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七章 谁是亲儿子

第五十七章 谁是亲儿子

        田小芽唠唠叨叨说了许久,她觉得自己跟唠叨的中年妇女也没什么区别了,实在是霍启东太不省心。

        她挺纳闷,一个资本主义的私生子,哪来这份傲气,而且不说话的霍启东,偶尔会透出一股贵气。

        “我会努力改掉我这个不跟人沟通的问题。”

        田小芽点点头,有改变的想法,就是好的开始,拍拍霍启东肩头,“我看好你。”

        被人拍肩头,霍启东看着田小芽肉乎乎白嫩嫩的手背,嘴角微微上翘。

        两人回到村里,霍启东默默送田小芽回家,快到门口听到一阵吵闹。

        “老三,你就不怕天打雷劈!”

        还没走到家门口,一个尖锐带着愤怒的声音响彻云霄。

        “天天说自己孝顺,原来是个偷奸耍滑的主,你要真孝顺,姆妈就不会被你气病!

        姆妈现在病得在床上起不来,你要眼睁睁看着姆妈死掉才罢休吗?

        你大哥现在最难,你侄子不吃不喝在家熬着,你真的眼看着他熬垮自己的身体吗?

        大姐,你说说呀,你看老三媳妇,她这是要逼死姆妈呢!”

        说话的田家大儿媳,还有田老太的大姑娘田慧。

        “张春花,你果然是恨不得我妈死!”

        天慧气急败坏地突然抬手,重重一巴掌抽在张春花脸上。

        霍启东猛地眼睛微眯,还没待他动手,就看到田小芽如一颗愤怒的炮弹,飞速冲过去,一把将田慧推倒在地。

        他忍不住眼角抽搐,刚才谁跟自己说,和气生财,和气才能有好人缘,和气万事兴,不要动怒,不要被外界所影响,从而丧失理智。

        冲动是魔鬼!

        所以这是和气?这是不冲动?这是理智?

        被田小芽撞倒的田慧,气急败坏地爬起来,愤怒地用指头虚戳着田小芽额头,“臭丫头,敢跟长辈动手,惯得你无法无天。”

        “你再动我姆妈一下试试,不管你是谁,就算是我爹,我也照打不误!”

        说完田小芽狠狠瞪了眼周围的三个哥哥。

        “姆妈被人欺负了,你们还看着!”

        三个哥哥被妹妹骂的惭愧万分,尤其是老大田爱国,他知道大姑强势,但没想到大姑会对姆妈动手。

        “你最好把手拿开,我跟你没什么交情,再敢在我家撒泼耍横,我就揍你!”

        没什么交情?霍启东楞了一下,觉得这话有问题,但也没想什么,悄悄来到田小芽身后。

        说完田小芽活动了一下手腕,往后退一步拉开架势,后背撞到了什么,回头一看霍启东。

        “你在这干啥?别掺和,先回去吧。”

        田小芽发现霍启东又一身漆黑,那股子黑气跟小火苗似的,又开始飘荡起来。

        只是她不明白,又有谁让他愤怒了?

        田小芽扶着张春花,看到她脸颊上一片红肿,气得咬牙切齿,旁边儿田慧还在不停叫骂,只是此刻张春花面前有三个儿子,身边儿还有个虎视眈眈的姑娘,她不敢上前。

        “老三!这就是你媳妇!你再不管管她,就要骑到你头上拉屎撒尿了。”

        “我姆妈咋了?”

        “咋了?你姆妈把你们教的多好,还要跟我动手!别忘了你们姓田。”

        田小芽冷笑一声,“感情我姆妈被人打,我还不能还手了,你满村去问问,有这个道理没。还有你跟我讲姓什么,我告诉你我们全家都姓田,包括我姆妈是田家的媳妇,反倒是大姑你,嫁出去你就是别家的人了,有什么资格管姓田家的事。”

        “姆妈,疼吗?”

        看到张春花脸上的红印子越肿越高,上面还出现一个巴掌印,田小芽心疼极了,悄悄在手心凝聚蓝色灵气,轻轻摸了摸张春花的脸,看到灵气慢慢均匀渗入,她才松了口气。

        张春花只觉得火辣辣的脸颊,突然清凉许多,也不那么疼了,喘了口气。

        “大姐,您说姆妈病了,这事我跟志泉不知道,不是我们故意不去看姆妈。您今天跟大嫂上门,不就是想逼着我们拿钱吗?

        有事说事,拿姆妈生病的事扯什么野棉花。”

        田小芽默不作声,原来如此,她估计奶奶生病是假,要钱是真,只是她还真好意思,从没对田志泉一家给过一次笑脸,凭啥好意思要钱。

        “姆妈生病都是被你和这个臭丫头气的!就是你在家教的,教的孩子不尊敬老人,顶撞老人!”

        田小芽看了一眼站在一边儿垂头丧气的田志泉,心道得了,这个爹指望不上。

        “大姑,我怎么不尊重奶奶顶撞奶奶了?你在现场吗?”

        “还用我看,就你现在这样跟我说话,你就是个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

        上升到人生攻击,田小芽忍不了了,鄙夷道:“我是东西,那你是什么?你不是个东西?”

        “你、你骂人!”

        田慧没想到自己五十多岁的人,被一个小辈骂了,当下扬手就要给田小芽几耳光,好好教训她一下。

        只是胳膊还没甩下来,就被一只手死死攥住,跟老虎钳子般死死捏着她手腕,疼得她忍不住跳脚,“你这个野种,兔崽子,没人要的野孩子,小资本家!你敢抓我,我让我侄子们打死你!”

        田小芽有些惊讶,霍启东怎么动手了!然后她看到霍启东身上的黑气,通过手掌一丝丝渗入田慧,忍不住一哆嗦,这人惹不起,这人自带诅咒体质,她看到两次了,黑气钻进人体,这个人就倒霉,太邪了。

        “你给我松开!”

        田慧挣扎起来,霍启东被她带着左右摇晃,但依旧挡在田小芽面前,死活不松手。

        眼角注意着田小芽的安全,却看到她眼底的惊讶。

        自己出身不好,没什么好名声,如果连累了小芽,他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

        “田婶对我好,你要打田婶就不行。”

        我对这个小野种好?张春花有些茫然,自己啥时候对他好过,不过自家吃食姑娘也给他带过不少,是个知恩图报的孩子。

        张春花迅速自我理解了霍启东话中的意思。

        “霍启东,这是我家的事,你别管快回去。”

        “不行!”霍启东眼神闪了闪沉声,“只要我在,你就别想欺负田婶。”

        田家三子互相望着,这小子才是姆妈的亲儿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