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七十六章 自报

第七十六章 自报

        “报警!”

        槐花一跺脚,狠狠拽了自家丈夫一把,“快去镇上找警察,说有人敲竹杠,让警察还我们个清白。”

        田小芽不动声色地望了眼槐花,看来她听懂刚才自己话里话外的意思了,听懂就好,好在这个妇女是个胆子大有主意的,很多人听懂了也不一定敢找警察。

        “媳妇,真报警?”李大栓十分犹豫。

        “愣着干啥!你没看老太太都这样了,到时候出了事,咱家担得起吗?

        我没做过的事,敢拍着胸脯保证,我没下毒!找警察来就是为了还咱家一个清白啊。”

        李大栓明白了,彻底明白了,只要警察查出田老太血里没有毒,那她拉肚子就跟自家无关,她倒在自家门口,也与自家无关。

        “我现在就去。”

        李大栓抹了一把汗珠子,抬腿就跑,被汪霞拦住。

        “别以为找警察,我就怕你,到时候找了警察,你们全家都坐牢,可想清楚了!”

        说这话的时候,汪霞声音底子打飘,别看她嗓门大嚷嚷着不饶人,可现在她心里开始打鼓,警察真能查出来中毒没有?

        “没做过的事情我不怕,让警察查清楚。小芽,你说中毒抽血可以化验出来吗?”槐花突然问道。

        田小芽点点头,“可以,中毒可以引发全身器官代谢衰竭,查血、照b超都能查出来问题,可以说分分钟就能得到结果,如果你们对我奶奶下毒,那就跑不掉。”

        槐花隐隐感觉出,田小芽在帮她,否则不会说得这么详细,她望着汪霞冷笑道:“能查出来就好,我就怕查不出来。大栓你赶快去找警察,要是我们家没下毒,汪霞你就等着我跟你算账吧,到时候你诬赖我们,让警察把你抓进去蹲大牢。”

        田老太悠悠醒来,一醒来就听到什么警察,蹲大牢,心里一咯噔,顾不得浑身疼痛头晕目眩,拽着张春花的手就要起来。

        看到田老太行了,槐花心头一松,即便她没下毒,她也怕田老太死在自己门口,晦气!

        “田婆婆,你自己跟大伙说,我给你下毒了没?”

        田老太看到众人望着自己,目光各异,仿佛一道道重梁压在身上,“不是你下毒,我、我咋会拉肚子!”

        槐花冷笑一声点点头,“行,既然你一口咬定我下毒,那我也不跟多说,快去找警察,多喊几个警察来,今天这事只有警察能给我清白,我下没下毒,一检查便知道。

        到时候那些黑心肠烂肚子的人,诬赖我想敲竹杠的人,统统被警察抓走蹲大牢。”

        “啥!非要叫警察?”田老太的心咚咚加速。

        “找啥警察!你们赔三百块钱,这事就算了,找了警察,你们不怕坐牢!”

        “我家不怕,我家没做过的事,一点都不怕。大栓,愣着干啥,赶快去啊!”

        李大栓急了,“汪霞你让开。”

        “我凭啥让,谁知道你们是不是找警察,你们、你们要是喊人咋办!”

        “你、你少往我身上贴。”

        李大栓不停后退,躲避贴上来的汪霞。

        槐花一下子怒了,这个臭表子仗着自己男人老实,连这种下作手段都用的出来,她一把拽住汪霞,李大栓瞅准机会就跑走。

        “别、别去啊!”

        田老太急火攻心,一口气上不来,胸口针扎似的疼,软软倒下去,被张春花一把抱住。

        “你别去!”

        汪霞疯了似的追上去,被田小芽堵住去路。

        “二婶放心,奶奶这事警察一定能给查的明明白白,要是他们下毒,三百块根本不够,非得要他们赔三千给奶奶养身体,干嘛不让他们报警,害了人还想不给钱,门口没有。”

        “我、我不是中毒!”

        田老太终于怕了,她怕自己蹲大牢,这一把老骨头,要是还蹲牢房,那就别想活着出来。

        围观的村民哗然,田老太不是中毒,那摆明就是敲竹杠。

        “啥?没中毒,那跑到人家门口,一口咬定别人下毒!”

        “没想到田婆婆是这样的人,一把年纪了,还胡说八道,我差点就信了。”

        “啧啧啧,平日看不出来,这田婆婆一家人咋这个德行,以后可得离远些,省的那天被讹上。”

        说啥的都有,田老太惨败的脸上透出一丝不正常的红晕。

        “我、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中毒,我拉了好几天肚子了。”

        “所以你就说我下毒?田婆婆你为啥这样对我?当年你家志刚盖房子,占了我家宅基地,还跟我家天天闹,现在你吃了饭拉肚子,诬赖我下毒,我咋这么倒霉,跟你们这众人做邻居。”

        “可我是吃了你的饭菜拉肚子的,也许是你家饭菜不干净。”田老太有些理不直地分辨两句。

        “呸!我家饭菜不干净,我们全家吃的都好好的。我好心给你一口饭吃,结果你还反咬我一口。你为啥拉肚子,问你媳妇问你自己,你们都清楚。”

        槐花望着众乡亲大声道:“我告诉大家为啥,田老太那天自己说,她饿了好几天,儿媳妇只给她包谷糊糊跟咸菜吃,天天吃这些东西,不饿才怪,都是些没油水的东西。

        可是那天她在我家门口吃了两大碗饭,我炖了一盆鱼,看她可怜,一半都给她吃了,长期不见荤腥吃不饱的肠胃,见到大荤腥又一下子吃撑后,能不拉肚子吗?油滑肠子。”

        众人这下全都明白了,就是田老太贪嘴拉肚子。

        “汪霞,不是我说你,你咋这么不地道!把你婆婆丢在太阳底下这么久,你就不怕老人真出事?”

        “造孽!我要有这样的儿媳妇,还不如一头撞死。”

        “田婆婆真是老糊涂了,这种事也能做。”

        “您是新来的小媳妇,你不知道这个田婆婆,是村里有名的不讲理,现在更是仗着年纪大了,对小辈开口就骂,我上次从地里摘了点青菜,被她看到非要讨要,我不给就骂我,真是厉害!”

        “我要回屋,我要回屋。”

        张春花要去付,被田小芽轻轻拽了一把,递了个眼色,张春花立刻明白老姑娘的意思。

        “二嫂,你还是赶快扶姆妈进去吧,还嫌不够丢人吗。”

        汪霞张了张嘴,低着头咬牙,架着田老太回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