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七十四章 昧了良心

第七十四章 昧了良心

        “太多了,我什么都没做,从头到尾事情是你谋划,批条是你找人,就连最后怎么卖你也比我懂得多,我不能拿这么多。”

        “说好的事情,我田小芽不是食言而肥的人。你既然知道你现在付出的远不值我给你的钱,你以后就要更加努力,别把自己的地位摆在打工者上,你是合伙人之一,以后你也要参与管理决策,让我也能不操心,躺着收钱,这才算你报答我。”

        我会的,霍启东在心中默默道,接过田小芽递给他的钱,微微有些发愣,这两个月他感觉自己就跟做梦一样。

        自从那次后,田小芽变化太大,他觉得不对劲,可却不敢问。

        田小芽看到霍启东眼神微闪带着探究,知道他怀疑了,不过她在霍启东面前也没有遮掩,但是她不会告诉他实情,此人一身黑气,黑气钻到别人身上,那个人就会倒霉,简直是厄运之子。

        这样的人合作做生意,也是因为第一次卖拖把,霍启东出了大力气,而且跟这样的人,把话说清楚,大家只计算利益,不需要投入感情,她觉得很轻松。

        田小芽目光对上霍启东,目光碰撞下,霍启东最终屈服,移开了视线,还是不问了,他自认为还没有跟田小芽熟到那个程度上,不管她为什么变成这样,他觉得现在的田小芽挺好。

        “还有个问题,那些玻璃丝袜,已经有几个单位表示感兴趣,问我们怎么卖?她们可以作为福利发给职工,但是需要包装,而且光丝袜,也不太好看。”

        礼盒?这倒是个思路,不过礼盒需要内容丰富,如果想做出特色,还需要设计礼品摆放、礼品内容以及礼盒包装等,还不是他们现在能做的,不过可以作为未来发展思路。

        “我跟阿威商量过,我们可以在他们单位开个内部售卖,以比市场零售价低的价格,但是比批发高很多的价格卖给他们,也能比批发赚得多。”

        “可以,他们就算是团购,确实可以便宜点,不过商品还是少了些,再加些其他的东西才好。”

        团购!霍启东楞了一下,又一个新名词,他现在听到新名词已经麻木了,田小芽知道的就是比他多。

        “如果你想继续合作,这些钱咱们就别花,作为下一次进货的货款。”

        “你做主。”

        田小芽差点从椅子上摔下来,霍启东温柔的声音让她好不适应。

        “你都不听我说干什么就让我做主?”

        “你本来就比我厉害,知道的也比我多,我虽然不懂,但我跟着你扎扎实实赚了我这辈子都没见到过的钱,所以你做什么我都听你的。”

        田小芽被霍启东温柔的眼神,看得起了身鸡皮疙瘩,还真受不了霍启东这眼神,长得帅气白净的男生,眼神一旦温柔起来,小姐姐哪抵抗的住。

        “我打算过段时间去趟魔都,那边儿走在全国时尚前列,看看有什么便宜好卖的东西,还可以找廖厂长帮帮忙,他们都是国营厂的,肯定有些人脉和关系。你觉得呢?”

        “挺好的,你想的都挺好,我跟阿威也商量过,加一些产品最好,只是第一需要经费,第二具体加什么,我两也没头绪。

        阿威说雪花膏、袜子、丝巾这些不错,我觉得还有头花、发卡都可以。”

        田小芽点点头,还真是小商品批发,大家都以为小商品赚不到什么钱,但其实小商品的利润非常高,当年义务做小商品批发出身的老板,资产在全国都排的上名号。

        两人正说着,门外突然传来一阵说话声。

        “春花,你婆婆在槐花门口闹起来了,你二嫂还拿你家说事,一会儿让你儿媳妇送饭的时候绕道走。”

        “这是咋的了?”

        “说是槐花下药害你婆婆,现在要槐花赔医药费,对了。”妇女看到田小芽道:“还说小芽带了一兜子点心不给她吃,不然她也不会拉肚子。”

        这都能扯上自己?田小芽简直无语了,自己不给老太太吃点心,就害得她拉肚子,这是什么逻辑。

        张春花一听婆婆又在村里编排自己老姑娘,气得涨红了脸,还没待田小芽说话,一阵风似的跑出去。

        田小芽擦了擦额头的汗,母亲也四十多了,火气比年轻人还大,这种事应该躲得远远地,省的沾上一声屎,谁知张春花腿脚这么快,她都没来得及反应。

        只能跟上去看看了。

        “槐花,我跟你不对付,你也不能对老人下手啊,我婆婆这把年纪了,你这是要她的命!”

        “汪霞,你别血口喷人!你婆婆那天饿的不行,我好心给她碗饭吃,还惹出一身骚了!那天的饭菜我们全家也吃了,我们咋没拉肚子,你婆婆肠胃不好怪谁?让你婆婆自己说。”

        汪霞望向自己婆婆,眼神狠厉,透着威胁。

        “槐花,你给我吃的啥?我吃完肚子就开始疼,疼了一晚上,拉了好几天肚子,你是不是给我下药了!”

        槐花神色大惊,“婶子,你可不能这样说话啊!我给你下药,我也得有药啊!”

        “哼!我就知道你恨我们家,害不上我,就对老人下手,今天我婆婆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咱们没完!”

        “你想咋样没完!”槐花又恨又气,当初就不该可怜田老太。

        “拿三百块钱来,我送姆妈去医院看病,否则姆妈要是出了事,我就在你家门口发丧!”

        这话极狠,是咒田老太死!

        田老太猛地扭头望着大儿媳,心里恨得不行,却不敢说啥!

        “你、你们这家还讲不讲理!当时大家伙都看着呢,我给的都是从自家饭桌上盛出来的饭菜,咋能吃出毛病来,汪霞你们为了钱,脸都不要了!”

        “你少胡说八道!我婆婆被你们害了,我们哪里不要脸了,就是你们下的药!”

        汪霞痛快极了,看他们李家今天咋办,不给钱这事就没完。

        “儿媳妇,我、我胸口好闷。”

        田小芽冷眼望去,田老太胸口中间有一个浓郁的黑斑,仿佛黑洞一般,阳光都不能洞穿。

        “姆妈,你再坚持一下!”汪霞低声道。

        “我……”

        田老太话没说完,身体晃了一下,缓缓倒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