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八十六章 凄凉

第八十六章 凄凉

        “五千八千?要这样看病,家里日子还不过过,村里谁家老人病了,不顾儿女死活往里砸钱的!”

        汪霞一看有戏,冷笑一声激将道:“五千八千咋了,那是姆妈,我反正是不能眼睁睁看着姆妈活受罪的,只要能治就是砸锅卖铁我也要给姆妈治病。

        老五,不说姆妈多疼你,就说姆妈十月怀胎忍着剧痛生下你,给了你一条命,要你点钱你就心疼,不怕孩子将来有学有样,等你们老了病了也丢屋里等死!”

        “行了,别咧咧了!”

        田志疆给了杜长华一巴掌,二嫂的话挤兑得他哑口无言!

        “治!”

        杜长华捂着脸哭喊道:“姓田的,你要给你姆妈治病,我就跟你离婚!”

        说完跑出院子,汪霞眼底闪过一抹得意神情。

        “汪霞,你别忘了晚上拿一千块去福生哥那,既然你说砸锅卖铁都要给婆婆治病,我张春花也不是个没良心的,出多少钱我都愿意摊。”

        汪霞愣了愣,恨恨咬牙回家,此刻她只盼老五媳妇不舍得出钱,把这事搅黄了,她才好顺理成章地带婆婆出院。

        不然这就是个无底洞,多少人在医院人财两空,她才不要给这个死老太婆花这么多钱呢!

        田志疆要走,被张春花喊住,叫进屋里说了会话,再出来时,田志疆神情轻松了几分。

        希望一切如三嫂所说,二嫂就是故意害三哥和自家,这次不能让二嫂算计了,大不了白干三年,到了冬天他出去找点活干,三年的钱救姆妈一条命,值得!

        刚回家,就看到媳妇收拾衣服,摔锅砸碗地要回娘家,田志疆拉住媳妇,把三嫂教他的话说了一遍,果然媳妇不闹了。

        “行!我就拿五百块钱出来,想让我们背上不孝的名,我倒要看看她汪霞舍不舍得出一千。我不争馒头争口气,这些年她算计地还少了!”

        哄住了媳妇,田志疆松了口气。

        田志泉家中,全家人为此事开了个紧急家庭会议,田爱国和田爱民以及田小芽都表态,今年的钱给奶奶看病。

        “我跟你爹还有些钱,先用卖稻谷的钱顶上,过些日子钱到期了,取出来还给你们。”

        “说啥还,都是一家人,姆妈你跟爹的养老钱别动,这钱先给奶看病用。”

        “对,我跟大哥想法一样,姆妈你别说还钱的事,那儿子还是人嘛!”

        “姆妈,我也是,我能赚钱。”

        田小芽的话让三个哥哥十分惭愧,三个人加起来还没妹妹赚的钱多。

        “姆妈,我、我家里等钱用。”周冬梅面露难色。

        “行,一会儿妈先把钱给你。”

        田爱业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晚上张春花把准备好的钱交给丈夫,夫妻二人带着看热闹的田小芽一起去村长家,带上老姑娘是张春花的主意,她觉得老姑娘脑瓜子聪明,啥事老姑娘一想就能有解决办法。

        张春花到了没多久,杜长华跟丈夫也到了,杜长华依旧心意难平,可想起来这么多年,被汪霞算计着,这次她打定主意,就是自家出钱,也要把汪霞拖下水。

        “三嫂,这都啥时候了,二嫂还没到,口口声声说要给婆婆看病,逼着我们掏钱,结果我们人钱都到了,她还不知道在哪呢!别是知道给钱,反悔不来了!”

        “你胡说八道啥!”汪霞从外面进院,“这么多钱我家凑不出来,我不得去借。”

        “呦,二嫂你还能借到钱啊,人缘挺好的嘛!”杜长华明褒暗讽了一句。

        “好了,各家把钱给我,明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看看田婶,这钱呢我就帮你们交到医院,大家同意不。”

        “给福生哥添麻烦了。”

        张春花心里清楚,这是村长帮她和老五家,否则钱给了汪霞,她可不放心。

        杜长华也表示没意见,达成一致后,约定明日出门的时间。

        第二日一早,田小芽照例穿了一套运动服,上面是张春花给她新做的棉绸小褂,下身是运动裤,她突然觉得裤子有些松了,以前又大又鼓的肚子,似乎稍稍扁了一些。

        “姆妈,我裤子肥了,给我跟腰带。”

        田小芽拎着裤腰去找张春花要布条子,这个年代系皮带的都是大干部,普通老百姓就是一根布条子当腰带,本命年这根布条子就换成红色,实惠好用。

        “老姑娘,你咋瘦了这么多!”

        张春花看到姑娘裤子肥了那么多,此刻老姑娘在她眼中变成了一个面黄肌瘦的孩子,心疼地一把搂在怀中,“晚上吃饭,姆妈给你蒸香肠,再用腊肉炒蒜苗,一定给你好好补补,都怪姆妈!”

        田小芽哭笑不得,早饭被迫吃了一大碗鸡蛋羹,这次姆妈下血本了,直接给她打了三个鸡蛋,吃得她坐在车上,一打嗝一股子鸡蛋味。

        汪霞黑着脸,心疼地直哆嗦,两只手紧紧握着扶手,一千块钱就这么没了,那可是她给儿子准备的结婚钱,到现在她都觉得有些不真实,为啥杜长华一下子不闹了。

        此刻她也不知道咋办了,只能到医院看情况后再说。

        众人坐着长途公交,晃了两个小时才到了人民医院。

        医院门口,村长买了两罐黄桃罐头,又买了一兜子苹果,跟着田家人一起来到病房。

        病房里,田老头跟儿子正在喝稀饭,两人手上各自握着一个馒头,稀饭上面有咸菜,吃两口馒头喝口稀饭,见大家都来了,田老头连忙起身。

        “叔,我来看看婶子,还好吧。”

        村长递上东西,来到病床前,田老太鼻子里插了管子,脸色黄白黄白,脸颊凹陷,松了的皮肤垂挂在两边儿。

        “哎!”田老头心头一酸,差点掉下眼泪。

        这些日子陪着老婆子,田老头熬得两眼跟兔子一样红,老太婆喘不上气,要非常注意地照看,二儿媳妇不上心,儿子来了更是跟甩手掌柜的似的。

        还有一点是,住了医院老婆子花钱如流水,就连陪床一天吃喝也不少钱,在家里哪有这样花钱,一天光吃饭一个人就要两三块,都够他抽两三个月的莫合烟了。

        一花钱就要看儿子媳妇的脸色,这几日他每天就是馒头咸菜,连口绿叶菜都没吃上,加上着急,嘴巴里全是水泡,一说话就钻心地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