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分歧

第五十三章 分歧

        “以后别舍不得花钱,中午的面条也是素面吧。”

        霍启东没做声,心底有一丝隐隐的高兴,这种被人关心的感觉,以前只有外婆给过自己温暖。

        “中午吃面条就吃荤的,现在天气热,冰棍也吃两根,别热中暑了。晚上早点回来,坐车回来别走路。钱是赚出来的不是省出来的。”

        “我舍不得,长这么大,从没吃过冰棍,每次看到卖冰棍的来村里,我都想尝一尝,可我没钱,稍微有点钱我也想给外婆买药吃。”

        这是霍启东头一次向外人吐露自己的心声,就连外婆他都没说过。

        田小芽有些心酸,霍启东让她想到自己曾经采访过的一个山区孩子,三个孩子是留守儿童,家里穷母亲跑了,父亲在外面打工,三个孩子跟着瘸腿奶奶种田吃饭上学,他们从没吃过雪糕。

        奶奶说没钱买,也不敢买给他们吃,因为如果他们尝到了雪糕的滋味,以后却吃不起,那样更痛苦。

        那一刻奶奶有些有愧的模样深深烙印在她心里,让她格外心酸,那种感觉就如同此刻。

        霍启东却笑笑,“我不是让你同情我,我只是、只是想告诉你,我特别感谢你,不论以前还是现在。

        以前要不是你给我些吃的,我可能真饿死了,托你的福我吃到了很多好吃的。现在又是你带着我赚钱,我以前太不知好歹。你这么多哥哥,随便谁都可以给你帮忙。”

        “不,我家四哥要上班,其他三个哥哥并不适合做生意,我不是帮你,这一切都是你自己的努力,因为你做得好,我才愿意让你参与其中。

        而且这些钱本就是你该得的,或许我给的有点多,但我一直都相信,一个好的合作伙伴,绝对不是钱能衡量的,希望你以后也不要让我失望。”

        西瓜切好了,大家围坐在院子里吃西瓜,田小芽跟霍启东坐在一边儿,一个问着今天生意的情况,一个回答。

        两人脑袋挨在一起,与夜色融在一起。

        霍启东听了田小芽的话,每个市场就去一次,然后换地方,而且每个地方相隔一些距离,这是商品饱和原理。

        霍启东听的津津有味,他觉得田小芽变了,彻彻底底地变了,以前蛮不讲理犯浑,现在仿佛换了个人一般,好像无所不知一般。

        “你上次带了那么多东西回去,现在也不干活,你大舅说你吗?如果他们为难你,我去让我爸找他,毕竟你跟我是合作关系。”

        霍启东摇摇头,“上次回去他们看到我买了这么多东西,虽然闹腾了一番,但不敢像以前那样动不动撵我走了。这次我出去做生意,给了我大舅十块钱,我说这钱一天一块,就当我不干活给的伙食费,他挺高兴的,我大舅妈今天早上还跟我说,晚上给我留饭。”

        田小芽从霍启东轻松的口气中,以后听出一股悲哀,一家人生活了十几年,最后还不如钱管用,可很多亲情确实比不过金钱。

        “以后等条件好了,就去市里买房子,你可以把奶奶接出去单住,不愿搭理的人,就不搭理。”

        “可以去市里买房吗?”

        田小芽笑了起来,“当然可以了,以后咱们走袜子批发,要把玻璃丝袜武汉市甚至整个鄂省的份额都吃下来,买房算什么。”

        “那你买吗?”

        “当然买啊,到时候把我姆妈和爹接过去享福,不让他们干农活了,太辛苦了。”

        那我要跟你买在一起,霍启东默默想着。

        田小芽憧憬着美好的未来,买个大房子,还要装空调彩电,这样夏天就不热了,看电视也不用去村长家,跟大家挤在一起,想看啥就看啥。

        因为这几日县城没有大集市,霍启东在家休息,田小芽继续去袜子厂,今天开始干活了,她很期待。

        别说日本检修工看到机器后,二话不说开始查找问题,当天就列出一个厚厚的清单,上面是维修内容,最后是维修报价,厂长看到这个报价,心脏病差点出来,四十多万,这钱在国内买织袜机,都可以买两三台了。

        这事他做不了主,这是镇上集体企业,拿了报价单找镇长,安夏喊来伍叶松师傅,让他看这些东西是否全都合理,毕竟可修就不换,实在没钱。

        李颜庭看到报价单也有些震惊,四十多万,此刻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伍叶松审查报价单,厂子对日本检修团又是一顿热情招待,不同的是几个维修师傅吃饭的包间里放着一台收音机,里面放着日本名歌樱花。

        这个磁带是田小芽找丽娜借的,她还准备了一盘磁带,空白磁带用于录音,当这些检修工吃到正酣的时候,就会悄悄换成录音磁带。

        晚上日本人休息去了,田小芽拿着录音磁带仔细分辨里面的话,果然有工匠精神的日本人也不可信,很多东西不用换也不用修,擦擦就能用,他们也列在更换清单里。

        晚上田小芽跟伍叶松和小曹三人一起加班,她翻译,伍叶松看着视频做判断,把清单中不需要检修和更换的项目挑出来。

        翌日一早,日本人看着报价单用红笔勾画的项目,有些震惊,他们不相信中国工程师会看出问题,这可是他们单位的机器,他们说什么就是什么。

        伍叶松见过这些技术员,可是曹新没见过,曹新按照伍叶松所讲,跟日本技术员进行一番沟通,田小芽做翻译,谈了两个小时。

        日本技术员在现场从气急败坏到无可奈何。

        田小芽隐隐威胁,这次检修资料是会拿去与相同购买设备的长家进行比较,如果存在过度维修赚钱的事情,他们也会通过法律提起诉讼。

        日本公司最要面子,一个大厂的名声,怎么经得起这些污点,哪怕是流言,也够他们几个喝一壶。

        最后通过协商,加上一些可修不换的零部件调整,维修费下降了三分之二。

        山田急了,嚷嚷着如果不按要求维修,设备质量他们不负责。

        “山田先生是信不过你们公司技术检修的能力,还是说我们确实没有按要求修理。”

        “自然是没有按要求修理。”

        山田僵硬着脸,体会到吃人嘴短的难处了,要不是吃了华国人几餐饭,此刻他绝对佛袖而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