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小说 - 皇叔签到三十年手撕仙人在线阅读 - 第六章 刀曰“煞朱”

第六章 刀曰“煞朱”

        刀!

        夺目的刀!

        柳烟云感受到刺客的气息,匆匆赶到呈华殿内,真要让刺客一口把诱饵吞了,她也没法跟小师妹交代。

        可她没有想到的是,刚一踏入呈华殿,面临的竟然会是这种局面。

        居然有人直接将她当做目标?

        柳烟云顿时又好气又好笑,她根本不觉得在晋国这种地方,能有谁可以对她造成威胁。

        天人修士,已经是道基之下的最强者,像她这样正经道门出身的修士,比起寻常武者还要更强一些。

        眼前当头劈来的一刀确实气势惊人,可柳烟云一眼就看出,操纵者分明是以真气在催动……区区一个凝气境修士,哪来的勇气向我出刀?

        柳烟云不由暗自摇头,手中动作不慌不忙,只见她右手法诀一掐,一道飞剑便自腰间飞出,精准挡在面前。

        这把飞剑“青虹”乃是柳烟云的本命法剑,用来对付一个小小的凝气境武者,实在是有些浪费了。

        也就是仓促之下,她来不及施展道术,用其他法器又怕伤到这位小王爷……

        咔擦。

        一声轻响传来,柳烟云突然感觉神念微痛,仿佛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般。

        “什么……”

        柳烟云不由瞪大了眼睛,因为她分明感觉到,自己的本命法剑之上,已经出现了一道细微的裂痕。

        “没死?!”那边的宋贤可顾不上柳烟云的想法,眼见这“女刺客”毫发无损,竟然一剑就挡住了自己的刀,当场就要再给她来上一刀。

        “等等!小皇叔,这是我师姐!”幸好宋文萱反应快,以惊人的语速喊出了这句话。

        这时候宋贤的“至臻杀猪刀”已经劈到一半,听到宋文萱的话后,才生生在法剑上方停了下来。

        “你师姐吗?可惜……”宋贤有些惋惜地摇了摇头。

        劈完第一刀,他其实已经察觉到,一刀已经把那法剑劈成了强弩之末。只要再来上一刀,绝对能把法剑劈成两截,顺便将那女刺客斩于马下。

        宋文萱也不知道他在可惜什么,忍不住又转头看了看身边,只见她的柳师姐正站在原地发呆。

        “师姐……柳师姐,你没事吧?”

        “哦,没事……没事。”柳烟云猛地回过神来,立刻意识到这是本命法剑受损,连带着自己的心神都开始恍惚。

        本命法剑受创当然是大事,可她只能咬着牙说“没事”,难道要说自己堂堂天人修士,被师妹家的小皇叔,一个凝气武者给打伤了?

        柳烟云的目光幽幽,最终落在了宋贤手中,那把看起来普普通通的菜刀上。

        “这刀……不错。”

        ……

        “这是先皇驾鹤西去之前,留给我的家传宝刀。”

        在宋文萱的介绍下,与柳烟云结识之后,宋贤开始面不改色地扯谎。

        “当年先皇将我叫去病榻之前,他说皇位已经留给皇兄,就将这把刀留给我,以做防身之用。”宋贤一本正经地说着,“此刀名曰‘煞朱’,乃是一件罕见的气运兵器……”

        “气运兵器?那是什么?”宋霁在一旁听得津津有味,连忙问道。

        好捧哏!

        宋贤甩给他一个赞许的眼神,继续道:“凡俗王朝以一国气运加持其上,才能铸造成一把气运兵器,国力越盛,威能越强。”

        “这把‘煞朱’刀对敌之时,能附带一国气运笼罩其上,使用者的修为反而没那么重要。”

        “原来如此……世间竟然还有这等神奇的兵器。”柳烟云露出恍然大悟的神色,望着“煞朱”刀的目光少了几分好奇,多了些释然。

        “师姐,你也是第一次见到这种兵器吗?”宋文萱忍不住道。

        “嗯,我以前只知道‘气运’一说,倒是不知道还能以之铸造兵器。”柳烟云点了点头,“大齐或许也有这等兵器,只是我没有见过。”

        宋贤见她被忽悠瘸了,连忙补充道:“气运兵器不可轻动,这次要不是万不得已,我也不想把它拿出来。”

        柳烟云确实对宋贤的话信了大半,毕竟对方一个凝气境修士,凭着兵器之利就能抗衡自己的本命法剑,若说是普通的神兵,她自己都不信。

        至于法剑上的裂痕……没办法了,回去慢慢修补吧。

        只是一想到修补法剑的材料,柳烟云突然有些肉疼:“这趟出来就算顺利完成任务,好像也亏了……”

        ……

        刺客被顺利找出,皇宫内的一场闹剧落下帷幕,到了晚间,宋文萱将荷包大出血的柳师姐送走,随后又跑来拜访宋贤。

        不过她的拜访并未有什么特别之处,就跟平常一样,像是闲来无事跑来坐一会儿,与宋贤闲聊几句,联络感情。

        等到从养心殿离开,宋文萱才迅速返回了御书房,里面王永已经在等着她了。

        “殿下,您要的卷宗已经准备好了。”王永眼见宋文萱到来,连忙躬身说道。

        王永是宋文萱亲手提拔上来的通事舍人,也是心腹中的心腹,宋文萱很多不方便公开做的事,都是交给他去执行,就比如这次要搜集的资料。

        那些卷宗,赫然是小皇叔宋贤近一月来的行踪报告!

        “有劳王卿。”宋文萱点了点头,当即坐下查看起来。

        宋贤的行踪其实很简单,宋文萱只是片刻就看完,旋即皱眉道:“小皇叔最近就是在皇宫里走动,从未出过宫门?”

        “是,臣下专程去几个宫门询问过,确实没有小王爷进出的记录。”王永当然知道宋文萱会质疑什么,早有准备地说道。

        两人关注的都是出宫记录,至于近半个月来,宋贤每天要去一趟文渊阁,对他们来说反而没什么出奇的。

        文渊阁其实就是皇宫里的图书馆,存放着大量的古代与当代书籍,宋文萱自己都经常会去。

        宋文萱又看了一遍卷宗,实在看不出什么端倪,只好又问道:“气运兵器呢?可有查到资料?”

        王永闻言不由露出苦笑,摇头道:“不瞒殿下,气运之说自古有之,但要说将气运之力铸进兵器当中,这法子当真是闻所未闻,历代王朝亡国之际,也没见过类似的东西。”

        “那就奇怪了……”宋文萱脸上流露出几分疑惑与思索。

        早上她也对宋贤的话信了大半,只是谨慎起见找王永调查了一番,没想到这一查,反而跟预期的结果大不相同。

        “难道小皇叔在撒谎?可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宋文萱百思不得其解,只好吩咐道:“有关气运兵器的事,继续查下去,小皇叔那边……就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