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一章 有福气

第五十一章 有福气

        怼完田老太,田家过了几天安静日子,但村里却热闹起来,这些日子大家都在谈论田小芽的本事。

        能从魔都买回袜子,那都是本事了得。

        八十年代末重工业不缺,但是轻工业十分匮乏,所以拿七八十块一个月工资,买米买肉不贵,买袜子香皂却贵的离谱,一双好看的袜子,能顶三斤猪肉。

        由此可见,能拿到批条买回袜子,更是难上加难,村里妇女们脚上穿着尼龙袜,一块二一双,去哪里能买到这么便宜的袜子,还是魔都的,那可是全国最有钱的大城市,那的东西能带动全国时尚的风向标。

        “我就说田志泉家小姑娘有福气,你看她那张脸,多圆润,下巴颏宽宽的,我妈说这孩子一看就福泽深厚。”

        “是的,要不咋她去魔都能拿上批条,那孩子不光有福气,脑子也灵光。

        我看田老太真是老糊涂了,这么孝顺的孙女怎么就百般看不上,要不然她也能跟春花她娘似的,享受小辈的孝顺。”

        “田婶是啥人,你还不知道,最是重男轻女,都啥年代了,女娃在她嘴里还一口一个赔钱货。

        现在女娃比以前精贵多了,说亲娶媳妇,人家张口就是三转一响,还要三金,生儿子就是面子上风光,娶个媳妇扒层皮。”

        “不对,田婶就看不上她三儿子,你看她对老三家多刻薄,老三媳妇生了四个儿子那么能干一个人,也没见她说一句好。”

        “也对。”

        众人点头议论,李素芬脸色越来越白。

        这些日子她也想了些赚钱主意,可苦于没有太多本钱,也不会来事,去镇上学别人倒卖明星片,或者倒卖电影院明星海报,她都没成功。

        她本以为自己重生回来,知道未来发展,按说赚钱应该很容易,可她赔了个精光,一分钱都赚不到。

        现在听到田小芽赚钱如此容易,还带着霍启东一起赚钱,她心里特别不甘,她都知道田小芽在欺骗自己,明明自己就能干的事,为啥带上霍启东,还给他分那么多钱。

        因为田小芽喜欢霍启东,不能再这样下去,自己也要去找霍启东,刷刷存在感,实在不行就装可怜,还要当着霍启东的面,让他看着自己被田小芽欺负。

        李素芬急匆匆跑去找田小芽,没想到扑了个空,还问不出来田小芽的去向。

        到底在搞什么?她越来越觉得田小芽有事瞒着众人。

        昨天村长接到电话,通知田小芽今日去镇上了,此刻她就在镇上袜子厂里。

        买回来的二手设备已经放在厂房中,这次来的专家名单中,没有当初在景纶厂的那个日本专家,兴许人家瞧不上武汉市这种小地方,所以来了一个没听过名字的专家带队,不过翻译还是上次的翻译。

        厂房不大,吊着好几盏大灯泡,一开灯照的通体明亮,而厂房墙面四周高角处,则有镇长李颜庭花大力气弄来的微型摄像头,多角度拍摄,而且用一些装饰物做了伪装,只要不是专门查看,很难发现。

        “伍师傅,这台设备问题大吗?”

        景纶厂的伍叶松老师傅带着小曹查看了一番。

        “问题不小,放了这么久,设备也没有按期维护润滑,很多零部件都要保养,好在日本人设备质量好,只要没故障,擦干净加油就能用。”

        “伍师傅,到时候只能全程拍下来日本人维修过程,您只能看录像,学习起来有一定困难。

        不过您不用太担心,如果看不懂,咱们就把设备搞坏,让他们再修一次,反正您什么时候看明白,咱们什么时候就算他们修好了。”

        “田姑娘,你的意思是?”伍叶松有些激动。

        “我打算让日本人修设备,录制他们修设备的摄像,您看懂了咱们就拆开了尝试,如果您看不懂,咱们就故意搞坏,让他再修。”

        “那他们要是不干怎么办?而且日本人的设备,哪有这么容易坏的?”

        “伍师傅,您太实在了。怎么就不会坏?只要是设备就有坏的可能性,到时候扯皮您就甭管了,我想厂长会有办法的。到时候见招拆招。”

        田小芽一句话定下基调,厂长搓搓手,眼里凝聚出三分希望,袜子厂也许真的有救了。

        日本专家组很快来了,霍启东也拿出自己的定价表,还选定了卖袜子的地方,是武汉市内的市场,霍启东给出成本计算,来回车费一块钱,但是可以卖出更高的价格,因为城里人有更高的购买力。

        田小芽不置可否,同意让他试试,但她本人却没办法跟着,于是跟姆妈打了声招呼,让大嫂杨娟跟着。

        稻谷收割完了,后面是晒和脱壳,家里用不了太多人,张春花同意了,关键是老姑娘说了,需要大嫂盯着霍启东,那么多钱怕他一个人捣鬼,张春花深以为然,这可是自家买卖。

        晚上张春花把大儿媳妇叫入房间,杨娟这才知道,袜子居然是小姑子白得的,是啥残次品,所以不要钱随便拿。

        那么好的袜子,咋能是残次品,她脚上就是尼龙袜,穿着舒服得很,还跟脚透气。

        田小芽大致解释了一下操作方式,杨娟震惊了,继而是深深地佩服,读书的就是不一样,小姑子这脑子反应真快。

        “大嫂,此事一定要报名,谁都不能说,只有咱们三人知道袜子是白得的,要是走漏了风声,村里的妇女们知道袜子是我免费拿回来,却卖给她们一块二,那咱家就没发在村里待了。”

        杨娟想了想村里的妇女同志们,忍不住在七月天打了个冷战,脑海里想象着一群妇女朝自己奔来,光想想就可怕。

        “我一定不说,我连晚上睡觉都闭住嘴。”

        第二天,杨娟开启了小商贩生活,一大早霍启东穿着麻绳背了四包袜子,杨娟扛了两包,但最后田小芽只让二人带了两包。

        “大嫂,别舍不得,天气太热,该吃冰棍吃冰棍,该喝茶就喝茶。”

        田小芽早饭吃了不少,她特意让姆妈给她炒了碗蛋炒饭,一会儿要做大事,吃饱了她觉得浑身有劲。

        她早早到了镇袜子厂,等候日本专家团的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