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历史小说 - 综漫之无尽逃杀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同化推论

第八十二章 同化推论

        随着礼物到手,何安身心也不由得放松好多。

        每一次征战回来,何安总是会下意识地想起那些战败者的命运,尤其是那些被他亲手解决的亡魂。

        这种沉重的感觉说实在的,总让何安透不过气。

        说到底何安也只是名中学生而已,虽然拯救世界的大多也是这种角色,但那毕竟都是些故事而已。

        而当故事成为现实,何安才发觉,想当一名英雄,可没他想的那么简单。

        这不光是在技能上战斗力上的考验。

        也是对内心,对他的道德良知拷问。

        即使是在战场上,杀掉对手也不能算是一件可以心安理得的事情。

        虽然何安可以把一切责任都推给系统,是系统造就了那些人惨死的结局。

        可是,如果有一天,何安面对的是与自己亲近的人,难不成他也能这般无情地痛下杀手?

        何安不敢深想。

        他只能依靠类似赠送道具这类的小事,强迫自己忘掉这方面的烦恼。

        而联想到这些,他忽然有些理解了为什么大家喜欢搞扮演,在他初次遇到大家时他们装作修仙者,然后又搞出什么铁王座之类的事。

        何安本以为那是刘正一个人的狂欢,到这时才发觉这也是一种情绪的宣泄,刘正通过这种方式无形地引导大家,让他们认定这只是虚幻世界,等他们回到现实,大家依旧是平凡友善的普通人,那些血腥的杀戮与他们无关。

        这说不定就是刘正的温柔,也是他身为领队,带给大家的一份无声的救赎。

        何安摇晃了一下脑袋,想了这么许多,让他的心情不由得好了许多。

        他再度把注意力收拢回商城内。

        这回他心无旁骛只是单纯在思索接下来要做的事。

        也是受到源质盾牌的提示,何安在想有没有必要给自己也换一把更厉害的武器。而顺着这个思路继续往下想,何安意识到也许需要加强的不光是武器,还有他的卡牌本身。

        先后与多张史诗卡牌交手之后,何安不得不承认卡牌等阶导致的实力差距,可不是单凭一些作战技巧就能弥补的。

        比如索隆居合斩能硬破剑圣无敌斩。

        小林的残像拳,元气斩甚至扩散气功波都是非常棘手的招式。

        就连那个野蛮人,能仅凭肉身硬抗何安融合了斩铁技能的斩击,想必等阶也是只高不低。

        说实在的,还好上次任务系统对手团队有个防御不强的卓尔游侠。

        如果像第一次一样安排何安与小林或者野蛮人一对一单挑,那他不是被气功波轰死就是硬生生被野蛮人耗死。

        所以,预期靠装备加强,还不如抽一张更强力的卡,说不定就能扭转现在的局面。

        其实按以往来说,就算手头的卡牌强度低了一些,何安也一时半会不打算更换,毕竟局势未定,手头攒一些积分说不定可以应对一些意想不到的突发情况。

        只是现在被那个叫马文的神秘人一提醒,何安却有了尽快抽卡的打算。

        原因就在于马文提到的同化。

        经他的提醒,让何安忽然意识到为什么这个系统把抽卡的积分标价的那么高,达到一万六千分。

        以这系统的积分奖励的吝啬程度,想凑到这么多的积分实在困难,再加上道具物资的消耗,可能很多人直到最后也凑不齐这抽卡用的积分。

        之前虽然不理解,但现在何安却有了思路,那就是系统本来也没想让大多数人更换卡牌!

        这是一套很隐秘的套路。

        如果持卡者相对弱小,那么他会在攒够换卡积分之前,就彻底同化成卡牌角色,而强者系统则允许他们尝试更多的卡牌,然后最终会将他们同化为最趁手的那张卡牌。

        就比如童涡,何安现在还记得,童涡使用鲤鱼王的水溅跃技能非得像鱼一样在甲板上扑腾。

        还有就是他在水中游动的姿势,也与寻常的蛙泳蝶泳不同,比起人类的泳姿,童涡的姿势更像是鱼!

        这种想法很惊悚,何安忍不住去想,如何童涡没倒在他的刀下,会不会那天真会长出红彤彤的鳞片,跳入水中成为一条真正的鲤鱼王。

        童涡如此,反观何安自己,其实仔细回想也能发现,自从用了这张剑圣卡牌,自己平日里的步伐总是不由自主地在模仿剑圣。

        而当他进入战场之时,他的每一次出刀,都像剑圣一样出一刀顿一下,显得极有节奏感,开始何安还以为模仿自己的卡牌是件好事,毕竟领悟得越深能够挖掘的潜力就越大。

        可知道真相之后却让他不寒而栗,如果没有马文的提醒,说不定哪天一觉醒来自己就会永远成为剑圣而不自知。

        所以现在能够想到的应对办法,就是手握多张卡牌,然后尽可能平均使用,让自己被卡牌同化的时间不断拉长。

        如此看来,尽早抽卡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都是势在必行!

        何安点了下头,十分干脆地来到抽卡界面。

        他打算根据新卡的角色再补充道具。

        现在摆在何安面前的唯一问题就是,虽然经过他的折扣外挂,何安能以区区1600积分的代价进行抽卡,可抽卡之后他又得如何向队友们进行解释。

        其实经过这段时间与大家的相处,何安对队友们信任有加,他甚至还想第一时间分享马文提到的这些事情。

        只不过有这系统的监视,让何安只能选择隐瞒到底,毕竟一旦在公开场合讨论这些问题,就相当于当着系统面自爆身份。

        所以何安只能在自行验证多卡牌可拖延同化的理论后,想办法巧妙引导大家。

        怎么解释可以放在以后再说,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抽卡!

        一想到那一张张强力卡牌,何安不由得满怀期待地搓了搓手。

        他现在非常渴望能够拥有一张史诗卡牌,可以像光头那样上天入地或者像野蛮人一样强横无比的卡牌。

        都说抽卡需要一些仪式感,比如禁闭室门前抽可莉、亚瑟王墓前抽吾王或者什么画符抽卡、献祭室友十年单身抽卡等等操作。

        但在庇护所并没有什么太好的凭借物,面对着蓄势待发的抽卡界,何安想了想,还是觉得就以自身为凭借,看看能不能抽出一张最符合自己气质特色的好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