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二章 羞辱

第九十二章 羞辱

        “四哥回来了。”

        “芽芽,看哥给你买了啥?”

        田爱华从口袋里掏出一对红色头花,每朵头花带两个小桃心,是红色有机玻璃做的,在阳光下闪闪发光,仿佛会流动的红色液体。

        “真好看,谢谢四哥。对了四哥,我也有个好东西要给你看。”

        田小芽跑进屋子里,从抽屉的铅笔盒里拿出自行车票,举到田爱华面前。

        “呀!自行车票!”田爱华眼睛立刻瞪得溜圆。

        “哪来的?这个票在外面卖一百块钱呢!”

        “我抽奖抽到了一台自行车,凤凰牌的,本来想留给你。可是有个年轻人跟我买这台车,愿意出四百块钱,他说他未来丈母娘非要凤凰牌的,他去百货商场好几次了,都买不到这个牌子,我想了想就卖给他了。

        主要这次奶奶生病,家里出了五百块钱,爹都没钱买种子,那个人愿意出四百块钱,我想他有自行车票,四哥你等我以后有钱了,再给您买辆自行车,反正咱们有票。马上要种地了,爹没钱也难,后期奶奶那边儿还不知道要多少钱。”

        田爱华十分感动,摸了摸妹妹软塌塌滑溜溜的头发,“哥要你买啥?哥赚工资的,你把这个票给哥就行,哥自己攒钱买。

        你不知道,这张票我们单位只有一张,给拿了省劳模的人发了一张,能弄到这个票都不容易,等个攒了钱买个永久牌,那个质量也特别好。”

        “行,那票就给你了,那个人还说了,如果我没熟人,到时候买自行车找他,只要有车子,他都能找人买到,你就放心存钱吧。”

        “到时候哥带着你去城里玩。”

        有了自行车,自己就能经常回来了,从单位到家里骑车一个多小时,比走路快多了。

        周冬梅在一旁微微皱眉,难道小妹真的中了大奖?否则婆婆能变出钱,但却变不出自行车票,而且农村人家谁舍得花一百块钱买这个东西。

        想起昨晚跟丈夫吵架,周冬梅紧紧抿着嘴。

        “姑姑,姑姑。”

        几个孩子见田小芽说完话了,围在她身边儿,仿佛一群鸽子。

        “知道了,每人两块饼干,不能吃多了,一会儿还有红烧肉吃。”

        几个孩子欢呼着,每人手里举着两块饼干,高兴地不得了。

        不一会儿张春花回来,割了一大块五花肉,三肥两瘦,三指宽的膘,走在路上村里人看到,谁都夸一句她这块肉买的真好。

        张春花得意极了,她一大早就去集市,就看中这块肥的,有个女的跟她争,她干脆把这一刀肉全要了,卖肉的见她是大主顾,自然是卖给她。

        掏钱的时候,她觉得整个猪肉摊都是她的,还找摊主要了副猪大肠,开玩笑,她可是买了四斤肉的大主顾。

        “娟,你把这些小鱼收拾了,一会炸着吃,冬梅你把大肠洗了,加点面粉和盐搓,多搓几遍儿没臭味,一会儿烧着吃。”

        “姆妈,你、你不过了,买这么一大块肉!”

        田小芽其实是想说,这块肉太肥了,全都是油,她不想吃太肥的!

        只是很快田小芽就真香了!

        张春花把最肥的肥膘切下来,切成一小片一小片的肥肉块,然后练了一锅猪油,炸的焦黄酥脆的猪油渣,盛在盆里撒上一点点盐,给田小芽吃的眉开眼笑,只听到细碎的卡兹卡兹声。

        “姆妈,真好吃,太香了。”

        可怜的九零后田小芽,根本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张春花高兴极了,“老姑娘,你慢点吃,没人跟你抢,一会儿喝点热茶消消食,剩下的姆妈给你留着,平时当零嘴。”

        几个啃完饼干的孩子眼巴巴地看着小姑啃猪油渣,都后悔了,猪油渣多想啊,田小芽给每个孩子悄悄抓了一把,孩子们高兴地跑出去玩了。

        中午一大盆红烧肉,一大盆干炸小鱼,还有猪油炒的竹叶菜,猪油加酱油烧的豆角茄子,还有香喷喷的大米饭。

        “小芽,去村头给你爸打一斤酒。”

        还剩最后一个炸花生米,张春花挖了三勺还没凝固的猪油,半晌咬咬牙又挖了两勺,炸花生米必须油多才香。

        田小芽拿着玻璃瓶去村头小卖部打酒,遇上李素芬。

        “不赊账,你家都赊多少钱了,等把以前的钱结了,再来赊吧。”

        “婶子,求你了,等过几日卖了稻谷,我姆妈就来换钱,家里没盐了,没法做饭。”

        “一毛二分钱也要赊账,还要等卖了稻谷,就你家那稻谷,干净吗?都不知是多少人播的种。”

        周围几个嫂子和懒汉们大笑起来,眼神暧昧,李素芬涨红了脸,紧紧咬着下唇。

        “素芬啊,你姆妈在外面有几个相好,你知道吗?”

        几个嫂子嘎嘎笑,田小芽脸色微沉,虽然她很讨厌李素芬,可她更讨厌已婚妇女对小姑娘说这些不着调的话。

        “打酒。”

        见田小芽进来,众人停住笑声,李素芬没了父亲,母亲不检点,所以她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嘲讽,一个不检点的寡妇,谁都可以踩一脚。

        而田小芽是老田家的人,田志泉可最疼这个老姑娘,家里还有四个小牛犊子似的儿子,还有一个儿子在县城有工作,她们可惹不起。

        “你怎么买盐不带钱!”

        田小芽皱皱眉,递上一块钱,“再拿袋盐。”

        收过找来的一毛八分钱,田小芽拎着酒瓶就走,李素芬委屈地眼泪都要下来了,看到田小芽瞪了她一眼,她赶忙拿着盐跟着田小芽离开。

        “小芽,谢谢你,村里就你愿意帮我,就你不嫌弃我。”

        “不!我嫌弃!我不想帮你,可我更不想听到那些人对一个小姑娘说这些恶心人的话。”

        说完这些话,田小芽拿着酒走了,只留下李素芬呆呆站在原地,手里紧紧攥着一包盐,她心里很不得把这包盐撒在田小芽脸上。

        要不是她穷,会忍受这些人的嘲讽吗?要不是田小芽不肯带着她做生意,她也不会受穷,因为穷受气!都是田小芽的错!

        田小芽没想到,她唯一一次因为这些人开黄腔,让她对李素芬懂了一丝恻隐之心,却换来李素芬变本加厉的愤恨。

        李素芬拎着盐,仿佛拎着田小芽对她的羞辱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