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六十章 败走

第六十章 败走

        “白爷爷,您糊涂了,我大伯和爷爷都说,前几日找您给我奶瞧了病,您说我奶是心病,要自己想开些。”

        白老爷子奇怪道:“我啥时候给你奶看病了?再说心病也可以吃点调解肝气的药,疏肝解郁。”

        “啊!白叔,就……就前天我去你家请你给我姆妈看病,但是你不在。”

        田志刚连忙解释,又用哀求的眼神望着白老爷子,希望白老爷子能明白自己的心意。

        “我不在?你啥时去的?”

        “我、我就早上九点来钟去您家,您不在啊!”

        “不可能!这几日我在家晒药材,哪都没去。”说到这白老爷子仿佛明白点什么,“志刚你也这么大人了,不能拿你姆妈身体开玩笑,更不能扯谎。”

        白老爷子是周围几个村子的赤脚医生,救治过不少人,年纪又大,他说两句,绝大部分人不敢做声。

        “白爷爷,我大伯没去请您啊?那我爷爷去了吗?或者我们老田家但凡有一个人去请您给我奶瞧病了吗?”

        “没有,这么多年我从不说假话。”

        白老爷子的话引得村里一片哗然。

        “原来是骗人的,压根没请白先生哪。”

        “切!我说是他们老田家老大跟老二合起伙来哄骗田老三,就是眼红,看小芽赚了钱买了东西,张嘴就要六百块,啧啧啧,真说得出来。”

        “你是没看那天,田老太上来就掀桌子,那不讲理的泼妇样,都一把年纪了,还那么大火气!我要有这样的婆婆,我姆妈来我家吃饭,我婆婆敢掀桌子,我当场就干架,这事没完。”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的田志刚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田老头臊得抬不起头。

        田慧扑过来,“爹,您不说请了白老先生瞧病,姆妈是心病,冲喜是最见效的办法,冲喜后姆妈的心病就能好。”

        “胡说八道!我啥时说过这种话。田老汉,你敢在外面造我的谣,我给你媳妇啥时候瞧过病?你媳妇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岂不是要讹上我。”

        “白爷爷,我爷爷和我大伯说了,找您看了两次,您都说我奶是心病,没得治,冲喜让我奶高兴一下,兴许这病就好了。”

        “一派胡言,我说你们老田家都什么人啊,太不地道了,爹带着儿子撒谎?我给你媳妇就没看过病,我这几日都在家,也没见你们田家人来请我看病。

        行了,以后你家人病了,去镇上请大夫吧,别找我,我担不起这个责。”

        “白爷爷,您别生气!三哥,快送送白爷爷。”

        白老爷子走后,不知谁噗嗤笑了一声,全村人望着白志刚和白老头两人,就好像看一个笑话,要不是白老头是长辈,绝对有人说闲话。

        “大伯,我奶都病成那样,你们不给瞧病,是啥意思!是盼着我奶出事吗?”

        田慧气急,走到白志刚面前,抬手狠狠锤了一拳,“白志刚,你是不是骗我?昨我一晚上睡不着,心脏突突跳得难受,生怕姆妈出点啥事?你还是个人不是,那姆妈的身体健康骗人。

        我、我就蠢得像头猪!还为了你,跟老三一家翻脸,你让我以后还咱见三弟。”

        田慧的话,换来田志泉理解原谅的目光,不过田小芽眼神依旧冷着,因为这位大姑从头到尾都没说对不住姆妈,也没跟姆妈道歉。

        “这破事我不管了!”

        田慧撂挑子走了,剩下田家三父子。

        “老三,这事是我这个当爹不对!你不要怨你二哥,是我让他这样做的。文文要说亲,实在拿不起钱,也就你家有钱,不找你找谁。”

        田志泉心彻底凉了,为了钱父亲可以骗自己,为了钱父母可以把屎盆子往自己身上扣,为了钱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欺负自己媳妇和姑娘!

        他一直觉得,自己在家里排行老三,上有大姐和二哥,下有四妹和小弟,家里孩子多,父母不重视自己很正常,他一直很努力,一直很照顾父母,只希望他们能稍稍看到自己,能稍稍对自己和自己家的人好点,能稍稍给自己一个笑脸。

        田志泉万念俱灰,红着眼眶委屈地说不出话来。

        “好了,做这个样子给谁看。我们做父母的,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二哥家娃说亲钱不够,不找你找谁,谁让你有钱。”

        “爷爷,您听谁说我们有钱的,再说我们家有钱,那是我家的钱,咋地,你们想借钱,一句客气话没有,还编排出这么大一场戏,屎盆子往我爹头上扣,害得我姆妈被大姑扇巴掌,大姑走之前连个道歉都没有。

        咋地,我家有钱,就该死些!就该让你们合着欺负,合着折腾!”

        “住嘴!这里没有你说话的份,志泉,你姑娘还要教训我!”

        “反正就是您做错了我们啥都不能说呗!您把我爸妈揍打了骂了,把屎盆子往我们全家人身上扣,我们连一句您的不是都不能说,是不?

        爷爷,我爸真是您亲儿子?我咋觉得,对待仇人也不过如此了!”

        “你、你……”

        田老头气得火冒三丈,“老三,给我打这臭丫头,这样跟长辈说话,无法无天了。”

        田志泉木着脸,望着眼前的父亲。

        “你不打?老二你给我抽这臭丫头,惯得无法无天,一个女娃还敢跟长辈顶嘴了!”

        “谁敢打我姑娘!”

        张春花往田小芽面前一挡,“爹,您这样做事,就是您一碗水没端平,孩子说几句公道话咋了?欺负人还不让人说话了,还让不让人活了。”

        干嚎了两声,田春花一把拽住丈夫衣服领子,“田志泉,当初我跟你结婚,你咋跟我说的!你说虽然你穷,但你绝不让我受苦,以后咱们的孩子也绝不被人欺负!

        现在呢?我被你大姐打耳光,芽芽被你们全家欺负!不讲理的人还厉害了,这世道还有天理吗?你们老田家合起伙来欺负我们娘几个人,我要去找妇联的同志,我要让周围村子的人都知道,你们老田家是咋样不讲理,咋样欺负人的。

        田志泉,你对得起我吗?你这样对我们娘几个,亏不亏心!”

        张春花当着全村人的面,捂着脸呜呜哭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