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六十四章 尾巴

第六十四章 尾巴

        “他咋说的?”

        “老三没说话。”田志刚坐在炕边儿,面带怒意,“我跟他说话,他对我爱答不理,我可是他哥,他那是啥态度。”

        “逆子!”田老太气得把炕头吹得邦邦响。

        “姆妈,他那是等着你给他赔礼道歉呢,赚了点钱,抖落起来了。”

        田老太气得脸色通红,只觉得胸口隐隐作痛,“我去,谁让我做错了,谁让我生了个逆子!老二,你扶着我,我去给他磕头,我去给他认错。”

        田老太翻身要起来,突然觉得胸口一阵锥心刺骨地痛,一口气没跟上,剧烈咳嗽起来。

        田志刚媳妇掀帘子进来,手里端着一碗稀饭,上面飘着几根咸菜。

        “姆妈,吃饭了。”

        看到又是包谷糊糊配萝卜条,田老太有些不舒服了,“大媳妇,家里才下了新米,能不能换点别的吃,也吃两天大米饭。”

        “妈,哪来的大米吃,有包谷糊糊喝就不错了。文文要结婚,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家里下来的新米我打算让志刚全都卖掉换钱,您老凑活吃吧,谁让我们穷呢。”

        说完聊下碗,给田老太一个白眼走了。

        田老太看到这一幕,气得浑身发抖,狠狠捶着儿子,“老二,你看看你媳妇,我又不是贪嘴的老婆子,这些日子生病连口白粥都喝不上。”

        田老太气急败坏地有直起身子冲着门外喊道:“你要是嫌我吃得多,买包老鼠药,药死我得了。”

        这话摆明就是说给刚出去的田志刚媳妇汪霞听的。

        “姆妈,您要是嫌弃我们家伙食不好,不还有另外两个儿子吗,您去找他们啊,我自己也是喝包谷糊糊,我还想吃白米饭呢,谁让你儿子没用。”汪霞在外面怼道。

        “你听听!你听听!”

        田老太捂着心口倒在床上,拼命捶炕,“让我死了算了,我就不该活着,拖累儿子媳妇。”

        田志刚满脸尴尬,哄着老娘。

        他跟媳妇吵不起来,媳妇娘家条件不错,媳妇从来没往娘家拿过一分钱东西,反倒从娘家顺回不少东西,媳妇也是为了家为了孩子,他没法说。

        “姆妈,霞霞啥样人你又不是不知道,家里条件差,您再忍忍,等中秋节我给您割肉吃。”

        田志刚走了,田老太倒在床上哼哼,过了会儿见没人理她,肚子又饿,早上吃的也是稀的,没办法端起包谷糊糊喝了起来。

        刚喝了两口,胃里就翻酸水,包谷吃多了口发酸,吃了口臭烘烘的咸萝卜干,想起那日看到老三家的奶糖、桃酥这些吃食,恨不得把碗摔了。

        田老太一生气,胸口又隐隐作痛起来,她捂着心口又哎呦着,只可惜田志刚以为姆妈又在闹脾气,也没搭理。

        田志泉把家里的粮食全都脱了壳,商量着去粮食站卖粮,今年地里收成好,比去年多打了百分之十几的稻谷。

        田小芽跟爹说好,她也要去粮食站,反正学校也没什么事,应该已经放暑假了。

        田志泉这才想起来,上次他去学校的时候,班主任告诉她,让小芽回来后就去学校参加期末考试,这些日子地里活忙,他居然把这事忘得死死的。

        一听到考试,田小芽有些无奈,虽然她都会,可毕竟是考现在课本只是,尤其是文科类内容,还是要再看看的。

        于是接下来的两天,她耐着性子,认真在家背书,什么历史政治古诗词,耗费了不少脑细胞,就连张春花都发现老姑娘瘦了。

        好在考试题目不难,田小芽用了一上午时间,答完了所有试卷,跟班主任商量下学期能否也采用这种方式读书,只可惜班主任坚决拒绝。

        还收到班主任痛心疾首恨铁不成钢的目光,不敢再说,也不能再说。

        既来到镇上,干脆去镇袜子厂转转,也不知道学的怎么样了。

        田小芽走路过去,却不知身后多了一个尾巴。

        “田姑娘来了。”

        袜子厂门卫认得田小芽,本来进出大门都是要登记的,不过他们可不敢让田小芽登记,人家都是跟着厂长镇长来,可不算闲杂人员。

        厂里开了会,会议精神传递到每个主任科长,主任科长又把会议精神传递到每个员工,书记亲自做工作,让大家坚持一下,只要设备修好,他们就能制作出现在市场上最紧俏的玻璃丝袜,到时候拖欠的工资补发,干得好,年底还有奖金。

        现在每个工人干劲十足,一扫之前的抱怨失望和愤怒。

        这个时代,工厂就是工人的家,工厂就是工人的命,工人不怕干活,不怕加班加点,因为他们知道干活那是给自己干,做得多拿的钱就多,谁都干劲十足。

        工人们就怕工厂停着,就怕工厂经营不下去,那样他们的家就散了。

        田小芽一路走来,遇见许多人,大家认识她,可她认不全,不过没关系,不管是男是女,张嘴喊师傅总是没错的。

        她直奔厂办,而她的尾巴被留在了袜子厂外。

        李素芬看到田小芽跟门卫打了声招呼就进去,也想这样混进去,结果刚到门口就被拦住,问她是干什么的。

        她说自己是田小芽朋友,跟田小芽一起来。

        可门卫看出不妥,让她等着,他们去问一下田小芽,李素芬只好作罢,只告诉门卫师傅,自己也没啥事,就在外面等着。

        田小芽见到厂长,跟厂长一起来到伍师傅办公室。

        厂子专门成立了一个技术组,对维修设备进行技术攻关。

        伍师傅熬得两眼跟兔子似的通红,人瘦了不少,但精神很好。

        “小芽来了。”

        “伍师傅,您怎么瘦了?熬夜费身体,晚上您多吃点,别累病了。”

        伍叶松摆摆手。“不累,我以前搞技术公关的时候,每天睡三个小时,熬了一个月都没事。”

        田小芽被老一辈技术人员的精神所打动,可技术人员是宝贵资源,尤其是在现在国家科技还不发达,伍师傅这种高级技术人员,就是一笔财富,应该被好好照顾。

        这件事情她打算一会儿私下跟厂长商量。

        “小芽,快来看!”

        伍叶松招手,脸上带着兴奋与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