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七章 自作自受

第八十七章 自作自受

        “爹,我们来看姆妈了。”

        张春花拉着杜长华上前,田老头立刻垮下脸,“老太婆还没死,你们来早了!”

        田老头擦了把差点掉下来的泪,气不打一处来地数落两儿子,“你们来干啥,我跟你姆妈两人担当不起,你们哪是儿子,你两是祖宗,不用你们管我两个老不死的。”

        村长见田志疆要急,连忙道:“叔,你这说的啥话!三孩子都不错,昨三家凑了两千块钱,你看钱在我这,一会儿我就给你们交到住院费里,让婶子好好瞧病。”

        “啥?两千块?”

        看到眼前一沓十元大钞,田老头有些不信,二儿媳妇天天叫着花钱了,花太多钱了,不肯给老太婆动手术,咋突然又肯了。

        捧着钱,田老头突然老泪纵横。

        村长看的心酸,农村人看病不容易,不像城里人,有单位有户口,看病都是单位出钱,住院吃饭都是单位出钱,甚至有的单位还专门派人照顾病人。

        “叔,这钱你家老二出了一千,老三和老五各出五百,这是我定下来了,春花和长华都很孝顺,汪霞说了砸锅卖铁也要给婶子把病看好,您就放心吧,这里让孩子们招呼,您也七十的人了,天天住医院可不行。”

        田老头张了张嘴,他确实照顾不动了,儿子媳妇都不愿意伺候老太婆,他也想回去好好睡一觉,别老太婆没治好自己再把命搭上。

        “福生哥,你不知道我爹跟姆妈感情好,这些日子我总说让爹回去休息,我在这伺候,可爹舍不得姆妈,即便我在这,爹也不肯走!您就让我爹留在这吧,过两日就要播种了,我家现在这情况,借了钱更要努力干活,要说话算话,把人家的账还上。”

        “那行。叔你可要好好照顾自己,在医院里照顾病人其实比种田累,你也吃点好的,别总吃馒头咸菜,吃点菜啥的,我这就把钱交上。”

        村长刚要走,查房的医生来了,看到41床围了好多人,皱了皱眉。

        “41床家属,你们家已经欠费三百多了,什么时候把钱补上。”

        “医生,我们这就交钱,交两千块钱。”田福生连忙道。

        一听交两千,医生心情好了些,“这就对了,病人的情况不容乐观,你们不肯做手术,那好一点的药是要用的,交了钱我明天就开点好药给病人用上,看看效果。”

        汪霞听了这话,心里颤了颤,见村长出去交钱,鬼使神差地跟上。

        “大夫你好,麻烦你把这两千块钱交到胸外科41床病人账户上。”

        “等等。”

        看到交钱的一幕,汪霞再也忍不住了,冲上前一把将村长拽到旁边儿。

        “福生哥,我婆婆的病治不好,她那么大年纪了,肺泡破了做手术也不一定好,这么多钱都不够她做手术的,真交了就是打水漂。”

        “汪霞,你啥意思?不交钱咋看病?不是?是你闹着要几家凑钱看病,咋不看的也是你,你到底啥意思!”

        汪霞急得不行,可她又没法说出心里的小九九。

        “我不是这意思,我们在这照顾姆妈不容易,啥都要花钱,你看着钱能不能先给我,我先交一半,剩下的一半留作日常开销。”

        汪霞想,实在不行就把老三老五家的钱交了看病,自家的钱是断断不能交的,一千块钱要存好几年,这样打水漂花了,比割肉还让她疼。

        “那怎么行!当初说好了交两千,一会儿开收据上去,志泉志疆看到只交了一千块怎么成,汪霞我告诉你,是你死活要看病的,还说砸锅卖铁都要给老人治,那你就要想好,现在老三老五都很通情达理出了钱,你现在说这种话,真把大家当傻子。”

        说完,村长不由分说把钱交了,拿着收据上楼,只留下汪霞一个人站在缴费口发呆。

        “没了!一千块钱啊!就这样没了!”汪霞又哭又笑,有些疯疯癫癫。

        上去后福生把收据给田志泉和田志疆两兄弟看,查完房医生正要走,看到41床这么快就交了钱,主治医生很高兴,交待管床医生,今天就把药换了,打几天好的消炎药试试。

        床上田老太醒了,听到自己要打好药,眼里流露出活下去的渴望。

        众人又坐了会儿,快到饭点,田志泉见二哥也没有留大家吃饭的意思,正好他也不想跟二哥一家说话,二嫂自打上来后,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话里话外就是他们花了一千块,这钱是借来的,嫌他们出的少了,想让他们轮流照顾老人。

        凭啥!他们得了爹妈财产,照顾是应该的。

        “爹,姆妈,时候不早了,我们先走了,过些日子再来看你们。”

        田老头沉默着没说话,他也想走,可他没法说,二儿媳妇花了这么多钱,脸都青了,老三老五又不肯照顾老太太,他别想走。

        “爹,我们也一起走了,早点赶回去,弄点饭吃。”

        杜长华故意把这话说给汪霞听,见汪霞一幅听不见的样子,冷笑一声。

        “我、我……”

        田老头终究没把话说出来,老三老五刚走,汪霞立刻变脸,把搪瓷缸子砸得哐哐响,“爹,你们也心疼心疼我们这些晚辈,姆妈要是再好不起来,我家就要砸锅卖铁,全家人睡大马路了。

        人家老人都是水往下流,惟愿孩子们过得好,不舍得花孩子一分钱,还要贴补两个!你跟姆妈倒好,想的真开,把我们拖垮了,也要看病。

        也不看看,自己一个泥腿子,能跟城镇户口的工人比吗?人家看病是国家掏钱,你们看病是吸我们几个子女的血,您孙子娶媳妇的钱已经花出去了,到时候再没钱,就只能让您儿子卖血去!”

        汪霞越说越气,在医院摔盆砸杯子地,周围的病人和家属看到她这样,全都默不作声地转过头,眼底是厌恶神情。

        “长华,咱们在外面吃点得了,赶回去都几点了。”

        “吃!刚才我是故意说给二嫂听的,我们出了五百块钱,连顿饭都不舍得请!走,今天咱也点两个小炒吃吃。我算是看明白了,我舍不得花钱,省吃俭用生下来的钱,最后花不到我身上也花不到娃身上,全让这样的人花了!”

        “三嫂,一起吃点?”

        张春花笑笑,“不了,我们在路边儿吃口面就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