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十章 又遇熟人

第十章 又遇熟人

        来自于林行舟的“血引术”,给了宋贤重大启发,让他恨不得这就掉头返回皇宫。

        现在宋贤手上只有“血引术”这一门道术,但他相信以大晋举国之力搜集,多少能找到一些品阶不高的道术,建造“道术图书馆”的想法,说不定真能实现。

        当然,最好的办法还是找到一批正经道术,放到他的“道术图书馆”里,再加上一些道门经典作为搭配,签到出道术的概率无疑会大大增加。

        脑中思考着该去哪里搜刮道术,宋贤一路前行,很快就逼近到了“血引术”指示的位置。

        这里已经是城南郊区,出现在宋贤面前的,是一座有些破旧的大宅子,看起来已经很久没人住了。

        但血引术显示,宋霁确实就在这个宅子里面,而且还活着——死人是不会被血引术探寻到的,甚至血亲的气息不但没消失,反而越来越强。

        “有点问题,有人在催化他的血脉?”宋贤做出如是猜测,动作却越发小心,尽量将“天眼通”的气息收敛起来,一点一点查看宅子里的情况。

        只是宋贤没想到的是,还没等他看到宅子内部,先在附近发现了一个熟人。

        ……

        柳烟云站在宅子外,神情有些疲惫。

        她十天前赶往具邙山,与苍云观师兄赵偃一同追踪莲山宗门人。却没想到那魔头实力惊人,硬是以一敌二从他们两人手中脱身,一路追逃来到皇城之内。

        “宅子里有很强的灵气波动,只是被那魔头以阵法掩盖住了,也不知道在做些什么勾当。”赵偃在宅子旁站立片刻,便判断出目标正在其中。

        柳烟云眉头微皱道:“师兄,魔头实力未损却蛰伏不出,莫非是在炼制铸道基的材料?”

        “确有可能。”赵偃沉声道,“魔宗道基大多残忍邪恶,材料当中不乏以活人炼制而成的魔材,不过那魔头专程跑到皇城来……”

        赵偃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脱口而出道:“不好,他是铸天运道基!魔门里这种道基的炼制之法,有一味辅材叫做‘真龙之血’,乃是凡俗王朝帝王的精血。”

        “可大晋皇帝明明身在前线……师兄你是说,晋国太子?”

        柳烟云也是天人级的修士,对于铸就道基之法了解颇深,知道很多材料都是可以替代的,只是效果会有所波动而已。

        可眼下魔头正被自己二人追杀,哪里还顾得上效果偏差,有一个铸就道基的机会摆在面前,绝不可能错过。

        赵偃沉着脸点点头。

        “师兄,那我们还在等什么,赶快进去啊!”柳烟云不由急道,那魔头实力不俗,要是真被他铸成道基,只怕整座皇城都将生灵涂炭。

        赵偃有些犹豫,想了想还是道:“师妹你有伤在身,不如由我先进去,你在后面压阵?”

        柳烟云的脸色不是很好看,她知道师兄说的才是正理,自己确实身上带着伤势……可这伤势根本不是莲山魔宗的魔头造成,而是因为师妹那个小皇叔!

        那把名为“煞朱”的气运兵器,威力着实惊人,自己本命法剑受损的程度,比想象中还要严重一些。

        以至于她与师兄围剿魔头时,本命法剑出了纰漏,才被魔头逃脱出去。

        否则以她和师兄的默契配合,纵然那魔头实力稍高一些,也不可能做到以一胜二。

        只是还没等两人说完,宅子里的灵气波动竟是猛地强烈起来,而且还带着一股浓重的血腥气息。

        “不好!”

        师兄妹两人对视一眼,顾不得再考虑谁先谁后,一股脑地向着前方冲去,直接撞开宅子的大门,向着不远处一间院子冲去。

        血腥气息越发浓郁,根本不需要做方位辨别,就能发现目标的所在之处,但这却让两人心中发沉,因为这也意味着材料的炼制进入最后阶段。

        两人一步踏入其中,果然见一名黑袍青年正站在原地,脚下是密密麻麻的血色阵纹。

        院子里本来长着些花草,在血色阵纹的侵蚀之下,已经明显枯萎发暗,甚至会滴下几滴黑色的液体,看上去邪恶阴郁。

        而在黑袍青年的正前方,一个身材微胖的青年身着素服,正被数条黑线吊在半空当中,脑袋无力地低垂着,像是已经死去一般。

        但在场的人都知道他还活着,死人可没法采集“真龙之血”,但显然这位太子殿下实力太弱,气血亏空,以至于那魔头要以这种方法催生他的精血。

        只见一条黑线正接入他的心脏当中,漆黑的能量不断流入宋霁体内,让他的心脏跳动越发强力。

        “来得倒是很快。”黑袍青年瞄了一眼赵偃和柳烟云,脸上带着些桀骜的冷笑,“本座道基将成,就凭你们两个废物,竟也妄图阻拦?!”

        话音落下的同时,无数条黑线自地面冲天而起,径直扑向前方的两人。

        这魔头以一敌二,竟然选择主动出击,正是抱着先下手为强的念头。

        毕竟他这次占了地利之便,这处宅子是他准备多时的临时居所,光凭地面上布置的大阵,都足够让这两名天人修士喝一壶的了。

        铺天盖地的黑线让师兄妹两人神情一变,同时祭起本命法剑抵挡,赵偃状态完好挡得轻松,柳烟云就略显吃力一些,几乎腾不出手再去对付黑袍青年。

        赵偃心知那魔头还有手段,强攻他本人意义不大,手中猛地掐了一个法诀,又一柄飞剑自背后跳出,向着前方激射而去。

        只是他这次的目标不是黑袍青年,而是身在半空当中的宋霁!

        若是让魔头铸成道基,那后果不堪设想,与其和他僵持下去,还不如先把他成就道基的根源斩断。

        “真龙之血”是一味重要辅材,只要这位太子殿下死去,魔头自然不可能在有机会当场成道。

        “对不住了。”赵偃在心中默念一声,他也知道这样对这位太子殿下很不公平,可是为了大局,也只能牺牲掉他了。

        飞剑破空而出,速度极快,几乎是转眼间就来到宋霁的身前,连那边的黑袍青年都没有想到,赵偃竟然会如此果决。

        “混账!”黑袍青年骂了一声,手中法诀猛掐,黑线顿时开始倒回,试图挡在宋霁的身前。

        但赵偃这一剑显然是早有准备,爆发力相当惊人,要是黑袍青年本人成为目标,自然有防护道术可以抵挡,甚至硬挨这一剑也未必会要了性命,宋霁却不一样。

        黑袍青年比谁都清楚,这个太子压根就是一凡人,几乎半点修为都没有,别说挨上一剑了,只怕碰一下就会死。

        就在飞剑突破重重障碍,即将命中宋霁心口的时候,一道刀光骤然划过。

        刺目的刀光落下,只听“铿”的一声脆响,赵偃的飞剑直接被一刀两断,无力地摔落到地上。

        飞剑被毁,连带着赵偃也遭到了心神重创,口中鲜血狂喷而出,整个人连退几步,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一幕。

        “还有人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