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七十章 熟悉的感觉

第七十章 熟悉的感觉

        一大早,田小芽神清气爽,昨晚睡了个好觉,早饭是稀饭小咸菜,新米煮得糯糯的,开了花的米粒之间仿佛带有胶质,黏糊糊地又香又甜。

        田小芽一夜好梦,田老太却折腾了一晚,一晚上拉肚子七八道,儿媳妇汪霞的骂声恨不得把房顶都揭了,大半夜折腾的左邻右舍不得安宁。

        天亮后田老太拉肚子拉的已经起不来了,屋子里依旧是一股子臭气,弄脏的床单丢在院子里,不洗也不行,谁来洗,最后汪霞洗一下骂三句,骂的田老头跟田志刚两人头都不敢抬。

        “姆妈,你是咋回事,不是饿了一天吗?你咋这么能拉。”

        田老太连哼哼的力气都没有,听到儿子埋怨自己,胸口针尖般刺痛,可做下这么恶心的事,就连老头都说自己丢人,她更不好意思说自己昨天去槐花家讨饭吃的事。

        这一切田小芽不知道,她带了几块点心去找霍启东,一大早霍家围坐在一起吃饭。

        “小芽来了,吃了没,一起吃点。”

        虽然不知道霍启东跟田小芽在一起干啥,但田小芽卖袜子的事,全村都知道,霍启东跟着她,肯定吃不了亏,霍丰年给媳妇使了个眼色。

        余小桃收到丈夫眼色,不情愿地起来笑道:“婶子给你煮个鸡蛋吧,家里刚开窝的小母鸡,下的蛋最补身体。”

        田小芽本想客气一下不吃的,可看着余小桃光说不动的样子便笑道:“麻烦婶子给我煮两个,我能吃些。我姆妈让我送些点心给奶奶,吃完药了可以吃一块去去药味。”

        “婶子,鸡蛋煮嫩点。”

        余小桃看着田小芽跟霍启东进了旁边儿屋,还要吃两个鸡蛋,气得眼珠子瞪得溜圆,霍丰年见媳妇又糊涂了,压低声音厉声道:“还不快去。”

        田小芽带了几块枣泥糕,老太太们都爱吃枣泥点心,看到霍启东奶奶起色好了不少,她也高兴。

        “小芽啊,启东说枇杷膏是你熬的,咋这么能干,每次我胸口堵得闷,不停咳嗽的时候,喝上一碗枇杷膏化开的水,立刻舒服了。”

        田小芽悄悄看了看田老太太周身的气场,以前是灰黑色,尤其是头顶那一块黑漆漆的,看不清眉眼,现在身上的灰黑色颜色变得淡了些,头顶的黑色也散了些,没以前那么浓郁。

        她知道灰色一般是病气,村里身体不好的人,身上都是灰色居多,黑色她猜测是死气,也许是晦气,目前她还说不准。

        “奶奶,你好好养身体,等霍启东赚了钱,带您去医院好好瞧瞧。”

        “哎呀,花那钱干啥,是我拖累孩子了。我现在比以前好多了,我现在坐起来胸口都不闷了。”

        霍老太太挣扎着坐起来,霍启东立刻把枕头塞在外婆身后,冬天外婆病得厉害的时候,坐不住,刚靠着枕头坐一会儿,就胸口憋闷,脸色发紫。

        “奶奶,我给您揉揉胸口。”

        田小芽虽然跟霍老太没见两次,可她一眼就喜欢这个奶奶,跟她以前隔壁的徐奶奶特别想,各自不高,瘦瘦小小,可是笑容非常温暖,眼中总是慈爱心疼的目光,对自己什么都舍不得,可只要有点好吃的,就惦记着她。

        “不用,我这个老婆子再把病气过给你,我身上脏。启东,快把糖拿给小芽吃啊,这么大孩子,怎么就知道杵着。还有冰糖,看小芽吃不吃。”

        看着塑料袋里是砸碎的一小块一小块冰糖,田小芽仿佛看到了以前自家奶奶的隔壁邻居徐奶奶,徐奶奶家条件不好,徐爷爷身体差常年喝中药,那点退休金全都买药了。

        徐爷爷喝药嘴苦,舍不得买水果糖,徐奶奶就买大块的冰糖,砸成小拇指大小,徐爷爷吃完药就含上一块,她小时候嘴馋,奶奶爷爷也没多少钱,养活她很吃力好吃的自然买不起,徐奶奶总偷偷给她好吃的,印象最深的就是甜丝丝的冰糖。

        “这……咋哭了?是不是启东又欺负你了?”

        霍老太拉着田小芽的手,她知道小芽总给外孙送吃的,外孙对小芽态度也不好,最近强多了,以前小芽总来告诉她,启东欺负她的那些事。

        “臭小子,你是不是又惹小芽了,你都这么大了,不知道让着小芽。”

        霍启东没说话,刚才那一瞬间,他感受到田小芽深深地哀痛,是哀痛!

        他突然觉得自己不认识小芽,到底什么事情,让她那么哀伤悲痛,看着她掉眼泪,他不像以前不屑鄙夷,反而心痛不已。

        “没有奶奶,我就是想起以前的一些事情。”

        田小芽擦掉眼泪,“我给您揉揉心口。”

        霍老太拗不过,任由田小芽给自己揉搓,也不知是咋了,她慢慢觉得身上轻快许多,头也不那么昏昏沉沉了,揉完之后她居然可以坐直身子,甚至还想下地走路,觉得身上有力气了。

        “奶奶,你好好休息,我今天还有事,以后来看你。”

        田小芽见田老太脸上黑气褪下不少,胸口的灰黑色气息也微微淡化,刚才绿色灵气起效了。

        霍启东觉得外婆眼睛突然有神了,不似刚才浑浊无光,脸色也好了不少,仿佛皱纹都舒展了,小芽按摩的效果这么好?

        “我跟你有话说。”

        把霍启东喊出去,接过余小桃递过来的鸡蛋,她在门外给霍启东交待了一些事情,最近她要去厂子里,打算让霍启东自己去汉正街找阿威,先跑跑市场,玻璃丝袜可以定,目前还没发大批量销售,再带两袋袜子去卖,还有就是收款算账。

        田小芽不去,霍启东正中下怀,反正他不喜欢阿威,更不喜欢小芽对他笑,正想着手里突然多了两个热乎乎的鸡蛋。

        “带着饿了吃,中午饿了吃点好的,别抠抠搜搜地省,天气太热买根绿豆冰棍消消暑。”

        叮嘱完后,田小芽便走了,树林里有一个身影一晃而过,李素芬虽然想问问霍启东,田小芽说了啥,可她又怕盯漏田小芽,那就麻烦了。

        昨天的事,都是田小芽给自己惹的无妄之灾,她定不会叫这个人好过,她就该跟前世一样,凄惨而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