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三章 装病也很累

第六十三章 装病也很累

        霍启东只觉得满心欢喜,脸上烧烧的,他本来想来看看田小芽心情咋样会不会很难过,可此刻听到田小芽说喜欢自己,竟不好意思面对她。

        他不知道为啥,以前也知道田小芽对自己有好感,可那时候面对她只觉得厌烦和恶心,可现在就是开心,欢喜。

        霍启东蹦蹦跳跳地回家,觉得天空如此干净美丽,树上的知了叫得如此脆亮,就连村里的小水塘,都让他觉得心情欢喜。

        就是欢喜,无法言喻的欢喜!

        “嫂子,以后李素芬再来,你就说我不在。”

        “咋了?吵架了?”

        “素芬这姑娘挺懂事的,来看姆妈还送了十个鸡蛋。你们打小就是玩伴,别为了点小事闹别扭,等你跟嫂子一样嫁了人,跟你大哥也没话说,就特别想念当年的小姐妹。”

        田小芽点点头,她自打穿过来,有时候也很想念那几个小伙伴,可以一起吃饭唱歌看电影,顺便一起聊八卦吐槽老板。

        “嫂子,有啥话可以跟我说,我不会告诉大哥和姆妈的,我虽然做不了你的小姐妹,但我可以做一个合格的听众。”

        杨娟笑了起来,有些话咋跟小姑子说,她还是个没结婚的大姑娘,总不能告诉她,你大哥不洗屁股不洗脚,每天被窝里臭烘烘的,还非要搂着自己。

        “对了嫂子,李素芬走的时候,你给她篮子里搁东西没。”

        “放了,她家也困难,她那个妈对她又那样!十个鸡蛋送过来,她妈肯定要生气的,我给她篮子里放了十个咸鸭蛋。”

        田小芽点点头,她不想跟李素芬有任何瓜葛,所以也绝不欠她人情。

        “嫂子,中午吃炒鸡蛋吧,我想吃辣椒炒鸡蛋,多放点油,又辣又香。”

        夏天到了,嘴里没味,田小芽一直在减肥,现在加上苦夏,只想吃点好吃的东西。

        “好,我再拌个凉菜,粉条豆芽,还想吃点啥?”

        “想吃烤红薯。”

        杨娟笑了起来,“你打小吃红薯,我记得以前你还说,红薯吃得够够的了,咋突然又喜欢吃红薯了,别的没有红薯管够,家里还有些留着做种的,一会儿挑两个,我给你煨在灶灰里,下午吃。”

        “行。我给姆妈端碗绿豆汤。”

        张春花正坐在床上纳鞋底,这几日装病躺在床上,比下地还辛苦,躺得浑身骨头疼,偏生还不能出门,不能让左右邻居瞧见,只要有人来看她,还要立刻装病躺在床上。

        田小芽轻轻推门,张春花立刻条件反射似的把鞋底子往凉席下面一塞,迅速躺在床上,“哎呦,哎!”

        “姆妈,是我。”

        田小芽忍着笑意,转身带上门,“姆妈,喝点绿豆汤。”

        “哎呀,不吃了,一天天躺着,啥都不做,还不停吃东西,哪里吃得下。再说吃得多拉得多,倒痰盂也麻烦。”

        “喝一点,清热解毒的。”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接过碗,张春花慢慢喝了起来,“芽芽啊,这不行啊,天天这样躺着,好人都躺出病来了。”

        “姆妈,你再坚持下。你要是现在病好了,你说要不要去看奶奶,毕竟她是长辈,你不去他们肯定有话说。”

        “不去!我去看她?哼,看她欺负我姑娘吗?对我咋样都行,但对我姑娘不好就不行,这次我非要治治他们。”

        “所以啊,她一天不起来,你就别起来!”

        “对!看谁耗得过谁。”

        张春花雄赳赳气昂昂地喝完绿豆汤,再次充满斗志。

        “姆妈,你放心,我奶躺不了几天了。你看大伯家到现在都请医生,一会儿我让三哥去村里散播点闲话,她飞起来不可,等奶出了门,你就解放了。”

        张春花咬着牙棒子,“老姑娘,你放心吧,这次断不能就这么算了,敢欺负我姑娘,那就是戳我的心肝子肺!我这辈子吃苦受罪都行,但我姑娘一点苦都不能受。”

        田小芽心里一阵酸涩,长这么大,张春花是对她最好的人,她忍不住扑到张春花怀中,“姆妈,你对我这么好,我都不知该怎么报答你。”

        “傻孩子。”张春花搂着老姑娘,“是姆妈对不住你。”

        “姆妈,大家都觉得男孩子比女孩子好,为啥你跟爹这么疼我,就因为我是早产?”

        “早产有一部分原因,要不是我当时干活不知轻重,也不会让你先天不足。还有就是我就喜欢姑娘,你那四个哥哥一个比一个招人烦,姑娘是娘的小棉袄一点没错,姆妈不觉得女孩子比男孩差,你看你现在多有出息,还知道孝顺心疼我跟你爹,比你这几个哥哥都有本事。

        就连国家都说妇女能顶半边天,什么生儿子能传宗接代,这有啥意义?又不是继承皇位。”

        田小芽震惊了,这可是过了几十年大家说的调侃话,张春花现在就看的如此透彻明白,毕竟现在农村还是养儿防老的节奏。

        “姆妈,你放心,我一定给你跟爹养老,接你们住楼房,以后不用生炉子做饭,还能在家洗澡,想啥时候洗就啥时候洗,等你们走不动了,我再推着轮椅带你们逛公园。”

        张春花乐了,“那我就等着享老姑娘的福。”

        她以为老姑娘就这么一说,没想到若干年后她真的过上了这样的生活,而全村人也因为田小芽过上好日子,再看那些生儿子的,除了攒钱贴补儿子,过得日子那叫个辛苦。

        自打那时候,村民的观念开始慢慢转变,整个社会重男轻女的思想也开始慢慢改变。

        母女二人在一起说体己话时,田志刚家消停不下来。

        稻谷晒干了要给稻谷脱壳,然后才好送到粮食站卖掉,全村家里的稻谷都要脱壳,可石碾子就那么几个,那就涉及到排队。

        这时候家家户户都起个大早去排队,田志泉四点就让老大等着了,他们家人口多分的地多,稻田侍弄的好,打下的粮食自然多。

        田志泉带着三个儿子各自分工干活,谁知田志刚在日头正大的时候晃了过来,低声跟他说姆妈想他。

        剩下的话不言而喻了,这是让田志泉去看老太太。

        田志泉没做声,打心里不想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