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八章 冲喜

第五十八章 冲喜

        田爱民心头划过一抹浓浓的危机感,霍启东这臭小子刚才说什么?他要保护姆妈?

        就连他也要跟自己争宠吗?

        田爱民迅速窜到妹妹面前,“大姑,你要再敢动我骂一下,别怪我不客气!”

        见张春花孩子一个两个在自己面前蹦跶,田慧气急败坏地扑上去,伸手就要拉扯张春花,“张春花你把老田家的孩子都养歪了!”

        “啊!”

        田慧腰部传来巨大的一股推力,失去平衡跌在地上。

        田爱民一下愣住了,他没觉得自己用力,大姑怎么就坐地下了,而且这次大姑没动手,难道她不是要打姆妈?

        “田志泉!”

        田慧撕心裂肺地喊了一声,“你还是不是我弟弟!你要让你孩子打死我!行啊,老三你有钱了,你现在敢对你姐动手了!你忘了打小我就背着你把你带大,现在你就眼睁睁看着这群兔崽子欺负我!”

        田慧咬咬牙,“大弟妹,你回去把老二喊来,我惹不起田老三,人家家里有钱,抖起来了。”

        田小芽低声问张春花到底咋回事,大姑跑到家门口闹成这样。

        原来上次田老太回家后,就被自家气得病倒了,现在躺在床上起都起不来。

        田老二心疼老母亲,家里需要添些喜事,打算让二儿子结婚,给田老太冲喜,但是结婚差钱,所以上门借钱。

        田小芽明白了,什么冲喜啊借钱,其实就是要钱,看到自己上次从魔都带回来那么多东西,心里不舒服了,想占便宜的心蠢蠢欲动了。

        田慧还在不依不饶地骂着,诉说自己五岁开始就要做一家九口人的饭,还要照顾田老三,还要拾柴火打猪草,洗衣服喂鸡下地干活。

        “老三,你这个没良心的,姐吃了那么多苦,把你拉扯大,你现在就看着你孩子打我,屁都不放一个。

        自打娶了这个媳妇,你心里就没有姆妈,没有我,你关上门过自己的小日子,现在姆妈生病你也不闻不问,你侄子结婚你也一毛不拔,有钱就不念亲情了。“

        “大姑,你过得不好跟我爹有啥关系,你说小时候是你带大我爹,那你是帮奶奶带孩子,又不是帮我爹。

        本来带孩子是父母的责任,奶奶丢给你,你帮了奶奶,现在你该去奶奶面前表功,找我爹干啥?我爹那么小个孩子,难道打小还欠你一份养育之恩不成。

        其次你说你日子过得苦,打小就干活,生活艰辛我能理解,但是你生活艰辛又不是我爹造成的,那时候谁家不这样?又不是你一个人这么苦!

        再说你要觉得苦,也该去找爷奶他们,是他们让你干这么多活,又不是我爹让你干的,我就不明白了,你自己在奶奶家吃苦受累,关我爹什么事。

        你看我在家,虽然我家穷,可我姆妈每天保证我能吃上鸡蛋,家里长期有红糖,只要我想喝红糖水就有红糖水,姆妈还给我准备了桃酥,只要我想吃就有的吃。

        家里啥好吃的,我爹和姆妈都想着留给我先吃,一把活不让我干,还有我哥哥跟嫂子们也都宠着我惯着我,长这么大我就没下过地,我要下地干农活,姆妈和爹也不让。

        所以你在我家哭诉啥,你过得苦跟我爹没关系,你别在这胡搅蛮缠,如果奶奶和爷爷跟我爹妈一样疼你,你也不会过苦日子。“

        田慧默然,围观的村民也默然。

        很多结婚的妇女没结婚的姑娘,心里琢磨着这句话,打小爹妈就说要疼弟弟要照顾弟弟妹妹,以后有啥好东西往娘家拿,哥哥弟弟才是你的依靠。

        可实际上,她们在家当姑娘的时候就吃苦受累,出嫁后还因为帮娘家太多跟丈夫闹别扭,娘家则永远是那句话,那是你哥哥你弟弟,将来你在婆家受欺负,娘家才是你的依靠!你是不是要跟娘家断了亲戚往来!

        反倒是家中男孩,好吃的紧着他们先吃,过年布料紧张,只有男孩有新衣服穿,自己出钱出力照顾爹妈,爹妈嘴里的孝顺孩子,依旧是家中男孩。

        可农村不都这样吗?男娃才能传宗接代,女娃嫁出去是别人家的,不疼男娃老了谁给养老。

        田慧突然满心委屈,红了眼眶。

        远处田志刚一路小跑,媳妇跟他说动起手来了,还是田小芽跟田爱民两个小辈,反了他们了。

        田志刚以为搬出大姐,外加用孝道压制三弟,他肯定乖乖掏钱,没想到他们先动起手打人了。

        “老三,长能耐了,对大姐动起手来!”

        田志刚连忙把田慧扶起来,“大姐,你没事吧,摔疼了没?田爱民你个兔崽子,你敢推你姑,我今天代你爸好好教训教训你!”

        “二哥,是爱民不对!不该对大姐动手,可大姐上来就扇我媳妇耳光,孩子能不急吗?”

        “大姑,你今天是为了田爱文婚事来的,还是为了奶奶的身体来的?”

        “自然是为了你奶的身体,你奶全都是被你们气得。”

        “那既然是这样,田爱文的事情您就别管,现在都啥年代了,冲喜这种迷信就别讲了,奶要是病得厉害,就该送医院。

        难道爱文哥娶回来的媳妇是医生,能给奶治病?而且结婚不是小事,肯定要花很长时间,奶如果病了,还能这样无休止地等下去?

        出这个冲喜的注意,肯定不是您也不是爷爷奶奶吧,搞不好是假借给奶奶冲喜的名号,给自家谋实惠。

        大姑你这么聪明的人,好好想想,别关心则乱了。“

        田慧突然瞪着二弟田志刚,昨晚回村的人给自己托信,说她姆妈病了,她二弟说病得很厉害,怕熬不过去,万一老太太再走了,请她明天早上赶快回来。

        她当时就觉得,姆妈病得那么厉害,二弟怎么不送姆妈去医院,现在慢慢反应过来了,什么给姆妈冲喜让姆妈身体好起来,分明就是老二想从老三这里借一笔钱,还不打算还。

        “大姐,你少听这丫头胡说,姆妈的病我请过隔壁村白先生,白先生说了是忧思成疾,需要喜事让姆妈转移一下注意力。”

        “白爷爷看过?那好,霍启东你赶快去请白爷爷一趟,我问问看我奶奶这病,他是不是开的冲喜的药方。”

        田志刚的脸一下子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