给谁她最放心,那无疑是三朝老相卓禹臣,哪怕是王永这等心腹,也未必不可能被人收买,唯独老宰相可以绝对放心。

        老宰相更不会在这种时候浪费时间,当仁不让地行礼道:“老臣,定不负殿下所托!”

        ……

        就在御膳房中对话发生的同时,一道道潜伏在阴影中的身影,却已经悄无声息地进入皇宫之内。

        “谁?!”

        一名有所察觉的侍卫大声呼喝,下一秒,他的脖子上便飙起一道血柱。

        ……

        珍武阁。

        在珍武阁外,太子殿下与林行舟并肩而行,前线的噩耗还未传到他们这里,依然是一派岁月静好的景象。

        宋文萱等人不会将这种事大肆宣扬,如果顺利的话,可能她都不想让宋霁、宋贤两人知道真相,直接将人带走了事。

        但林行舟身为天人修士,对于气机已经有了自己的感应,他刚刚走到珍武阁外,就感到皇宫内似乎有杀气弥漫。

        他抬手拦住正闲庭信步的太子殿下,皱眉道:“宋兄,有些不对劲。”

        ……

        珍武阁内,宋贤已经进入了一个奇妙的状态。

        四十年修为已经快要完全消化,“金玉琉璃身”大约停在第十一重左右,但身体与精神的自发结合,才正进行到关键时刻。

        “古修士讲‘性命双修’,灵性与肉身的统一,才是真正的大道之基,‘筑基’一说,当如是也。”

        “可惜大破灭后,修命之法十不存一,很多修士走上歧途,保元神而弃肉身……‘只修性,不修命,此是修行第一病’。”

        “等到神意真君现世,以道基之法行神意之道,反而暗暗契合了‘性命双修’的道理,但神意之道也并非全是优点。”

        “‘只修祖性不修丹,万劫阴灵难入圣’。舍弃了金丹大道,势必使得成就阳神更加困难,难怪神意一脉万年以来,也不过两三位阳神出世,大大不如古代。”

        无数的明悟自宋贤心中生出,让他第一次如此清晰地看见前方道路,而这些感悟大部分都来自道天心经。

        道天心经是实打实的传说级心法,直指筑基之境,以前宋贤根本没有发掘出它的全部价值。

        直到他磨炼肉身,真正开始走“性命双修”的古修之路,这门心法才展现出一些高屋建瓴的东西。

        而宋贤此时却依旧盘膝坐在原地,丝毫没有想要起身的意思。因为他已经察觉到,今天就是一个绝佳的时机——筑基的时机!

        “我现在神识已成、境界圆满,肉身与真元也远远超过筑基所需,古法筑基之道也在道天心经里完整记载,此时不筑基,更待何时?”

        宋贤没有半点犹豫,一百零八窍**的真元向着丹田倒灌而下,开始以一定的规律进行压缩、搬运,试图形成一个真元气旋,这便未来金丹的雏形。

        他的肉身、真元都无欠缺,再有神识之助,这一过程简直事半功倍,成道只是时间问题。

        然而现在正是时间紧迫的时候。

        一道影子飘然进入珍武阁内,化作人形浮现在宋贤面前,正是从不现身人前的念儿。

        念儿没有了平日里的嬉皮笑脸,脸上满是严肃和郑重:“前线兵败,凉国刺客进入皇宫,我已经见到好几门天人修士,小王爷……该走了。”

        “知道了。”宋贤淡淡的声音从前方传来,让念儿不由一怔,只觉得这个声音既熟悉又陌生。

        宋贤的声音她当然熟悉,可眼下这种透着浓重威严和道韵的声音,却又是念儿极其陌生的。

        她忍不住抬头望去,双目之中有红光闪过,似乎想看穿宋贤的底细。

        然而念儿的目光刚刚落到宋贤身上,就感到一阵剧烈的刺痛袭来,让她忍不住尖叫一声,双瞳已经有血泪流下。

        “筑基,这是真正的古法筑基……这个时代,怎么可能还有人会……”念儿捂着眼睛站在一旁,口中难以置信地低声自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