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不要脸

第八十章 不要脸

        “肺泡破了,医生说先打针观察,要是疼痛越来越厉害,就要做手术。”

        “把胸切开?”

        田志泉叹了口气,“是,二哥在医院就说了,这钱不能他一家出。”

        张春花没做声,就如五弟妹所说,当年分家的时候他们啥都没有,公婆二人为了讨好老二一家,啥都给他们家了,抱着的打算也是让田志刚一家给他们好好养老送终。

        所以早些年公婆身体好的时候,在田志刚家里啥都干,公公也跟着下地,日子确实过得不错,自家逢年过节孝敬公婆的东西,大半也孝敬给田志刚一家了。

        他们家也太不要脸了,占便宜没够。

        张春花皱皱眉,本想说不给,可看着丈夫难受的样子,话道口边儿换了说法,“你想咋办?”

        “我想拿点钱,那毕竟是我爹妈,我总不能眼睁睁看着我妈治都不治地疼死。”

        张春花叹了口气,天下一个孝字,丈夫的说法也没错,“行吧,晚上开个会,全家商量一下。老大老二毕竟结婚了,你想孝敬姆妈,把咱两赚的钱全都给了我都没意见,但是孩子们的钱,要问过他们,还有老姑娘的嫁妆钱一分都不能少。”

        见丈夫不做声,张春花烦了,“当初分家的时候,爹妈是咋说的,我现在肯出钱,也是全了你的孝道,你别太过分。”

        田志泉心里也不舒服,自己爹妈对自己这样,他难道感受不到吗,可他跟谁说,现在姆妈出事,他又可怜姆妈,有时候他挺恨自己的,明明对自己最好的是媳妇,可自己最亏待的也是媳妇。

        儿媳妇来喊吃饭,张春花没再说话,这次晚饭吃得少有的沉默。

        吃了饭田志泉喊住众人,田小芽给孩子们一人抓了几颗糖,让他们自己去玩,搬个凳子坐在张春花脚下。田志泉把拿钱给田老太看病的事一说,众人没做声,过了一会儿老大同意父亲的意见,还说自家的钱愿意拿出一半给奶奶治病。

        老大这样说,老二也要表态,被媳妇拽了一把,周冬梅柔柔道:“爹,按说奶奶病了,我家也该跟大哥一样,多出点钱。可芳芳这孩子体质弱,家里用钱的地方也多,我们只能拿一点表表心意。”

        这一点表心意,五块十块也行,五十一百也行,田小芽感慨,姆妈找的这个媳妇是真厉害,以后可定不能让爹妈跟着二哥过,不然被欺负了都说不出来,人家大面子上做得一点没错。

        “我不给,奶又不喜欢我,我的钱我要留着。”

        “你这个臭小子,啥你的钱,你连个媳妇都没有,这钱我给你存着娶媳妇。”

        “行!”田爱民一口答应,反正不给奶奶,本来就是给姆妈拿着的。

        “我不要钱,我在家里白吃白住,不能要钱。”

        “胡说!父母养孩子天经地义,你几个哥哥当年也是被我养大的,咋你就能不要钱,你的钱让你姆妈给你存着!”田志泉一锤定音。

        最后留出下半年种地要用的钱和日常家用,剩下的钱分成几份,老大老二的钱张春花都给到他们手上,到时候用钱让他们自己拿,也好看。

        “明天有的折腾!”

        拉了灯,黑暗中张春花长长叹了口气。

        不出所料,第二天一早,田志刚就回来了,大姐一大早来医院了,他要赶快回来筹钱。

        他把田志泉和田志疆喊去他家,商量老太太看病拿钱的事。

        “二哥,当初分家的时候,爹娘可是红口白牙地的说,东西都给你家,他们两也由你家养老送终,占便宜的时候也没见你给我家送过一碗肉,现在刚一花钱就急吼吼地找我们出钱,算盘打得真响!”

        田志刚脸色黑了黑没说话,这事确实是他理亏,可现在没办法,他要是把钱全拿出来给老太太治病也未必够,那样自家家底就掏空了,他也心疼啊!

        “长华,话不能这样说,我们是给爹娘养老送终,但村里老人病了,谁能送去医院看啊,我们就能!医院多贵啊,这不是没办法了吗?难道你忍心看着姆妈活活疼死!”

        我忍心!杜长华心中咬牙切齿道,可这话不能说,不然就成了不孝了,“三嫂,你说句话啊!”

        张春花冷冷道:“爹,姆妈怎么对我和我家孩子,您也知道。前脚骂我老姑娘丧门星,小贱人,你说我花钱,心里得多憋屈,这事换做谁,心里能舒坦。”

        田老头一口接一口死命抽着莫合烟,再也忍不住了,“我给你道歉,我给你磕头,行了吧!”

        张春花脸色大变,“爹,你这是干啥,给我磕头,你是盼着我早死呢!田志泉,这日子没法过了,我张春花不受人威胁,既然这样,把钱分了,咱两各过各的!”

        “媳妇!春花!”

        田志泉眼睁睁看着媳妇走了,望着田老头的目光中带着埋怨。

        “爹你这是干啥!你自己摸着良心说,这些年你跟姆妈对春花咋样。你们瞧不上我,连带我的娃也跟着我受委屈。现在是商量给姆妈看病,你这是干啥!要拆散我这个家是不,我日子不好过了,你们看着心里痛快是不!”

        说完田志泉也起身走了,他真后悔了,不想拿钱!

        “老三,你不许走!今这事,不给钱,那就把老太太从医院接出来,反正这钱不能我一家出,到时候老太太有个三长两短,就是你们害死的!”

        田志泉真的生气了,“二嫂,你就这样说话的!行,我们害死的,你们没错!到时候我让全村人来评理,当年分家白纸黑字写的清清楚楚,今你要闹,那我去找个能评理的人!”

        田志泉走了,杜长华也不傻,拉着自家男人往外跑,“赶快走吧,不拿钱是错,拿钱也是错,二哥二嫂好算计,咱两可玩不过他家的心眼子!”

        田老头看到两儿子全跑了,二儿媳妇在那破口大骂,心中不是滋味。

        他全看明白了,自己以为挑了个孝顺的儿子媳妇,跟着他们过日子,结果却是你能干活,你就是爹妈,你不能干活只吃饭,你就是孙子。

        “造孽啊!”

        田老头苍老的声音里透着愤怒和三分仓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