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小白莲怒了

第八十四章 小白莲怒了

        “素芬,你能从镇上袜子厂拿到批条,你从哪知道的?”

        李素芬没说话,突然手腕处一阵剧痛,“小芽,你别使劲拧我,好疼啊!”

        “啊?我不是故意的,素芬我没有用力啊,你为啥冤枉我!”

        田小芽举起李素芬的胳膊,手腕处一点红印子都没有,被拧了皮肤可是有红印子留下的。

        她有些疑惑,刚才疼得让她以为自己的手腕都要断了,可怎么一点印子都没有,“你明明很用力的捏我!”

        田小芽心中暗笑,面上做出一副委屈模样,“素芬,我知道你不愿意和我玩,平时要不是我时不时地给你些好吃的好玩的,你压根都不会搭理我。

        天地良心我哪敢掐你,平日不都是你掐我,总说我肉多掐起来舒服!”

        田小芽笑着,可一双杏仁大眼中波光闪闪含着泪水,委曲求全地望着李素芬,活脱脱一个受气小媳妇,生怕李素芬不理她了。

        她这副模样,让在场的长辈看着心疼,多好的姑娘,再看李素芬就是,寡妇的姑娘就是心眼多。

        “小芽这姑娘太实在了,那吃吃喝喝的能是长久朋友!”

        “她妈是啥人你不知道,为了要一块猪肉能让男人随便……”

        一些隐晦地透着不良暗示的话从众人口中传出,李素芬是重生,这些话她听得懂,不由涨红了脸,田小芽现在也会诬陷自己了,可惜她想都别想!

        这个贱人前世被自己逼死!这一世自己同样是赢家!

        “小芽,你这些日子天天去镇上袜子厂,明明能从袜子厂拿来批条,为啥非要说没有?你不带我赚钱我也不怨你,我只是觉得咱两这么好,你还隐瞒我,我心里挺难过的。”

        田小芽笑了,李素芬这朵白莲花抗压能力不错,刚才自己使劲捏她,她明明已经愤怒了,自己用绿色灵气消除了捏出来的红印子,本想逼她愤怒到失去理智,没想到她居然这么快就稳住了。

        “没错,我这几日是总去袜子厂,我也是问批条的事情,好容易干耗了几天,事情有些眉目了。素芬你要是想跟我做生意,那我丑话说前头,做生意不是存钱,这是有赚有赔,你赔了别怨我,赚了我要抽成,毕竟是我跑通的关系。

        不光素芬你,村里人想做都可以试试。但是每次批发数量不能低于五千双,紧俏的玻璃丝袜,一双要搭配五双老式棉袜,还有尼龙袜也要搭配棉袜,批发一条尼龙袜,搭配三双棉袜,搭配的袜子不许挑厚薄颜色样式。

        这样搭配下来,每批发一千双玻璃丝袜,就要搭配五千双不能挑的棉袜,大概需要六千块钱,只要谁愿意做拿的出钱,我立刻给你跑批条,但是卖不出去别找我。”

        村里人一听就明白了,这生意一点都不好,搭配的都是不好卖的,还搭配那么多,卖不出去砸手里咋办,几千块钱,要存十几年,看来真不是谁都能做生意的。

        李素芬气急,可她又办法揭穿田小芽,她才不相信批发袜子还要搭配,霍启东以前哪有什么本钱,跟着田小芽明明赚了那么多,结果现在按田小芽这样一说,好像做生意不赚钱,恨不得赔钱似的。

        “可、可霍……”

        田小芽慢慢逼上前,“霍啥?你说啊?”

        李素芬犹豫了,为了揭穿田小芽得罪霍启东不划算,毕竟他以后富可敌国,是商界大佬,如果自己把他抬出来,那就是彻底得罪了,而且霍启东这个人非常记仇。

        “是我想错了,我以为很容易。”

        李素芬服了软,村长从门口走上前,“小娃的话你们也信!素芬,你也是大姑娘了,以后不要胡说八道。”

        原来村长听到李素芬一口咬定田小芽赚钱,便悄悄在门外听了一会儿,结果啥也没有,但村长觉得,田小芽隐瞒了什么,只看这次她从魔都回来给自己送的礼,都不止赚几十块钱的样子。

        “三嫂。”

        田家五儿媳妇杜长华拽着丈夫一同前来,手里还牵着小儿子。

        “我要吃糖,芽芽姐,我要吃糖。”

        小男孩已经八九岁了,看到芳芳手里的杂瓣糖,馋的流口水。

        田小芽从口袋里摸出一颗递给男孩,“我就这一个,给你吃吧。”

        男孩一把抓过来,撕开糖纸就把糖丢进嘴里用力吮吸,不一会儿咯嘣咯嘣嚼碎咽肚,然后又闹着要吃糖,杜长华在一旁笑着,毫不在意。

        “没了,我的给你了。”

        “那她的呢,她口袋里还有。”男孩指着芳芳大叫。

        “你是她叔叔,哪有找芳芳要糖的道理。姐告诉你个好办法,你去村头小卖部,找小卖部的人要糖,让她记在你姆妈的账上就行,那样能有一袋糖吃。”

        男孩两眼放光,刚要跑被杜长华一把拽住,男孩闹了起来,杜长华一巴掌拍儿子头上,“吃啥吃!家里啥条件,有人给你就吃,没人给你就看着!”

        田小芽不做声,笑望着杜长华,糖是她的,她要给就给,不给谁也别想抢,说风凉话那以后就更没有了。

        杜长华慢慢觉得尴尬,避开视线。

        “大伙都散了吧,没啥好看的,谁家没点事。《渴望》开始了,都不看了?”

        一听连续剧开始了,妇女孩子们全都跑了。

        田志泉赶忙上了跟过滤嘴香烟,“哥,抽烟,麻烦你了。”

        村长摆摆手,“你们想咋办?”

        汪霞上前说了自己的意图,还没说完就被杜长华打断,两人争执起来。

        村长当然知道,汪霞这是要占便宜,此事他早就知晓,只是他不想管,可现在被请过来,他没办法推脱,眯着眼睛听两女的越吵越厉害,忍不住咳嗽两声。

        “汪霞,当初分家你们二房说了,长子赡养两个老人,老人财产也归你们,现在让另外两家出钱,于理不合,但是老太太病得厉害,你们一家也负担不起。”

        汪霞本来真要发作,听到村长的但是,耐着性子听下去,立刻接道:“是啊,医生说了做手术要好几千块,我家砸锅卖铁也凑不齐这多钱,这才找他们开口,姆妈是大家的,我不能眼睁睁看着姆妈就这样没了。”

        村长为难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