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露馅了

第六十七章 露馅了

        “小芽!”

        假装从市场出来的李素芬喊了声田小芽,撵了上去。

        田小芽有些奇怪,“你咋在这?这么晚你不该回去做饭吗?”

        “我妈要吃肉,我来市场买点,你干啥呢?”

        “买肉?你的肉呢?”田小芽并没有回答李素芬的问话。

        李素芬尴尬笑笑,微微低头一脸可怜相,“钱不够,我、我就回来了。你这是拿的啥?”

        “哦,没啥走吧。”

        李素芬暗暗咬牙,她问啥田小芽都不回答,她到袜子厂干啥去了?难道她就是从袜子厂批发的袜子,然后打着从魔都进的货卖给村里。

        突然李素芬仿佛猜到了什么眼神发光,如果要是这个原因,田小芽就是骗人,还说啥是魔都景纶厂的残次品,所以没有包装,肯定是袜子厂的货,她赚村里人钱了。

        一定是这样,李素芬为自己心里的重大发现忍不住激动。

        田小芽有些奇怪,这人咋了,咋还双手握拳,别是脑子有病,自己离她远点,随即加快脚步。

        “小芽,你说我也批发点袜子出去卖咋样?你的袜子好卖吗?”

        “如果是紧俏货自然好***如尼龙袜玻璃丝袜啥的。”

        “可我也没路子不认得人,你认识镇上袜子厂的人吗?我也想批发点袜子。”

        说着说着,李素芬看到田小芽似笑非笑地望着自己,不由道:“咋了?”

        “你不是说自己没钱吗?怎么现在又有钱进货了?”

        “不是,我想如果能有关系进货,我就去借点,我想你跟启东大哥会帮我的,是吧小芽,我们是好朋友啊!”

        田小芽只笑,不接话。

        李素芬咬咬牙,小碎步跟上。

        “小芽,这布兜子里是啥啊?重不重,我帮你拿。”

        “点心,不重。”

        一听是点心,李素芬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

        她张了张嘴,不好意思直接张口要,搁在以往田小芽早都拿给她吃了,还要给她显摆她家有多少好吃的。

        “小芽,你家条件真好,这么一大包点心,得不少钱呢,我都好久没吃过点心了,上次还是你给我尝了一块鸡蛋糕,到现在我还记得那股甜丝丝的香气。”

        这话要再听不明白,田小芽白活了二十多年外加穿越了,“是的,点心可是好东西,我自己都舍不得吃,这些我要孝顺父母,以后你多赚钱,想吃啥自己买。”

        言外之意,别指望吃我的,你只能吃自己。

        李素芬眼底划过一抹狠毒,又立刻装出一副小媳妇样,跟在田小芽身边儿。

        那边儿田老太执着地砸门要吃食,见田老太跟疯了似的,李大栓越发不敢开门了,弄得两孩子回来都进不去屋里。

        “孩子他爹,这可咋整?这田老太咋跟疯了似的。”

        “婶子,您别敲了,咋两家都闹成啥样了,村里谁不知道,您在我家吃饭,吃出个好歹,我家可担不起,再说您儿子媳妇肯定给你留吃的了,您赶快回去吧。”

        “没有,我家没吃的,你们行行好,我快饿死了。”

        “婶子,您不是在家病的床都起不来了吗?是汪霞不给你饭吃吗?叔呢?”

        田老太没搭理胖点儿的人,她现在全部注意力都在屋子里那张桌子上。

        “开门,槐花你可怜可怜婶子,婶子好几天都没吃上一口饭了,今家里人去粮食站卖粮,还没回来,我快饿死了。”

        槐花心头一软,都是乡里乡亲,就是来个要饭的,讨口粮食还要给呢,何况是邻居,可一想到汪霞,槐花伸出去的手,又缩了回去。

        “婶子,我家的饭菜做的辣,您又生着病,病的还那么厉害,我不敢给你吃。”

        “没事,我没病,我能吃。”

        听到槐花话里又和缓,田老太激动地大声说道,仿佛说慢了槐花不给自己饭吃。

        “啥?婶子你没病?”

        槐花大吃一惊,周围的村民们也有些奇怪,结合前几日白老先生的话,田家父子两根本没取请大夫,难道田老太根本没生病,是诓田志泉呢?

        “这……婶子你没病?那你在屋里躺了这么久,你家老二说你病的都快不行了。”

        田老太羞红了脸,她这才反应过来,自己把话说漏了。

        “病、病了,不过快好了,给口吃的能好的快些。”

        “感情您生病是骗人的!”

        槐花没想到田老太这样,啥快好了,骗傻子呢,根本就是假的,这田家老两口跟田志刚太不要脸了,咋这么能算计,算计的还是亲儿子和亲弟弟。

        “槐花,婶子家也有难处。这些日子我每天三碗稀溜的玉米糊糊,外加几根咸菜,我现在头好晕,眼前黑乎乎的一片。”

        哎呀不好!这要饿晕在自家门口,那自己更担不起这个责。

        槐花没办法,赶快把自己的米饭,夹了两块鱼和几筷子菜,赶忙打开门。

        看到白米饭,田老太急急一把抢过去,坐在门坎上大口大口吃了起来。

        “婶子你慢点,鲢鱼刺多,你注点意。”

        “没事,卡不着!白米饭真香,槐花你做的饭好吃。”

        一碗白米饭加菜,堆得冒尖,不到五分钟被田老太吃光了。

        周围人看田老太这幅模样,对田志刚两口子不屑地撇嘴。

        “婶子,你生病在家,汪霞没给你炖个鸡。”

        “炖啥鸡,鸡要留着下蛋,哪能浪费。”吃了一碗饭,田老太理智渐渐回来。

        “志刚说您都快不行了,差点都要走了的人,炖只鸡补补咋能是浪费。那没有老母鸡,鸡蛋总要吃一些吧,再不济也要让您吃饱啊,咋还给您饿成这样!”

        “要你管!马路那么宽,你咋不管管!”

        田老太白了一眼村民,把碗递给槐花,陪着笑脸道:“槐花,你做的鱼真好吃,再给婶子盛一碗,把那鱼汤浇上,再多给婶子夹几块肉。”

        槐花没想到,田老太还要吃。

        “婶子,您这病才好,不能这样吃,再闹肚子。”

        田老太许久不见荤腥,此刻肚子要紧,别的顾不上。

        “哎呀,我没病!我好好的,哪有吃饭不让人吃饱的,再给我盛一碗。”

        槐花无奈加后悔,又去装了一大碗浇满鱼汤的米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