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就范

第七十三章 就范

        田老太连续几天拉肚子,大儿媳现在对她不光没个好脸,都开始指桑骂槐,就差指着鼻子教训她了。

        婆婆这样,汪霞心里纳闷,老太太这些天几乎没吃啥,怎么会拉肚子,还、还拉那么多,不对劲啊!

        会不会偷吃了什么,吃坏了肚子,现在半死不活地躺在家里,公公居然还想让志刚送老太太住院,那得花多少钱。

        在汪霞的追问下,田老太说了实话,她吃了槐花家两碗大米饭,晚上就开始拉肚子了,而且不光拉肚子,胸口还隐隐刺痛,就跟针刺一般,只要喘气急促大力一些,便疼得要命。

        “你说你连隔壁的饭菜都敢吃,你不知道当年他们跟志刚闹成啥样了,难怪拉肚子!姆妈,我说你也不嫌丢脸,讨饭讨到隔壁去了,看看现在把家里弄成啥样,屋子里天天都是猪圈的臭气!”

        “我饿!”田老太委屈极了,“儿媳妇,姆妈求你,送姆妈去医院吧,天天拉肚子,浑身软得没有一点力气,我这胸口也疼的不行,跟针扎似的。

        你送我去医院瞧瞧,我受不了了。”

        “送你去医院?哪来的钱?”汪霞两手一摊,一脸刻薄。

        “不是刚卖了稻谷。”

        听到这话,汪霞愤怒了,“姆妈,您可真行,您孙子结婚的钱都凑不齐,这么大人了还打光棍,您还要拿您孙子的钱看病,你就是不心疼我,你们老田家的孙子都不管了吗?”

        说到这她突然眼睛一转,一个念头浮上来,“您想瞧病,倒也不是没办法,一会儿我扶着您去找槐花,您就说是她故意害你,给你下了泻药,让他们家赔钱,到时候您不就有钱看病了吗?”

        “那、那怎么行!”田老太嘴角哆嗦着。

        “不行那你就躺着吧。”

        汪霞突然变脸,甩手走人。

        ……

        霍丰年家,看到田小芽来了,霍启东眼神软了软,霍丰年也不再说话。

        “你咋来了?”

        “来收账。”

        田小芽说完,看到霍丰年在一边儿偷听,便道:“开玩笑的,我去看看奶奶。”

        二人一起进了霍老太屋里,田小芽顺便不小心带上了门。

        “你大舅咋了?”

        “别管他。以后有事我去找你,别来这里,省的他们心里惦记。”

        “惦记钱?”

        见霍启东不说话,田小芽明白了,霍丰年估计是上次霍启东给了钱,就生出了不该有的心思。

        “那我先走,一会儿你到我家对账。”

        说完这话,田小芽突然听到门口有细微动静,提高声音道:“我不管,霍启东,你借了我的钱,说好七月分还,这都八月份了,你没钱也得想办法借钱给我。

        别跟我说啥亏了不赚钱,那是你的事,总不能你亏钱了就不给我还钱吧,那你赚钱的时候,也没说多给我点啊。

        霍启东我告诉你,这几天你要是不还钱,我就让我四个哥哥来找你,到时候你去我家田里干活抵债。”

        说完田小芽狠狠一推门,门外传来哎呦一声,只见霍启东舅妈捂着鼻子站在一侧。

        她装做气呼呼地走了。

        霍丰年脸色大变,他以为这小子在外面折腾赚到钱了,谁知道还赔了,难怪刚才找他要钱,怎么都没有。

        “我告诉你,田家那几个兄弟找上门,你就给我滚!谁欠的钱谁还!明起下地干活,否则没饭吃。”

        “大舅,我现在欠了钱,田小芽让我去他家干活还债,家里的活我还咋干,你能不能看在我现在遇上事,帮我一把,以后我赚到钱了,一定报答你。”

        霍启东用的是报答,而不是孝顺,在他心里这个人早都不是亲戚,不过是担着一个亲戚的虚名,他在试探,如果这次霍丰年能体谅自己,那以后他不会亏待他们。

        如果霍丰年不答应,以后自己富贵,他们一分钱好处都别想得。

        霍启东眼神渐渐冰冷,透出三分锐利。

        这一幕吓到霍丰年,霍启东此刻的眼神和模样,让他想起妹妹当年带他见过的一个人,没想到这小子居然跟那个人如此相像,可想到当年那一幕,他只有慢慢的羞辱。

        “我不指望你孝顺我报答我,还是那句话不干活就没饭吃,你自己看着办!”

        很好!霍启东眼里再没有一丝情绪,只微微点头转身出门。

        出门后还听到霍启东的骂声从里传出。

        一年!只要给自己一年时间,他就把外婆接出来,与霍家彻底断干净,从今往后这个世界上只有外婆这一个亲人。

        不,还有一个人。

        霍启东眼前浮现出一个浅浅笑容的脸庞,加快了脚步。

        ……

        “霞霞,霞霞!”

        田老太心口越来越疼,好像被刀子扎在胸口,呼吸喘气都痛。

        “我要去医院,我、我要去医院。”田老太上气不接下气。

        “姆妈,您别做这幅样子给我看,装什么装!去医院可以,自己拿钱,要不就在家扛着,您还金贵得不行了,村里哪个老人有点不舒服就嚷嚷着去医院啊,真把自己当大小姐了。”

        “请白先生给我看看,还不行吗?”田老太眼泪落下来。

        “早都请过了,只是人家一听是给你瞧病,不肯来,还说了咱家以后谁生病,都别找他,您死了心吧,好好在家养着,养得好最好,养不好……”

        剩下的话汪霞没说,田老太心头一凉,她还不想死,她不想上山(山坡村死人埋在山上,所以说上山就是死亡)。

        “我去找槐花,扶我起来。”

        汪霞嘴角噙着一丝阴狠笑容,这就对了,她早都看槐花不顺眼了,这么多年大仗小仗也干过不少,可惜没占到什么便宜,这次非叫他们脱一层皮。

        汪霞扶着老太太,一步步朝院子外挪去,上午十点,太阳正大,闷热难耐,田老太却感觉不到一丝闷热,死撑着身体,腿发软,浑身不停淌汗。

        田志刚家,田小芽拿着账本算账,面前是一碗酸梅汤,这是四哥那天回来特意给她带的,酸梅膏冲的,酸酸甜甜,只可惜没有冰箱,不然冰着喝最舒坦。

        “阿威做事不错,比我预期的还多一些,给他五个点提成,刨去吃喝,剩下的咱两按当初说好的比例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