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五十四章 都给我乖乖地

第五十四章 都给我乖乖地

        “山田先生,我们相信专家的能力,但是我们也很重视厂子里技术人员的意见,既然大家僵持不下,不如请专业机构进行检修鉴定,我知道你们国家的技术能力很好,所以我们可以请德国最大的鉴定机构来鉴定,德国的技术水平,大家都知道,全球第一,您看可以吗?”

        田小芽刚说完,几个日本技术员脸色立刻白了,频频给副课长递眼色,山田当然也知道,这里面有猫腻,经不起鉴定,尤其是德国专家,那岂不是丢人丢到国际上了。

        “我们再回去讨论下检修方案。”

        山田脸色僵硬地带着众人回去,下午就同意了厂子提出的检修意见,本以为可以开始干活了,谁知道厂长又拿出一个检修协议,请山田签字。

        “这是什么东西?”

        丽娜迅速翻看着协议,然后将内容翻译给山田听。

        “岂有此理。”山田勃然大怒,“如果你们信不过我们的检修质量,可以不修,我们也省些麻烦。”

        “山田先生,您别生气,首先这是购买设备的合同,上面白纸黑字写着,终身提供维修保障,你们维修是义务,再说我们付费了,连价格都没谈。

        而且你们也说了,设备如果不是原厂维修,你们不再对设备质量负责,所以你们相当于在合同中规定死了,设备只有你们修才可以,否则以后的易损件都不提供,我们不得不找你们维修。

        那么为了保证维修质量,我们草拟的协议很公平,大家都是为了让设备早日正常,不知道山田先生是对自己团队的技术能力信不过,还是对你们厂的设备信不过,所以不敢签署协议。”

        话都说的这个份上,山田此刻是骑虎难下,不修也得修,否则厂子按照合同起诉他们拒绝保修,给公司名誉造成巨大损失。

        山田咬咬牙,低声跟技术员说了几句话,几个人频频弯腰点头。

        田小芽笑着,山田此刻是没办法避开自己,说的日语非常快,她没听懂内容,不过她无所谓,总是见招拆招的。

        “我们检修设备,不允许有人旁观,除了我们的技术人员,其他人全部离场。”

        “这是自然。”

        田小芽告诉厂长后,屋里的人全都撤走,只剩下山田和几个技术员,连丽娜都被山田撵了出去。

        等人都走后,山田板着脸一脸愤怒模样,用日语说了一大堆话,语气严肃甚至还出现八格牙路这种华国人民虽然听不懂,但一听就知道不是好话的话。

        几个技术员不停鞠躬,连连点头,山田耍够了威风,这才板着脸甩手离开。

        从这一天起,厂里再安排日本专家团吃饭,一律被拒绝,就连丽娜见到田小芽都没有好脸色,厂里对山田组用协议威逼,山田的怒火也波及到了她。

        这些都无所谓,第二天看到检修录像后,伍师傅激动万分,恨不得钻进电视机屏幕里面,仔细看日本人怎么操作。

        “伍师傅,您别着急,这里还有不同角度拍摄的录像带,您慢慢开,就是辛苦您了,要盯着电视机看很久。”

        伍叶松摆摆手,话都没接,眼睛一转不转地盯着屏幕。

        田小芽拉过厂长低声说了几句话,厂长嘴角露出一抹笑容,有这些录像带,山田要是最后敢出幺蛾子,就有治他的法宝。

        一连订了三日,看到伍叶松师傅两眼放光,到了晚上就去厂房里摸索设备,田小芽的心渐渐踏实,偷艺的关键是学会,她能想办法把别人的技术偷出来,可如果学不会也是白搭。

        抽了一天时间出来,她约着霍启东去汉正街卖袜子。

        汉正街是武汉最大的贸易批发一条街,以前田小芽还专门做过一篇关于小商品贸易的报道,寻根溯源才发现,汉正街当年出现小商品市场远早于义乌,只是论做生意和魄力以及地理优势,江浙一带更厉害,义乌把小商品做大做强。

        可其实汉正街这条贸易街有五百多年离世,在1979年末运动结束后就开始复苏,到了1982年更是呈现了欣欣向荣的形象,不知道现在的汉正街是啥样,她去汉正街主要目的不是卖袜子,而是观察一下批发袜子的档口。

        “田小芽,咱们去那么远,车票都要一块二,太贵了。”

        “霍启东,汉正街此刻是全国最活跃也是中部最大的小商品市场,卖袜子是次要,我还想去看看那边儿的批发档口,把咱们买的玻璃丝袜带上两百双,我去问问价。”

        见田小芽一幅胸有成竹的样子,霍启东沉思起来。

        一共转了三趟车,历时三个多小时,终于到了汉正街,田小芽一边儿感慨武汉的大,一边儿又为长江震惊,这时候的长江比她前世看到的更宽阔更宏大,水流也更清澈,唯一不变的是长江大桥。

        两人来到汉正街,田小芽看到街边儿就有卖小商品的大嫂,在给了一双尼龙袜后得知,街边儿可以随便卖东西,有人来收租金,就给钱,一天两块。

        霍启东瞪大眼睛,在武昌县城的大集市,一天摊位费两毛,到了这里就两块了,就换了一个地方而已。

        “换了一个地方,摊位费就涨了十倍,可你看看汉正街的人流量,你再看看这里做生意的老板们,这么贵的地方还这么多人来,一定有过人之处。”

        果然短短几分钟,就有好多人问过袜子的价格,尼龙袜薄的一块八,厚的两块二,白色蕾丝袜两块八,价格都略微高一些。

        果然听到价格后,零买的人走了,批发的人讲了下价格,觉得太贵不划算也走了。

        “小姑娘,你这袜子价格太贵,在这里不好卖。”隔壁大嫂白得一双尼龙袜,刚才听田小芽吆喝还是魔都的,见他们卖不掉,便好心提醒他们。

        “大婶,这是为啥?我也很奇怪。”

        “你在的这片区域,是便宜区,你去看看,几毛钱的袜子都有,谁会买这么贵的。”

        “可是我的质量好,你只管穿三年都不会破,而且尼龙袜本来就不便宜,魔都都是用进口设备做出来的,你看这个弹力和手感,比那些几毛钱的袜子强多了。”

        田小芽说完此话后,大婶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