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九十章 千金散尽还复来

第九十章 千金散尽还复来

        兑完大奖,田小芽露出一排珍珠小牙,笑得十分灿烂,她也没想到自己运气这么好。

        “我家姑娘从小就有福气,谁见了我姑娘都要夸上一句有福。”

        张春花开始炫耀自家老姑娘。

        “我家姑娘还特别心善,尊重老人,刚才还给一个要饭的老人又是买饭又是给钱,这孩子打小就心善,刚生出来不到三岁的时候,红庙里的和尚都说我姑娘是仙女下凡,以后定会大富大贵。”

        周遭传来羡慕的眼神,再一看大家都觉得这个小姑娘有福气,你看长得白白嫩嫩,圆嘟嘟的脸庞,大大的双眼皮,跟放大版的年画娃娃一般。

        田小芽已经想捂脸了,姆妈太夸张了,如果原主真有福,也不会让自己穿过来。

        “姑娘,你这台自行车卖吗?”

        “啊?”

        “我想问一下,这台自行车你卖吗?”

        一个穿着白衬衣蓝裤子的年轻男子问道,“我想买你的自行车。”

        “不好意思,这台自行车我想送给我四哥,这样他想回家就方便多了,晚上没车也能骑回来。”

        男子有些遗憾,点点头道:“姑娘,你考虑下,这台自行车在商场卖三百二,不过很难买到,要托人找关系,还要有自行车票。我马上要结婚,对象家指明要凤凰牌自行车,凤凰寓意好,想讨个好彩头,这样我给你四百块,你把这台车让给我行吗?我也是为了能讨丈母娘开心,顺顺利利把对象娶回家,姑娘你能帮帮忙吗?”

        “啊?”田小芽有些为难,男子面容恳切,而且给出这么高的价格,可她还是想留给四哥。

        “不好意思,我还是想留给四哥。”

        听到这话,男子满面失望,不过还是点点头,“理解,打扰姑娘了。”

        看到男子一脸失落,田小芽有些于心不忍,“等一下,你有自行车票吗?”

        男子点点头,不明白田小芽问这干嘛。

        “你看自行车票一般多少钱一张,这个车子我卖给你,然后你把自称车票卖给我,以后我存了钱,给四哥买个其他牌子的自行车,这辆车让给你,毕竟娶媳妇是大事。”

        “哎呀姑娘,太谢谢你了。”男子一把握住田小芽的手,突然发现不妥连忙松开。

        “这是自行车票,这个一般卖一百块钱,这个票给你,我再补三百块钱。到时候你要买自行车,找不到关系可以找我,我把我的工作单位和电话留给你。

        姑娘你叫什么名字,真的太感谢你了。实不相瞒,我等凤凰牌自行车等了小半年了,百货商场就年初到了两台,都卖出去了,一直订不到货。”

        “不客气,我也没少拿钱。”

        男子连声道歉,把自行车票和三百块钱,以及他写的留有个人信息的纸条塞在田小芽手中,小心翼翼地推着自行车走了。

        “姆妈,五百块钱又回来了。”

        张春花傻眼了,足足愣神了三分钟,看着老姑娘手里的五百块钱外加一张自行车票,算起来何止五百块钱,这张票拿出去卖,随便卖一百块。

        才给老太婆掏了五百块,这么快钱就回来了。

        张春花忍不住双手合十,对自家老姑娘拜了拜,口中念念有词。

        “姆妈,你干啥?”

        “老姑娘,你可能真是仙女下凡,那老和尚没骗我,她说你小时候历尽艰险要我细心照顾,等你慢慢长大,定能有大出息。

        菩萨保佑老天爷显灵,老姑娘你可能真的是神仙,要不咋抓彩票一抓一个准。”

        田小芽哭笑不得,“姆妈,我不是仙女下凡,我是你老姑娘,你可别拜我了,我受不起。”

        田志泉也忍不住笑道:“你把菩萨和老天爷都求了,这两可不是一个派别。再说你就不怕折芽芽的寿,快点把钱装好,人多眼杂,咱们快点回家。”

        看着周围人的眼神,张春花小心地把钱用手绢包起来贴身放好,一家人连忙离去,财不外露,五百块钱已经吸引很多人目光了。

        田小芽走后,彩票生意火爆,所有人都在讲刚才一个小姑娘一连开出两个三等奖一个一等奖。

        旁边儿一男子双眼失神,嘴里喃喃道,咋就没了,咋一个大奖都没了,正是刚才包圆剩下几张彩票的男子。

        回到家后,田小芽要把五百块钱给张春花,让她把家里人的钱都分了,这下谁的钱都不用拿出来。

        “不行,这是你的钱,干啥给他们,那几个臭小子,还好意思占妹妹便宜。”

        “姆妈,给大家吧,缺钱我会赚的,你不用替我担心。”

        张春花一阵心酸,老姑娘越懂事,她越难过,还是自家太穷了,老姑娘才十六岁,读书好,赚钱也好,就连抽奖都有大运气,她忍不住把老姑娘一把搂在怀里。

        晚上,田志泉再次召开家庭会议,神情严肃。

        周冬梅昨刚跟丈夫生完气,丈夫说她太自私,奶奶病了家里人都出钱,就连小妹都把所有的钱拿出来,就她舍不得拿钱出来。

        周冬梅气得不行,这是人说的话吗?她自私!这些钱都花在孩子和男人身上,她从不舍得给自己买个头花带,就连手帕都打了补丁,也舍不得买块新的。

        她明明是为了自己的小家,却被男人说自私,两人闹矛盾,做得远远地,周冬梅一个人坐在角落,低着头不说话,仿佛一个受气小媳妇。

        “今天把钱分给大家。”

        听到这话,周冬梅抬起头望着婆婆。

        张春花已经把钱分好,其实也就给老大老二,毕竟他们结婚了,赚的钱让他们媳妇拿着,她不是那种恶婆婆。

        杨娟拿到钱,有些惊讶,“姆妈,不是说钱给奶奶那去看病了吗?”

        周冬梅见到手中一分钱没少,也很奇怪,但是她没做声,谁嫌钱多,也就大嫂傻乎乎的。

        “没错,是抽了五百给你们奶看病,本来各家都没钱了,不过今天你小妹抽中了大奖,一辆自行车和二百块钱,自行车卖了三百块,再加上二百块钱正好五百。

        你们小妹说了,几个哥哥都不容易,要把钱交给我,让我拿去家用,分给你们几个哥哥。你们还是当哥哥的,还要拿妹妹的钱。”

        田志泉三个儿子全都不好意思地低下头,唯独周冬梅不屑一顾地撇撇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