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八章 委屈你了

第七十八章 委屈你了

        “不过就不过,田老三,下午去民政局,谁不去谁是孙子,正好我也不伺候了!”

        田志泉傻眼了,媳妇走了,这是真要假戏真做?

        还没追出去,就被田老头一把拽住,“这样的婆娘还要来干啥,跟她离!”

        “爸,春花跟着我吃苦受累,给我生了五个娃,咋能离婚,再说离婚了我住哪吃啥喝啥?”

        “她不孝顺老人,这样的女人就该休掉,让她走,家是你跟孩子的。”

        田志泉冷笑一声,“让春花走?走去哪?回娘家?你信不信她一回去,咱们家在田家村做的好事就传开了,到时候张家人上门,我不被人打就不错了。姆妈,爹,你们干了啥自己心里不知道?这样的丑事传出去,丢的是老田家的人,以后还咋在村里做人。”

        “咋了?我们两咋了!要不是你不孝,我两能过成这样,你是要活活气死我!你就是巴不得我早死,让你婆娘赶快把我气死!”

        田老太捶胸砸床,屋外传来动静,槐花高声道:“警察同志,就是这家!”

        一听警察儿子,屋子里的人全都没动静了,田老太觉得胸口越发疼了。

        当两个穿着警服带大盖帽的警察进来,不用警察问,田老太跟汪霞啥都招了,在家厉害得不得了,见到警察说话都哆嗦,反倒是槐花不那么紧张,说话也逻辑清晰。

        “这事情往严重的说就是诽谤,是要坐牢的!”

        警察此话一出,田志刚吓得一屁股坐地下。

        田老太更是吓得带着哭腔央求道:“警察同志,我们知道错了,当时都怪我,猪油蒙了心,跟隔壁闹过点小矛盾,我、我不想做牢!”

        老警察其实也是吓唬他们一下,见田家人这样说,便问槐花想咋办?也劝了几句,毕竟走司法程序太麻烦,而且这时候还没听说过吵几句嘴,就把人告了的。

        槐花也就是想证明自己清白,争一口气。

        “警察同志,我要求他们老田家的人,在村子大喇叭里给我道歉,不然我家以后还咋做人。”

        经过调解,田老太在村委大喇叭里给槐花一家道歉,这事也就算解决了,双方签字后,警察叮嘱槐花,这件案子保留诉讼权利,她随时可以告这家人。

        这句话彻底打消了田家的小心思,垂头丧气地低着脑袋。

        经次刺激,田老太忍不住急促喘气,只要一想到当着全村人的面,用大喇叭给李家赔礼道歉,她的老脸挂都挂不住,越想越气,突然胸口一阵锥刺般疼痛,让她喊出声来。

        “又咋了?”田老头没好气道。

        “好疼!”田老太眼泪一下流出来,“老头子,我胸口好疼!”

        田老头见老婆子脸色突然惨败,嘴唇都发白哆嗦,白眼球往上翻,一下子急了,“快,快送医院!”

        “哪来的钱!”

        “混账!”

        田老头狠狠给老二一巴掌,“才卖了稻谷,你要看你妈死吗?”

        “稻谷才卖了几个钱,老三卖了千把块,让老三也拿点啊!”

        田志刚那句又不是我一个人的姆妈,差点顺嘴秃噜出来。

        “我回去拿钱,二哥你赶快找个骡子车把姆妈小心送去医院。”

        “你多拿点!”

        汪霞掏钱的时候,心都在滴血,满打满算就这几百块钱,下个月就要买种子、化肥、农药,哪个不要钱,她此刻巴不得婆婆一口气过去才好,这样半死不活地天天折腾,还让不让人过日子了。

        骡子车找来了,田志刚在门口左等右等,见不到三弟人影,急得跺脚,可田老太疼得已经尖着嗓子喊了,没有办法只能赶快送人去医院。

        “你去找老三。”

        田志刚叮嘱汪霞后,汪霞反过来给丈夫使眼色,低声道:“用钱有点数,治不了就别治,乡下人看不起病。”

        “知道。”

        田志刚跟田老头走了。

        汪霞赶忙去找田志刚,还没到他家门口,远远就看到田志泉站在门外,里面传来张春花的声音。

        “这屋子是我跟孩子的,你跟你爹妈过去吧,明就离婚。”

        田志刚一脸无奈,媳妇看来真生气了,门都不让他进。

        “姆妈病了,你拿点钱。”

        “谁姆妈?我姆妈好得很,你姆妈病了你自己想办法,你都不跟我过了,咋还有脸找我要钱!”

        汪霞气上心头,要不是刚才田小芽捣乱,老太太也不会这样,最后还要自家掏钱,自家被他们害了,他们也别想好过。

        “哐哐哐!”

        院门被砸的从门框往下掉灰。

        “春花,开门!姆妈住院了,一家先出二百块钱。”

        “二嫂,这钱你找田老三要,既然老太太让她儿子休了我,那以后我们就没关系了,谁的姆妈谁管,你跟我说不上话。”

        汪霞心头一阵光火,“春花,你家钱都是你管,志泉哪里有钱,我不找你找谁,婆婆又不是我一家的,再说你还没离婚,你就是田家的儿媳妇。”

        “哼!即便我是田家的儿媳妇,当年分家,婆婆的家当房子全给了你家,你们不是说过,给公婆养老送终,怎么现在找我们要医药费了!占便宜的时候是你们,花钱的时候让大家出,你家的算盘打得可真响!当初分家的东西还在,要不要拿出来念念!”

        汪霞一下被怼得说不出话来,只能说当初看公婆年轻,还有房子和责任田,要过来就是两个自带财产的劳动力,现在老了才发现,就是两大麻烦。

        “算我家借的还不行吗?如果因为没钱婆婆出点事,你就不怕志泉记恨你!”

        “我不怕!这人都要休了我,我还怕他记恨我!一会儿我就让老三把他的行李送你家去,以后你们田家人扎在一起好好过日子吧。”

        传来一阵摔门的巨响声,张春花进屋里,顺便锁上门,汪霞在外面叫破嗓子,里面都没动静。

        这下汪霞傻眼了,跺了跺脚,“三弟,你家不出钱咋行!”

        田志泉双手一摊,“二嫂,你看我值钱不,不如把我卖了!现在我连家都进不去,你觉得春花会给我钱吗?姆妈那样说我媳妇和孩子,换做是你,你拿钱吗?”

        汪霞再次语塞,没办法气得跺脚去找老五田志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