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九章 想明白了

第五十九章 想明白了

        “家里事让一个外人掺和啥!”

        看田志刚脸色突变,田小芽心里就有底了,请医生?哄鬼呢!

        “大伯说的是,霍启东去不合适!三哥你跑得快,你去请。”

        “哎!”田爱民大声应道。

        “不要去!”

        田志刚声如暴雷,惊得众人全都望着他,他反应过来不妥,连忙收起脸上的紧张表情。

        “我是说这事已经看过了,没必要再劳动白先生,每次上门来都要花钱。结婚的事情说简单也简单,先定下亲,再让姑娘上门看看姆妈,兴许姆妈一高兴就好了。

        相中的那家姑娘,一脸的福气相,姆妈见了一定喜欢。”

        “奶奶喜欢是挺好,不过我觉得光冲喜是不够的,现在要讲科学,奶奶都病得那么厉害了,就该去医院看病,不行就住院,该怎么治就怎么治。

        而且去医院看病,跟冲喜也不矛盾,可以边儿看病边儿冲喜,爹你说对不。”

        “小芽,你奶多疼你,你咋就盼着你奶住院呢!”

        田志刚一句话,话里隐隐透着的意思就成了,田小芽盼着老人出事,心眼坏极了。

        “大哥,你这话啥意思?啥叫盼着姆妈住院,孩子不也是担心自己奶奶,给你说的我娃不盼着老人好似的。”

        “三哥,愣着干啥,快去请白爷爷。”

        田爱民挣脱大伯的手,飞一般地跑出去,田志刚右脸颊遏制不住地肌肉抽搐。

        要先把钱借到,否则白折腾!

        他定下心破釜沉舟,“三弟,你是要大哥给你下跪,你才肯帮忙是不是?行!我跪,为了孩子为了老太太,我跪!”

        田志刚晃了晃身体,双眼一闭,一副受尽委屈的模样,对着田志泉就要跪下去。

        “二弟,不要跪!二弟!”

        田慧一把拽住田志刚。

        “大姐,你别拉我,为了姆妈,我这张脸不算啥。”

        “二哥,你别这样,我哪有钱借给你!”

        田志泉急得满头大汗,死死拽着田志刚胳膊,生怕他一下就沉下去了。

        田小芽冷眼看了十几秒,大伯还真会玩套路,她悄悄对姆妈说了两句话。

        张春花一把扯过丈夫,田小芽一下拉过田慧。

        “三弟,大哥给你下跪了!大哥求你了。”

        田志刚一脸悲戚,围观的乡亲全都一脸不忍,看着田志刚下跪,可三秒后,众人惊愕,田志泉也懵了。

        田志刚又高声喊着什么三弟大哥给你跪下了,可他只是嘴上喊喊,身体做做样子,根本就不跪,而是演戏。

        “大伯,没人拉着您,您睁眼看看周围。”

        田志刚正闭着眼睛假装悲情,突然听到周围高低不一的低笑,睁开眼睛一看,身边儿拉着自己的人呢!

        对上乡亲戏谑的眼神,他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口干舌燥不知咋办,就在这时,田老头拐着小步子来了。

        “老三。”

        “爹!”

        看到自己爹来了,田志泉连忙上前搀扶,被田老头一把推开。

        “老三,老二找你借钱,你就给个痛快话,借不借?你姆妈病得厉害,现在她的命就在你手里,让文文把对象领回去,你姆妈的病就能好一大半。”

        田志泉皱皱眉,“爹,爱文结婚,姆妈的病就能好?谁说的。”

        “白先生!他说你姆妈一半是被这臭丫头气得!”田老汉点点田小芽,“一半是这么多年操心劳累,临了子女不理解,她伤心难过脑子里胡思乱想,让病情加重。”

        自己气得!田小芽表示不背锅,刚要开口被父亲拦住。

        “爹,小芽怎么气姆妈了?那天的事您也看见了,左右邻居也都看到了,姆妈上来掀桌子,我丈母娘和大嫂可都在,姆妈这是没把我当人,打春花的脸呢。

        还有爹您说我可以,说我姑娘不行!我姑娘那天说啥了,就气着姆妈了,我觉得我姑娘说的没错。爹你回去就该多劝劝姆妈,气性别那么大,就像芽芽说的,请个观音菩萨在屋里念念佛,也能宽慰姆妈心情。”

        “你!你……”

        田老头气得指着儿子的手忍不住哆嗦。

        田小芽瞪大眼睛,没想到爹这么威武,他之前被奶奶骂可不是这样的,原主的记忆里,田志泉面对自己爹妈发难从来不还嘴,今天是怎么了?

        田小芽不知道,她去魔都的时候,田志泉为了她学习的事情,专门去了趟学校,谁知班主任把姑娘夸的,听着都不像自家姑娘。

        他才得知,姑娘不光学习好,还特别聪明,而且用老师的话说,有远见有见识,将来必成大才。

        回来后他想了很久,觉得自己以前那样做不对,亏待媳妇和孩子们,就像媳妇骂他,一直忍着就被变本加厉的欺负,自己到底跟谁是一家。

        他想明白了,媳妇才是跟自己过一辈子的人,他不想半夜醒来,听到媳妇捂着枕巾压抑的哭声,也不想每次看到姑娘被爹娘欺负后,委屈的眼神。

        爹娘对他有养育之恩,可他跟爹娘就生活短短二十年,五六十年都是跟媳妇和孩子们在一起,尤其是媳妇照顾他吃喝,给他生了五个孩子,嫁给他的时候啥都没要,还从娘家带了不少东西贴补。

        他不能再这样下去,如果爹娘还要胡搅蛮缠,那就让他当个不孝子!

        宁可让全村人骂自己不孝,也不想让媳妇孩子再受委屈。

        田志泉心中天人交战,说出刚才那番话,看着爹气得手抖,他心里也很内疚,姆妈病得厉害,他是真不知道,要是知道他怎么会不去看。

        “爹,我……”

        “爹,白爷爷来了。”

        田志泉话还没说,就被三儿子打断。

        远处田爱民拽着白先生快速往自家方向走,的亏白先生身体不错,就这样也被田爱民拽得气喘吁吁。

        田志刚看到白先生来了,一下急了,拽过田老汉想说小话。

        不过田小芽可不给他这个机会,“白爷爷,我奶病得可厉害了,您给看病后咋没抓药呢?”

        “啥?你奶病了?”

        白老先生皱眉道:“臭小子,你拽死我了,你奶病得厉不厉害,快带我去瞧病人啊!”

        此话一出,围观的村民们面露疑色,小声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