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不按常理出牌

第八十五章 不按常理出牌

        杜长华冷笑一声,“二嫂,你可真是又当表子又立牌坊,出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咱们得把姆妈跟爹的财产分割一下,你说是不三哥。”

        汪霞冷笑道:“你真以为老人那么好招呼,凭啥光分财产不分人,那以后爹妈在三个儿子家中轮流住。”

        此话一出田小芽立刻皱眉,悄悄把母亲拉到一旁,低声道:“分财产是笔糊涂账,根本算不清,房子的顶是二叔修的,难道大家还要给他钱,还有奶奶爷爷年轻的时候啥活都能干,那时候住在二叔家相当于多了两个劳动力,现在他们一把年纪了,轮流住就真的要人伺候。

        我不是说不孝顺老人,只是我们孝顺却不能让二叔家占便宜,姆妈你一会儿别说分财产的事,看病的钱我们适可而止的出,但是二叔家不能全指望咱们。”

        张春花细细一琢磨,可不就这回事,老人身体好的时候带孩子做家务下地,这便宜都让老二占了,现在老人身体不行需要人照顾,分家后大家除了伺候老人,啥都指望不上。

        这便宜不能都让老二家占了。

        “福生哥,婆婆生病住院,做子女的理当出钱。但因为当年分家,公婆跟了二哥二嫂,屋子啥的都给了二哥二嫂家。”

        张春花话还没说完,汪霞就嚷嚷起来,“你啥意思,你们这些人,全都没良心,那几件破房子,破碗破锅也叫财产。”

        “破碗破锅?就是破布头你也没给我一个,要是你觉得不好,当时别要啊!”杜长华顶上一句,“三嫂你接着说。”

        “婆婆生病我们该出钱!”

        杜长华傻眼了,三嫂怕了?凭啥出钱,不分财产她就不管。

        “只是这钱,我们三家出的不能一样多,毕竟二嫂得了公婆财产,她应该多出一些,福生哥你说呢。”

        村长沉吟片刻,此刻这是最好的办法,当初田老头分家,也是闹了一个来月,田志刚一家非要给爹妈养老,他知道这两口子主要是看中老人的房子和那些家底。

        现在生病了,让另外两家出钱,本来就不对,好在志泉媳妇在大道理方面是个明白人。

        “这个方法可以,这样吧,老人生病汪霞一家出五成,你们两家各出两成半!”

        “我不同意!”汪霞立刻跳出来,“凭啥我家出这么多!”

        村长也怒了,脸一沉,“凭啥?就凭你家得了你公婆房子跟财产,当年分家的字据还在,上面白纸黑字写着赡养公婆给两位老人养老送终,现在是春花大义,愿意帮你们分担一部分,咋地你还想均摊?

        占便宜没够了!要是不同意,以后有啥事也别找我!”

        村长生气沉了脸,汪霞不敢作声了,杜长华不乐意了。

        “咋地!长华你还不出钱!田婶生养志疆一场,现在老人病了,即便你家没分财产,也该尽孝!

        老五,当年你爹妈多疼你,你要是当个白眼狼,你自己想想,以后在村里咋待!”

        村长提点了一句。

        田志疆咬咬牙,不理会媳妇哭闹,“就按福生哥说的办!”

        “行了,那这事就这么定了。”

        “村长叔,不如大家现在就把钱凑一凑吧。”田小芽突然道。

        “村长叔,听说奶奶要做开胸手术,这是个大手术,需要不少钱。手术结束还要在医院养好了才能出院,是一笔不小开支,我想您今天在,不如请您当个见证,大家先把钱凑一凑,我估摸最少要两千块。二婶家出一千,我家和小叔家一人五百,您看成吗?”

        “啥!一千?我家没这么多钱,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把钱都送到医院去,那不是打水漂!”

        话刚说完,汪霞立刻反应过来自己说错话了。

        “二婶,奶住在医院,你闹成这样不就是为了给奶看病,现在我们大家同意出钱了,你说这钱是打水漂?你到底想咋样!”田小芽怼了一句。

        她早都看出,汪霞全家是占便宜没够的主,要给田老太看病,可以没问题!她就要说一个让她觉得贵还出得起的数,这笔钱必须花,让她知道别人的便宜没那么好占,自家出五百,自己很快就能赚回来,就是不能便宜二婶一家。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家拿不出一千块!”

        “汪霞,才卖的稻谷,我男人看着你家买了好几百块,还在街上下馆子吃饭,不管两个老的在家饿肚子,这事我都不想说。”

        “你、你胡说八道!”

        “是吗?那你说我哪句是胡说八道!你说得出来,我张春花今天给你磕头认错!”张春花火气也起来了。

        汪霞退缩了,“那我家稻谷也没有卖到一千块,我拿不出来这么多钱。”

        “拿不出来可以借!实在不行把你存在合作社的钱取出来!现在就去凑钱,晚上你们各家拿了钱到我那去,明天我跟你们一起去医院。”

        村长一锤定音,他也烦了,不想跟汪霞折腾了,这女人真不行,占便宜的时候恨不得狮子大张口,到了自己出钱就跟挤牙膏似的!

        费劲!

        “对了汪霞,你要是不出钱,以后有啥事别找我!”

        临出门,村长扔下这句话。

        汪霞傻眼了,其实她本意根本不想给婆婆看病,一听医生说的那么复杂,肯定要花不少钱,婆婆也一把年纪了,走了也不遗憾。

        所以她才这么闹,逼着老三和老五家出钱,而且如此过分地提要求,其实打的主意是希望老三老五翻脸,一分钱不出,然后他家正好顺理成章地把婆婆接回来等死。

        一分钱不花,罪名还让老三老五担了,因为他们不出钱,自家拿不出做手术的钱,搞不好还能顺便恶心一下隔壁槐花家。

        可她没想到,张春花怎么就答应了,她说了那么多话,还引诱婆婆说了很多小芽的坏话,她知道老三全家都宝贝小芽,以为老三会怒而不管婆婆死活。

        可在事情不对了!要给婆婆治病!那什么时候是个头?

        汪霞慌了,看了眼老五身边儿的杜长华,尖着嗓子道:“我告诉你,两千块钱都不止,医生说了最终费用在五千到八千块!”

        果然杜长华脸色立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