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第六十一章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张春花一哭,围观的妇女爷们都有些震动。

        张春花是个啥样人,那是个要强的人!

        做事跟男人一样能干,前几年城里公社冬天挖泥塘,老爷们都干不动,她还在那挑泥,在外人面前从来不叫苦叫累,也从不说她男人不好,一问就是家里人对她都好,就连公婆都好。

        那田家老头老婆咋样对张春花,隔壁左右谁不知道,可张春花好面子,咬着牙也说好。

        今天这样一个要强女人居然哭了,村里妇女们一下不愿意了。

        “田志泉,你要护不住媳妇娃,就别结婚!”

        “春花嫂子,快别哭了!咱上妇联,找妇联主任给咱做主,新时代新社会了,打人还有理了。”

        “老田家不讲理原来从根上就有,要我说这样的人家,就别跟他们过了。”

        众多妇女把张春花扶起来,左一句右一句,说的田老汉和田志刚满脸通红,哑口无言。

        田春花被众多妇女扶进屋里,哭声震天,几个孩子全都围着母亲,田志泉一个人垂头丧气地站在门口。

        田老汉张张嘴,还想问钱的事情,但是周围阴阳怪气的人太多了,最终他跟二儿子落荒而逃。

        田志泉红着眼睛,一个人扛着锄头去了田头。

        “春花,别哭了,把田老三撵出去,你守着五个孩子过,田家要是敢再来,骂不死他们。”

        “春花,你家上次卖袜子赚了那么多钱,你男人二哥瞧着眼红也正常。”

        “杀千刀的!哪来什么钱,那些袜子都是小芽找人借的,卖给村里一分钱没赚,本钱都还没回来,外面欠的债还没还,他们就要来借钱。”田春花故意这样说。

        有人听了这话眼珠子转了转。

        “上次小芽带回老些东西,村里人都说她赚大钱了!”

        “屁话!谁说的,谁造的谣,我撕了他的嘴!你们看到的麻袋都是娃批发回来的袜子,然后用借的钱买了点孝敬我姆妈的东西,赚什么大钱了!

        我家是顿顿吃肉,还是餐餐喝酒了,说这种话的人丧良心,得了红眼病。”

        众人一琢磨也是,张春花家过的啥日子,大家都见得到,没啥变化,而且回来的时候平板车上确实全都是麻袋堆在上面,哪来什么其他东西,估计就孩子买了点孝敬长辈的东西。

        “我嫁到他们老田家,一分钱彩礼没要,啥都没有,当初连住的地方都没有,住在村里荒废的泥巴房子里,晚上睡觉都能看到星星,房顶到处是大洞,现在娃给外婆买点东西,看他们不依不饶的样子。”

        村里妇女们一边儿安慰一边儿跟着张春花骂田志泉没用,骂老田家欺负人,一边儿翻着陈芝麻烂谷子的往事。

        田小芽在一旁听得心酸,张春花、不,是姆妈吃了这么多苦,在一想到她现在天天过的这么舒服,都是全家人牙缝里省出来的。

        这事闹了一天,两儿媳妇心里也不舒服,看到婆婆被太婆这样拿捏欺负,觉得婆婆对自己真的好,至少不像太婆太公,不把人当人看。

        晚上两儿媳妇做了一桌子好菜,专门给婆婆蒸了鸡蛋羹,吃完饭大家情绪低落,各回各屋。

        田小芽回到自己房间,下定决心一定要多赚钱,带着爹娘过好日子,隔壁传来低低的说话声,隐约还夹杂着争吵。

        隔壁就是田志泉和张春花的屋子,今天姆妈一天没搭理爹,不会潮起来了吧。

        田小芽连忙穿了个小褂匆匆出去。

        “你说你咋那么笨,你二哥都这样了,你咋不上去怼他两句,就看着老姑娘被他们欺负。你爸也没个老人样,脸都不要了,自己做了恶心事,还要打咱姑娘。

        田志泉我今把难听话说在前头,你爹妈要是敢动我老姑娘一指头,我就跟你离婚!现在是新社会,我们不是给你老田家当牛做马的,谁欺负我老姑娘,我不管啥长辈不长辈,照打不误,惹急了我就拿刀子砍。”

        听到张春花如此维护自己,田小芽眼眶渐渐温热算账。

        “媳妇,都是我的错!”

        没错!爹太没用了,一个孝字压死人,可其实田志泉是个好爹,田小芽低头抹了把眼泪。

        “媳妇你真厉害,今天这样一闹,他们应该能消停一阵。我配合得好吧,我就不做声,看他们能咋办。”

        “噗!咳咳!”

        站在门外的田小芽,一口口水呛住了。

        张春花听到动静,连忙下床,打开门看到老姑娘表情古怪地望着自己。

        她把田小芽拉进屋里,把门关严实了,给老姑娘解释了一番。

        原来上次田老太闹过之后,她就跟丈夫合计了,以后田家再闹腾,就她出面骂田志泉,跟田志泉闹别扭,只要她们两闹得厉害,恨不得离婚,老田家就没办法再闹下去,再惹急了就把田志泉撵出去。

        反正就是夫妻两共同卖惨,哀兵必胜。

        田小芽忍不住咋舌,没想到老实巴交的父亲,居然会想出这个招!

        谁说没读书的人就啥都不懂,农民有大智慧,孙子兵法被他运用得炉火纯青。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

        田小芽一边儿感慨,一边儿安然入睡。

        父母一条心,她就放心了,她生怕田志泉跟张春花闹离婚,她父母离婚后,对她的伤害,无法言喻,她害怕再过没有父母的日子,心底对婚姻隐隐有一种莫名恐惧。

        出了这件事后,张春花三天没出门,田小芽还专门在中午大家都要吃饭的时候,把白老爷子请来,把张春花病倒在床上的消息,散布到全村。

        这下全村人都知道了,张春花被老田家欺负得病倒了,躺在床上气都起不来,然后因为这件事,村里人提起来,谁都骂几句田老头跟田志刚不是东西。

        田老太知道此事,在家破口大骂,想找张春花撕逼,却又苦于自己自己在家装病,还是病的起不来的那种,现在出去不就更让全村人知道,她也怕没脸。

        田志刚跟媳妇二人没占到便宜,还惹一身骚,在家里伺候两老人,没少摔碟砸碗。

        一时间田老头跟田老太日子不太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