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放屁崩出屎

第六十九章 放屁崩出屎

        “姑姑,姑姑!”

        三个娃把田小芽围住,小女娃更是抱着她的腿不松手。

        稻谷收完全家能松快几天,到了七月底开始播种第二茬水稻,田小芽打开布兜子,几个孩子立刻巴巴围着她眼底流露出渴望。

        “看你们一个个跟泥猴一样,快去洗手洗脸,用肥皂洗,洗干净了就有糕点吃。”

        田小芽拿出两块糕点,给姆妈和大嫂一人一块。

        “我不吃,我吃这个干啥,你吃。”张春花一个劲推。

        “我也不吃,留给爹娘吃,小芽你吃,你身体不好。”

        三个孩子乖乖站在一边儿,奶奶在他们不敢上前。

        “吃,姆妈,大嫂,大家一起吃,别舍不得,更别都留给我。”

        田小芽往二人手上一人塞了一块点心,又给孩子们每人发了一块点心,三个孩子高兴地跑出去玩,身后是张春花的笑骂声。

        “小兔崽子们,慢点跑,摔倒了没晚饭吃。”

        三个孩子立刻小心翼翼地捧着点心在院子口站着吃了起来。

        厨房飘出香气,田小芽笑道:“大嫂,炖鱼?”

        “是啊,今天在集市上挑了一条又大又肥的鲢鱼,我先用锅干炒了一下,把鱼皮炒焦鱼油炒出来,然后加了调料炖了许久,快炖好了,爹他们估计也快回来了。”

        提到鱼,田小芽把自己回来时在路上遇见田老太的事情描述了一遍。

        听到婆婆骂自己姑娘,张春花心里就不舒服,当着儿媳妇面她不好说。

        “小芽,你就当没听到的,疯婆子骂街。”

        杨娟也不好说啥,丈夫的奶奶,她一个做小辈的,也不能骂老人,心疼地看着小姑子。

        “你奶年轻时候,就不是个消停主,她要是再欺负你,你该说说,反正他们告上门来,我护着你,我跟你爹闹,他们不敢咋样。”

        “姆妈,我不怕奶奶。不过奶奶既然出门了,这几日你也不用躺床上了,可以在院子里坐一坐,有人来看你了,你就装着头晕目眩精神不济的样子。”

        张春花不傻,稍稍一想就明白了,“对,我的病还没好全,反正我是不去看她的。”

        不一会儿田志泉并四个儿子回来,全家人聚在一起吃晚饭,炖大鱼,炒鸡蛋,咸鸭蛋,凉拌黄瓜,青辣椒炒空心菜,全都是下饭又好吃的饭菜。

        众人围坐在一起,吃着香喷喷的大米饭,饱餐一顿,饭后切了个大西瓜,一家人坐在院子里,男人们抽烟,女人们手上干着活说着话,孩子们在院子里四处乱跑,其乐融融。

        那边儿田志刚一家三口回来,刚一进门就被院子里黑漆漆的一坨吓了一跳,仔细一看是蹲在院墙根抽烟的田老头,田志刚有些心虚地喊了声爹。

        “你们还知道回来!”田老头忽地起身,“我跟你姆妈在家,你们卖了粮不知道早点回来,想饿死我们老两口是吧。”

        “爹,我跟志刚一大早去粮食站卖粮,大长队人挤人,我们也是才忙活完,我们也没说在外面闲逛,您发这么大的火干啥。”汪霞满腹委屈。

        “你们回不来也行,好歹厨房留点吃的,东西都锁起来,一口粮食都找不到。”

        说完田老头凑上前闻了闻,一股子肉香,馋的他嘴里迅速分泌打量唾液,“是不是带吃的回来了,买肉了?”

        田志刚有些心虚,没想到自己吃个肉爹都能闻出来,“没,啥也没买,汪霞你也是,出门咋不把今天的粮食留出来,你要饿死爹娘吗?”

        “爹我们搞晚了,回来的时候没车,汪霞又想省两个钱舍不得坐牛车,走回来的。”

        听儿子这样说,田老头也不忍心再说下去,只是他还是觉得很可疑,为啥儿子身上一股肉香混合着油香味道。

        “爹,饿急了吧,要不我给您煮点玉米糊糊,就着萝卜条吃点。”

        “儿媳妇,能吃点别的吗?这些日子吃玉米糊糊吃得爹天天反酸水,煮点稀饭成吗?要不给我打几个荷包蛋吃也行。”

        “爹,您可真能说笑,一个鸡蛋卖一毛钱呢,几个鸡蛋就是一斤大米,您还真会吃。”

        “霞霞,你咋跟爹说话呢?快去弄,给爹煮三个荷包蛋,加点红糖。”

        田志刚急了,瞪了媳妇一眼,递了个眼色,汪霞嘴里不情不愿地念叨着,去厨房煮鸡蛋去了。

        “爹,你别生气,霞霞没坏心,还是家里穷了,她也是一心为了这个家。都怪我们没本事,害你跟姆妈跟着我们吃苦受罪,今年为了文文婚事,粮食基本都卖了,也没得几个钱,哎!不想老三家,人多分的地多,卖了不少钱。”

        田老头心有愧疚,大儿子还是不错的,也舍得给自己吃喝,刚才升起的不悦念头一闪而过,“老三家买了多少?”

        田志刚心头暗喜,“估摸最少六百,搞不好千把块。”

        田老头心头有了想法,一会儿吃了三个红糖荷包蛋,回屋里睡觉。

        天黑透,田老太肚子越来越不舒服,涨的疼,忍不住放了一个大屁,然后觉得屁股下面湿漉漉的,突然大叫起来,把田老头惊醒。

        一股浓郁地仿佛吃了韭菜便秘三天,让人闻之愈呕的味道充斥着整个屋子,田老头惊得连忙拉灯,再一看老伴身子下面一片黄色液体。

        “老头,我、我!”

        田老太又羞又臊,她一个屁崩出稀屎粑粑,刚要说啥肚子里一阵叽里咕噜,肠子在肚子里收缩扭转痉挛,田老太脸色一变,顾不得身上糊着屎粑粑,连忙跳下床一屁股坐在痰盂上。

        一阵如炮声般的闷响,田老头受不了了,屋子里的空气辣眼睛,他赶忙跑出去,站在院子里大口大口呼吸新鲜空气,可即便如此刚才那股屎味萦绕鼻尖,摆脱不掉。

        “志刚,儿媳妇!”

        听到动静,田志刚惊醒,穿着背心匆匆跑出来,看到爹蹲在院子里以为出啥大事了。

        “让你媳妇去帮帮你姆妈。”

        累了一天本想好好休息的汪霞被丈夫叫醒,说婆婆出事了,带她走出自己屋子,只觉得一股说不上的奇怪臭气,也不知道从哪来的。

        等她到了婆婆屋里,看到眼前的景象,惊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