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十一章 舔狗黑化?

第十一章 舔狗黑化?

        驱使法剑是武者突破天人大关之后,才能拥有的独特能力,在没有做到天人交感之前,武者就算想要驱使法剑也做不到。

        但这种能力虽然威力强大,可也意味着极高的风险,因为没有铸就道基之前,修士完全以心神作为法剑的勾连方式,一旦法剑本身受损,就会极大的反噬修士本身。

        赵偃就面临了这样的情况,第二法剑是他压箱底的手段,平常极少使用,没想到这次刚一用出来,直接被人一刀劈了。

        胸前衣襟上满是鲜血,赵偃被柳烟云一把扶住,才勉强没有坐倒在地,但依然忍不住手脚冰凉。

        光一个莲山魔宗的魔头就足够他们两人忙活的了,现在又冒出一个实力惊人,能一刀斩掉自己法剑的帮手,自己两人哪里还有幸理?

        一念及此,赵偃不由咬牙道:“师妹,你快走,我来拖住他们!这种时候不要矫情,回去请师傅和几位师叔伯下山……快!”

        柳烟云张了张嘴,最终神色古怪地说道:“师兄……方才那一刀,我好像见过。”

        “嗯?”赵偃不明所以地看着她,不知道她究竟是什么意思,随后就见一道身影自半空中缓缓落下。

        那同样是一名面相年轻的男子,手上提着一把生锈的破旧菜刀,浑身上下看不出半点修士或者武者的气息,就跟个普通凡人没什么区别。

        这人当然就是宋贤。

        如果说当初凝气境的时候,宋贤还有大量真气外溢出去,那么现在他踏入归元境,真元完全收敛进入窍穴,从外表上反而全然看不出端倪。

        他一刀斩了赵偃的飞剑,目光又落在对面的黑袍青年身上。

        后者当然也见到了方才的一幕,但魔宗修士多性情怪异,他非但没有害怕,反而桀桀怪笑起来,无数黑线瞬间向着宋贤涌去。

        “区区凡人……死!都给我去死!”

        黑袍青年大声怒吼,嘴巴张开,嘴角竟然直接撕开裂到耳根处,脸上顿时满是鲜血。

        随着他的鲜血滴落到脚下大阵之内,半空中的黑线似乎也凝实了几分,变得越发邪异起来。

        “那魔头拼命了!”赵偃看着这一幕,忍不住开口提醒道,“噬魂丝几乎凝实,能够直接侵蚀人的魂魄,不能硬拼!”

        虽说被对方斩了飞剑,但赵偃好歹看出这人与魔头不是一路,还是出言提醒。

        柳烟云也在默默看着,果然是她印象中那位小皇叔没错,只是短短几天不见,他的实力——或者说他那把“煞朱”刀的威力,似乎又有长进。

        “气运兵器恐怖如斯……”

        无数黑线环绕,宋贤却似乎对此毫无所觉,他只是缓缓举起手中的菜刀,向前踏出一步,同时一刀向着前方斩落。

        绚丽的刀光再次浮现,能够侵蚀魂魄的黑线应声而断,在刀光面前毫无抵抗之力,几乎一碰就碎,以惊人的速度消散在空气当中。

        黑线尽碎,刀光却余势不减,依然重重落在黑袍青年身上,直接将他身前斩出一道长长的血口,鲜血跟不要钱似的狂涌而出。

        黑袍青年一只膝盖也被劈碎,身体不由自主地单膝跪地,口中喃喃道:“只是一个凡人,如何能杀我范……”

        唰!

        宋贤又是一刀挥出,还没报完名号的黑袍青年范某顿时人首分离,头颅冲天而起,重重摔落到一旁。

        “还是砍了脑袋安稳点。”宋贤这才满意地点点头,这种一看就不是好人的家伙,鬼知道有没有什么复活手段。

        斩首能断人三魂七魄,砍了脑袋的人再想复活,难度就上升一个台阶了。

        “范某”人死道消,半空中的漆黑线条才骤然消散,一直被挂在半空当中的宋霁也掉了下来。

        宋贤缓步走上前,有些嫌弃地拍了拍他的侧脸,后者这才悠悠转醒,疑惑地打量着周围的环境,又看了看面前的宋贤:“小皇叔,我……我怎么在这里?”

        “你小子鬼迷心窍,卓青青把你丢到这来了,还找了两个人给你送葬,看到了吧?”宋贤指了指那边的柳烟云两人,张口就来。

        赵偃和柳烟云不由大眼瞪小眼,想不通自己又做了什么,这人居然张口就诬陷他们。

        “青青……青青她竟然这么对我……”宋霁信了宋贤的话,脸上满是悲愤交加的神情,眼神越发狰狞凶狠,和平常简直判若两人。

        “为什么……为什么……我好恨!”

        宋霁猛地站起身来,死死盯着宋贤的目光中戾气满满,心脏处竟然有一条黑线缓缓延伸出来,像是触手一般上下摆动。

        “舔狗黑化?”

        宋贤不由愣了愣,他只是想让宋霁别继续当舔狗而已,没想到效果好过了头……不,肯定是那魔宗修士遗留下的问题,跟我小皇叔有什么关系!

        宋霁心口处的黑线在缓缓变粗,就连他脸上也逐渐布满黑气,那边的柳烟云忍不住喊道:“小王爷,太子他被魔灵侵染,已经……想要救他,只能把他送去清虚山,请门中前辈出手,说不定还有希望。”

        “魔灵?”宋言不由皱了皱眉,宋霁算是他这辈子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自然不能坐视他变成这样。

        赵偃这才明白,对方为何要一刀斩了自己的飞剑,原来是晋国皇室的成员,这时候苦笑着接口道:“那是莲山魔宗的招牌道术之一,以魔灵操纵凡人,纵然修士死后,已经植入的魔灵也会继续作用,甚至诞生出自我意识。”

        “魔灵本身并不强大,但与宿主的结合极为紧密,就算道基境修士出手,也未必就能药到病除……而且魔灵极难控制,宿主往往会狂躁难耐,不停攻击见到的所有生灵,无从阻止。”

        似乎是为了验证赵偃的话,宋霁现在脸上的黑气已经凝聚到了极点,张牙舞爪向着宋贤扑来。

        宋贤一把按住他的脑袋,精纯的真元直接自他头顶灌入,在宋贤准确的操纵之下,避开了宋霁身体要害,瞬间就将他体内的黑气清扫一空。

        尤其是宋霁眉心处的黑气,在宋贤的重点照顾之下,发出了阵阵无声的哀嚎,一下子缩回了宋霁的心脏之中。

        “就这?”

        宋贤又拍了拍大侄子的后脑勺,后者茫然地抬起头:“小皇叔,你怎么老打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