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十五章 卓家的不速之客

第十五章 卓家的不速之客

        激动过后,宋贤也慢慢从兴奋当中冷静下来,开始梳理起脑中新得到的“道天心经”。

        宋贤手上其实已经有好几门心法了,除了一直在修行的“长春功”和“混元功”,还有另外几门等级不一的内功心法。

        但传说级心法跟以往有很大不同,最核心的区别是,“道天心经”乃是直指道基境的心法,里面有极为详细的步骤介绍,有关于如何突破“天人大关”!

        宋贤已经是归元境的武者了,要不是得到这门心法,他打算把窍穴冲得差不多之后,就要想办法获取“天人大关”的相关信息。

        但这件事其实不太方便公开,因为在外界看来,小王爷只是个凝气境的三流武者,只是有一把威力异常惊人的宝刀而已。

        现在得了“道天心经”,宋贤便没有了这种困扰。

        如何尝试天人交感,如何以真元冲击天人大关,如何将自身稳定在天人状态,这些内容在心法中一应俱全,就连这门心法最适合的几种道基都有提及。

        “道天心经是很特别的道门心法,不太讲究中正平和,反而锐意进取,霸道异常,这在道门当中很少见。”宋贤读完“道天心经”的内容,心中如是思索着。

        这门心法的理念,更近似于“大道唯我,当仁不让”,修炼得到的真元极为霸道,最适合正面对碰,这倒是跟宋贤很契合。

        他二话不说开始盘膝坐下,开始按照“道天心经”的行功路线搬运真元,逐渐将原本的混元功真元,向着更高层次的真元转化。

        “如果说绝学级的武学是凡俗顶尖,对应归元境的修士,那么传说级无疑就对应道基境,已经不在凡俗之列了……”宋贤感受着体内逐渐滋生的道天真元,不由心生感慨。

        道天心经比起混元功等绝学心法强出太多,可以说只是换了一门主修心法,就足以让宋贤的战斗力提升三成以上。

        说实话,宋贤自从穿越以来,就没有试过自己的极限究竟在哪里,也从未碰上需要他全力出手的敌人。

        这当然是一件好事,需要全力应对就意味着存在风险,如果可以的话,宋贤巴不得没有任何人来打扰自己,安稳签到个三十年再出山。

        不过现在宋贤又多了一个目标,那就是搜寻高品质的武学和道术。

        前者还好说,大晋官家的势力多少能帮上一些忙,后者恐怕就要宋贤自己想办法了——太子失踪事件的第二天,宋贤就问过搜集道术之事,宋文萱的答案让他失望。

        道书的重要其实根本不用宋贤多说,宋文萱或者说大晋官方,一直在做收集天下道术的事情,只是效率低得让人发指,还经常碰上假冒伪劣产品。

        “对了,卓青青和她师兄那边,还欠着一个人情。”

        宋贤没有忘记,先前林行舟送了自己一门“血引术”,这才让他迅速找到了大侄子,有了后续的一系列事情。

        “血引术”本身并不复杂,价值可能也不高,但以当时的情况来看,如果没有这门道术,等宋贤找宋霁所在的时候,可能后者早就是一具尸体了。

        从这个角度讲,林行舟确实帮了大忙。

        “正好从那莲山宗修士手上得了不少道书,挑一本抄给他们……说来也奇怪,这魔修明显实力更强,连储物戒都有,怎么手上全是道书,没有那种玉简?”

        宋贤对修真界的事也是摸不着头脑,只好先放下思绪,身影很快消失不见。

        ……

        卓家。

        老宰相卓禹臣德高望重,门下弟子遍布天下,以至于家中常年留着诸多厢房,以招待往来的宾客。

        不过今天的卓府之中,却来了一位不速之客,乃是一名打扮奇异的年轻公子,他身上的服饰风格不像晋国本地人士,反倒像是齐国人。

        之所以说这是一位不速之客,却是因为他来到卓府并非拜访卓家的人,而是来找林行舟的。

        “他乡遇故知,人生一大喜也!哈哈哈,林兄,当浮一大白啊!”年轻公子一见到林行舟便大笑着走上来,恨不得直接拉着后者喝酒去。

        林行舟脸上带着些无奈的笑容,见礼道:“原来是方道友……这位是门中的卓师妹,这次在下就是陪师妹回家省亲来了。”

        “师妹,这位是清虚山方渐星道友。”

        林行舟为双方做着介绍,卓青青连忙上去行礼道:“青青见过方道友。”

        “客气客气,卓师妹有礼。”方渐星笑容满面地见礼,但卓青青却敏锐地察觉到,对方似乎没有太多目光落在自己身上。

        这种感觉她不是第一次体会到了,在当初尚未入门的时候,师傅领着自己上师门去,那些师兄弟也是这么看着自己的——看似谦和有礼,实则高高在上。

        卓青青暗自撇嘴,林行舟倒是没在意这些细节,只是道:“方道友不是在清虚山上修行,怎么会跑到这晋国来?”

        “别提了。”方渐星一脸郁闷地说道,“莲山宗范琛潜入晋国,收集铸道基的材料。这事本来交给本地的苍云观处理,结果半个月了还没抓到人,还是要我走一趟。”

        林行舟不由哑然失笑,这事对他们来说属于“公干”,虽说魔宗修士不好对付,可如果能顺利完成任务,师门也会给予不菲的奖励,总体而言不是坏事。

        “除魔卫道,本就是我辈修士的职责……方道友还是先往苍云观内了解情况,莫要让那魔头跑了。”

        “早去过了,方某人难道是那种会误了正事的人吗?”方渐星越发郁闷,无奈摇头道,“我刚到苍云观,那边就来了消息,范琛已然身死道消,就死在这皇城之内。”

        “你说这范琛怎么就死这么快呢?气得我当场走人……正好听说林兄你在这里,就来找你喝酒了。”

        原来是白跑一趟,那是挺愁人的……

        林行舟暗笑不已,摇头道:“在下不好杯中之物……对了,道友方才说范琛是死在皇城之内,可是苍云观的道友出手?”

        方渐星愣了一下,随口道:“这我倒是没有问过,想来也不会有别人了?范琛早些年就是天人修士,凡俗当中没有几人是他的对手。”

        “不。”林行舟这时候却郑重道,“至少在下就能确定,这晋国皇城中还隐藏着一位高人,很可能是道基境以上的前辈。”

        “不可能!”方渐星不由瞪大眼睛,脱口而出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