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都市风云乔梁全文免费阅读在线阅读 - 第1507章 聪明过头

第1507章 聪明过头

        乔梁又忙乎了大半天,成效还是不大,累了,索性停下,坐在车边边抽烟边看着四周荒凉的荒野发呆。

        这时远处又传来汽车的声音。

        乔梁循声看去,戈壁公路上,一辆带警灯的越野正从凉北方向开来。

        乔梁扔下烟头站起身,边往路边走边挥动工兵铲。

        越野车里的人看到了乔梁,车子开始降速,等乔梁走到路边的时候,车子停了下来。

        “乔縣長,你怎么在这里?出什么事了?”车门打开,车上跳下几个人,其中一个人问道。

        乔梁一看问话的这人,大喜,他是自然保护区巡逻队的队长,上次自己和丁晓云去西州,深夜在自然保护区抓盗猎分子的时候见过。

        “很好,你们来了,太好了。”乔梁顿时感到来了救星,伸手一指大坑方向,“我的车掉到坑里去了,正在发愁怎么搞出来呢。”

        大家往坑那边看了下,队长冲手下一挥手:“过去,帮乔縣長把车弄出来。”

        大家点点头,接着从车后备箱里拿出工具,往坑边走去。

        队长和乔梁边往坑边走边问道:“乔縣長,你怎么把车开到坑里去了?”

        乔梁想了下,决定隐瞒实情,道:“我从西州开车回凉北,路上打了瞌睡,一不留神方向盘打偏,于是就……”

        “呵呵……”队长笑起来,“这地方车少,路又很直,一个人开车确实容易犯困的,上个月自己开车去西州,也是路上打瞌睡,差点把车开到沟里去……”

        “呵呵……”乔梁也笑起来。

        到了坑边,队长看了下现场,对乔梁道:“乔縣長,你当时车速不慢吧?”

        “是的,因为急着回县里,开的挺快。”乔梁点点头。

        队长跳进坑里,围着车子转了一圈:“还好,车子没撞坏什么地方。”

        乔梁道:“当时车子刚一偏离的时候,我一下醒了,一慌,打错了方向,又一踩油门,结果车子腾空飞了起来,落在戈壁上,然后因为惯性往坑里冲,我这时忙紧急踩刹车……”

        “幸亏你刹车踩地及时。”队长点点头,然后对手下道,“动手,挖出一道斜坡来。”

        手下几个人挥动手里的工具开始干活,队长递给乔梁一支烟:“乔縣長,抽支烟压压惊。”

        乔梁接过烟放到嘴边,队长掏出打火机给他点着,然后自己也点着一支。

        乔梁吸了两口烟道:“这大半天一辆路过的车都没有,幸亏遇到了你们,队长,你们这是要去哪里?”

        队长道:“站长安排我今天带人去西州领给养,同时几个队员跟车去西州市里买点生活用品。”

        乔梁点点头,自然保护区虽然在凉北境内,但却不属于凉北管辖,人财物都归市里管,保护区工作站是市里主管局下属的二级单位,站长是正儿八经的副处。

        乔梁接着问队长:“上次那三个盗猎者怎么处理的?”

        “移交给警方了,这三个人团伙惯犯,他们摸透了我们巡逻的规律,经常趁我们巡逻的空档期在保护区盗猎,一直和我们玩捉迷藏,这次幸亏乔縣長智勇双全。”队长带着敬佩的神情道。

        乔梁淡淡笑了下,接着又问道:“你们最近又抓到盗猎的了吗?”

        队长点点头:“又抓到一伙,上次之后,我们加大了巡逻的密度,同时不定时不定点巡逻,让盗猎分子摸不到我们的规律。”

        “这些盗猎分子都来自哪里?”乔梁道。

        队长道:“有本地的,也有外地的,还有本地和外地勾结的,都是利益驱使啊,这年头,为了钱,盗猎分子往往会铤而走险。”

        乔梁点点头:“你们每天这样巡逻,很辛苦的,待遇如何?”

        “我是带编制的,待遇还凑合,他们都是招聘的临时工,收入都不高,一个月1500……”说着队长指指手下。

        “那确实不高。”乔梁道。

        “不过在我们这经济不发达的地方,这收入也还是挺有吸引力。”队长笑起来。

        乔梁也笑起来。

        人多力量大,说话间几个人整理出了一道斜坡,乔梁上车发动车子,队长带着手下在后面推,一起喊着号子:“一、二、三——”

        乔梁一踩油门,车子开出了坑。

        乔梁跳下车,和大家依次握手,连道辛苦感谢,大家都笑着说不客气。

        然后乔梁上车和大家挥手告别,开上公路,直奔凉北。

        开车回凉北的路上,劫后余生的乔梁又开始琢磨今天遇险的事……

        乔梁回到凉北的时候,已经是下午4点了。

        乔梁先把车开到县直汽车修理厂检查了一番,除了外面有点擦碰,其他没有什么大问题。

        然后乔梁开车回到县大院,停在办公楼前尚可的车旁,下了车,进楼,直接去了尚可办公室。

        尚可正坐在办公桌前,看到乔梁进来,眨眨眼,心里略微有点紧张,还有些发虚。

        乔梁径自走到尚可办公桌前,一拉他对面的椅子,坐下,看着尚可:“尚縣長,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回来有一会了。”尚可故作镇静道,“你呢?”

