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九章 我作证

第四十九章 我作证

        田老头心有不甘,他知道媳妇来,以为多少能弄点东西回去,没想到这个臭丫头,把媳妇给气晕了。

        “奶奶晕了?”

        田小芽盯着田老太的脸看了几十秒,发现田老太眼皮子微不可查地颤了颤,露出笑容。

        “爷,奶晕了,正好姆妈刚才纳鞋底,用锥子扎一下人中,奶就能醒,我去拿!”

        说完田小芽蹭蹭跑里屋拿了锥子,果然她一靠近田老太,就看到她眼皮子抖得更快了。

        “爷,你把奶扶住了,我狠狠扎一下,准保让奶醒来,一、二、三!”

        “哎呦,我的妈呀!疼死我了!”

        田老太一个蹦子跳起来,“咚”一声狠狠撞在田老头额头,将其撞翻,满院子嗷嚎乱叫,“黑心肝的臭丫头,你要扎死我啊!”

        说了两声后,发现大家都看着她,田小芽笑嘻嘻地望着自己,这才觉得有点不对。

        “奶,我没扎你,我想着奶眼皮子不停颤抖,怕是没晕过去,果然说一句话就醒了。”

        说完田小芽将背在身后的手拿出来,锥子就在她手里握着,刚才她故意那样做,就是让父老乡亲看清楚的。

        这下大家都无语了,田老太这太过分了,哪有这样坑亲孙女,欺负儿子一家的。

        “她田婶,志泉大哥是你捡来的吧,您不去戏班子唱戏是在可惜了,要不是小芽这孩子背着手,我们还以为人孩子把你怎么地了!”

        “田大哥,您赶快把嫂子带回家吧,这么大年纪了,丢不丢人!”

        田老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彻底挂不住了,一把拽过田老太,照着她屁股上啪啪几下,众人全都错愕。

        “要你好好在家待着,非要过来自讨没趣。眼皮子这么浅,啥都看在眼里。我跟你说过,我们两个老家伙,能动弹就自己种田养活自己,不能动弹了就一把耗子药结束自己。

        非要过来讨个没脸,那儿子媳妇是一家子,你过来跟他们闹,自然是你吃亏!行了,跟我回家,他们愿意孝顺谁就孝顺谁,反正咱不指望他。”

        “爸!”

        张春花真的生气了,人家公公谁会挑儿媳妇的礼,除了婆婆胡搅蛮缠,公共通常都保持缄默,可自己这个公爹,平日里别看话不多,说出来的话能把人气死,比婆婆还算计。

        只是她还没说话,就被姑娘拽住了。

        “爷,你扶着奶慢点走!回去也请个观音给奶,让奶好好拜拜,求菩萨啥都有!反正我爹和姆妈奶一辈子都瞧不上,我买的东西实在不敢给奶送去,怕被奶骂,您就让大伯和小叔给你们买吧,他们买的合心意。

        我家这一桌子粮食啊,真是糟蹋了。好在这几块毛呢料子没弄脏。外婆你赶快装起来,别一会儿再被人惦记!”

        “我不走!”田老太从老头怀里挣扎出来。

        “这东西是花我儿钱买的,不许给杨金英。”

        田志泉眸色沉沉,“姆妈,这钱是芽芽自己赚的,儿子没出一分钱。”

        “你哄鬼呢,她一个小屁孩赚钱!”田老太心态崩了,扯着嗓子尖声嚷嚷。

        “我作证,田小芽去魔都赚的钱,全都买了礼物送给家里人。”

        院子里进来一个人,田小芽瞳孔微缩,霍启东!

        他怎么来了?还好心地帮我做证?是了,他定时冲着袜子来的,这小子怕我把袜子都送完,这小子太鸡贼了!

        田小芽没看到,霍启东垂下的目光中,有一丝怜惜,还有一抹愤怒。

        田小芽蓦地瞪大眼睛,霍启东身上有一缕黑气钻到田老太身体里,这家伙恨田老太,难道以前田老太往死里欺负过他?原主的记忆里怎么没有啊!

        “你个小野种,滚一边儿去!”

        随着田老太的呵斥,田小芽看到更大一坨黑气钻进田老太嘴里,她的脸瞬间就乌黑乌黑。

        “奶,我在魔都景纶袜子厂弄到一张批条,赚了点钱,便买了些东西回家,所以这些东西我想给谁就给谁,我爹和姆妈都不能做我的主。

        当然我不是不想孝顺奶,只是您每次都骂我赔钱玩意,我家送的东西也是百般看不上,我这不是不想让您生气吗?我买的衣服和吃食,万一给您穿出病来,吃出病来,我罪过可就大了。”

        全村人哄堂大笑,隔壁爬梯子看热闹的婶子,直接笑得摔下去,揉腰在隔壁大声道:“田婶子,您不是最瞧不上芽芽吗?咋她的东西您瞧得上?”

        “丢人现眼的东西,还不走吗!”

        田老头一脚踹在田老太身上,然后拽着她走了。

        “大家散了吧,没啥看的了,散了吧。”

        张春花在门口撵人,只是大家热闹没看完,都笑嘻嘻地不走。

        “小芽,你真赚了这么多钱?没说给大家带点啥好东西?”

        “婶子您说笑了,哪里赚啥钱了,就买了点东西给老人和爹妈。”

        “不会吧,那天大家都看到爱民,推着一平板车的尿素袋子,都装的啥好东西啊?春花,给我们看看呗。”

        “看啥看,好容易做点好菜,全都糟蹋了,我还要给我姆妈做饭呢。”

        “看看呗春花。”

        妇女们起哄。

        杨娟和周冬梅两人已经去收拾桌子了,张春花被几个嫂子一把拽住不让走。

        田小芽望着远处的霍启东,想了想道:“霍启东,过来帮个忙。”

        刚才霍启东也不知道自己为啥,会替田小芽出头,正在外面懊恼纠结,听到田小芽叫自己,又不由自主地走进田家院子里。

        “咱们去拿几包袜子出来,你脑子灵活算账快,你收钱,到时候一起算总账分钱。”

        霍启东半天没动,田小芽还要带着自己卖袜子?他心里有些酸酸的,田小芽为啥这样!这些袜子她一个人卖就足够了,回来的路上他听到她的计划,羡慕极了。

        可他从没想过占便宜,因为田小芽一个人足够了,袜子也是他要来的,自己这次分四百多快,已经是受她照顾,怎么还能占这个便宜。

        他混混沌沌地跟田小芽一起,扛了两包袜子出来。

        田小芽解开袋子,众人全都围上来,满满两袋袜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