        “我刚到。”乔梁道。

        “你不是出发比我早吗?怎么现在才回来?莫非是在路上休息了一会儿,欣赏了半天沿途的风景?”尚可的声音里带着几分嘲讽。

        “呵呵……”乔梁笑起来,“尚縣長,你真不知道我为何现在才回来?”

        听乔梁这么说,尚可心里又感到紧张,却还是故作镇静道,“废话,我怎么会知道。”

        “嗯,不知道,很好。”乔梁点点头,“尚縣長开车回来的路上,有没有看到什么熟人啊?”

        “没有啊,我一路上边开车边思考问题,根本没注意熟人生人。”尚可道。

        “哦……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尚縣長没看到我站在路边呢。”乔梁做出恍然的样子。

        尚可暗哼一声,接着道:“你站在路边?你站在啥地方的路边?我怎么没看到呢?”

        “无人区那一带。”乔梁道。

        “无人区?”尚可皱皱眉头,“开车经过无人区的时候,车少路直,我一直边开车边专注地思考问题,根本没注意看路边……对了,你不好好开车,站在无人区路边干嘛?”

        “因为我的车无法开了。”

        “为什么无法开了?”

        “因为我把车开到路边的坑里去了。”

        “这么直的路,路上车又很少,你为什么要把车开到坑里去?”尚可做出不解的样子道。

        乔梁似笑非笑看着尚可:“因为我开车的时候打了瞌睡,本以为路上没有车打个瞌睡也无妨,哪里想到对面开过来一辆载重卡车,会车的时候我猛然惊醒,发现车子偏离路线,正要撞到卡车,我吓坏了,忙往右打方向,又急踩油门,结果车子就冲出了路面,掉到了一个坑里……”

        “哦……是这样。”尚可眨眨眼,心里嘀咕,难道当时这小子真的打了瞌睡?难道他在迷糊间没发现是卡车要撞他反而以为是自己打瞌睡导致车子偏离了路线?如果是这样,那也太巧了,这小子真特么命大。

        尚可在为乔梁这以为感到侥幸的同时,心里又很遗憾。

        “是的,是这样。”乔梁肯定地点点头,接着又作出后怕的样子,“艾玛,吓死我了,今天我差点一命呜呼,以后开车再也不敢打瞌睡了。”

        “对,疲劳开车很危险。”尚可点点头,接着道,“你说你的车开到坑里去了,怎么弄出来的?”

        “看到尚縣長的车经过的时候,本想让你帮我拖出来,可是你正在专注思考问题没看到我,我只好继续等,等了半天,又有车路过,幸亏这次开车的没有在思考问题,看到了我,车上还有几个人,他们一起帮我把车推出来了。”乔梁道。

        尚可看着乔梁,皮笑肉不笑道:“似乎,你对我刚才说的不相信?”

        乔梁微微一笑:“尚縣長自己信吗?”

        “我当然信。”尚可用肯定的语气道。

        乔梁一拍手:“尚縣長自己都信,那我当然更信了,尚縣長是我的上级,我能有什么理由不相信尚縣長的话呢?”

        尚可看着乔梁不说话,琢磨着他这话里的意思。

        乔梁接着道:“尚縣長,我今天劫后余生受了这么大的惊吓,你要不要给我压压惊?”

        “你想怎么压惊?”尚可道。

        “这个得问你啊。”乔梁笑道。

        尚可哼了一声:“乔副縣長,对你今天的遭遇,我既不想表示同情,也不想给你任何安慰。”

        尚可是故意这么说的,他觉得只有这么说,才能表明此事和自己毫无关系。

        但尚可聪明过头了,乔梁恰恰从他这话里发现了破绽。

        乔梁皱皱眉头:“尚縣長,你这话说的太没有人情味了,太不体贴下级了。”

        “我为什么要对你有人情?你早上那样对我的时候讲人情了吗?体贴下级,说的好听,你早上把我当上级来尊重了吗?”尚可气愤道,心里又开始感到羞辱。

        乔梁面色一沉:“我早上如此对你是有原因的,这原因你心里很清楚。”

        尚可狠狠瞪视着乔梁,不做声。

        乔梁沉声道:“尚縣長,作为下级,我愿意尊重你,也很想尊重你,但你要给我一个尊重的理由,让我觉得你值得尊重,不然……”

        “不然怎么样?”尚可继续瞪视着乔梁。

        “不然……呵呵……”乔梁笑起来,“不然怎么样,其实我也不知道,其实想想,你在凉北说一不二,我作为挂职的副縣長,能把你怎么样,又敢把你怎么样。”

        “哼——”尚可重重哼了一声,特么的,原来你还有点自知之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和位置啊。

        接着乔梁站起来:“既然尚縣長不肯为我压惊,那我自己回去喝几杯给自己压压惊好了。”

        说着乔梁转身走了出去。如果想看更快更多,請搜維信恭重號“天一下一亦一客”,去掉四個字中間的“一”。

        一出门,乔梁的脸色冷了下来,从刚才和尚可的谈话里,以及尚可的细微表情中,乔梁对自己之前的分析做出了明确的判断:今天自己的遇险必定和尚可有关。

        乔梁不由感到心惊,没想到尚可做事如此狠辣,没想到他对自己恨到了要取自己命的程度,没想到作为体制中一定级别的干部,他竟然敢用这种极端方式来解决内部冲突。

        这让乔梁更加坚定了自己的某种决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