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别想欺负人

第四十七章 别想欺负人

        碗、碟、筷子、鱼、肉、白饭,如倒塌的大厦,呼啦啦碎了一地,菜汤米饭在地上变成了五颜六色的调色盘。

        田志泉惊呆了,望着姆妈,半张着嘴,脑子一片空白,说不出一句话。

        所有人同样惊呆了,就连三个小孩子,都不明白老太为何这样。

        “姆妈,你这是……”

        “我白生你这儿子了,不孝的白眼狼!”

        田志泉话还没说完,就被田老太粗声粗气打断,然后田老太一头撞向儿子,把田志泉撞得一趔趄。

        随后她一屁股坐在院子里,拍着腿嚎啕大哭,“我咋这么命苦,生个儿子胳膊肘朝外拐,对亲妈不闻不问,把儿媳妇的妈当亲妈,我就不该活着,让儿子嫌弃,老天爷你干脆发个雷把我劈死吧。”

        左右邻居听到动静,先跑出来看热闹,路过的人也站在门外朝院子里张望。

        “姆妈,这是咋了,您生这么大气,儿子到底咋了,您直说,别在这哭了行不,咱进屋行不!”

        听到儿子还问自己为啥生气,田老太真觉得自己要气死了,扬起手照着田志泉脸上“啪啪”就是两巴掌。

        “我……我当初咋不把你溺死在便盆里!”

        田志泉也快五十的人了,当年在村里也是抢水的一员大将,人要脸树要皮,在村里也是做爷爷的人,居然被母亲当着左右邻居和村里人的面,给了两巴掌。

        这不是两巴掌,这是踩他的尊严,打掉他的脸。

        田小芽看到爹僵硬地身子一动不动,便知道奶奶闹得太过分了,打人不打脸,这个奶奶从来没把爹当过亲生儿子。

        “奶,不知啥事,您生这么大的火?我外婆难得来一次,一年吃不上姆妈做的一次饭,您一来不问青红皂白,先把桌子掀了,那些大米肉菜全都浪费了。

        奶,咱农民不能浪费粮食,这些都是大家用汗珠子换来的粮食,您生气打我爹都行,干嘛糟蹋粮食,粮食也没招您惹您,我家就这几个瓷盘子,这下全碎了,您是不是还要把锅砸了,不让我家过日子就对了。”

        看到田小芽,田老太气愤非常,可她又不能直说,这个臭丫头带了那么多东西回来,都不知道去给她送一些,摆明没把她这个当奶奶的放在眼里。

        “你是谁啊?喊我奶,我以为你去了趟魔都,都不认识人了,听说昨你就回来了,都不说去看看我跟你爷,根本没把长辈放在眼里。

        也不知道怎么教出来的,跟你爹一样不孝。”

        田小芽深吸一口气,瞟了眼站在一边儿依旧僵硬的便宜爹,他能忍自己可不忍,来到这个时代,她除了努力让自己过上好日子之外,就是绝对不受鸟气。

        “我爹不孝?爷爷有一年摔断腿,是谁背着爷爷去医院、住院、陪床,就连出钱我家也是拿大头,大伯家里农活一点没耽误,只有我家那年稻谷少了三成。

        奶您闹着要盖新房,是我爹在那天天干活,出钱出力,还搭上他自己的人情,请来那么多叔叔伯伯过来帮忙,欠下的人情也都是我爹还。

        大伯不舍得做好饭好菜,最后是我姆妈在家里炒好菜做好饭端过去,如果是给您和爷爷住,我爹多孝顺点没啥。

        可您说跟爷爷一起住的三间大瓦房,最后怎么就成了大堂哥的婚房了,如果是大表哥结婚盖新房,那也不该我爹出钱吧,那时候我二哥结婚,都盖不起房,您跟爷爷心疼大表哥,怎么我二哥就不是老田家的血脉?

        今天我外婆难得上门,好歹跟您也是亲家。你进门就掀桌子,还这样闹一通,啥意思?您就不怕这样闹下去,我大伯家儿子以后找不到媳妇,有这样一个奶奶,谁敢嫁过去。”

        “小贱人!我撕烂你的嘴!”

        田老太没想到,自己一句话,被田小芽十句话怼在墙上动弹不得。

        “田文氏,你也是做老太的人了,小贱人这种话是用来骂自己孙女的?你说志泉不孝,这孩子哪里不孝了,人家当姆妈的都是盼着自家孩子好,你这个姆妈倒好,屎盆子往儿子身上扣,大嘴巴子抽儿子,还骂自己的亲孙女是小贱人,咋地!小芽是我姑娘从娘家带来了,不是你老田家的种。

        你要是看不中这孙女,那就改姓,跟我家姓张,省得你整天横挑鼻子竖挑眼,这么好的孩子你看不上,我告诉你有的是人稀罕她。”

        “杨金英,你少在这教训我,你也不看看这是谁家?这是我老田家,轮不到你一个外人说话。”

        “外人?奶,你说我不孝?可你这话说得,外婆是我爹的丈母娘,我爹也要喊外婆姆妈,怎么就成外人了?而且您到底哪里不高兴?为啥什么都不说,上来就掀桌子,多好的粮食都被您糟蹋了。

        您口口声声说我爹是你儿子,可我刚才看您抽我爹耳光,那下手毫不迟疑,恨不得用尽浑身力气!

        奶,我爹真是你儿子,确定不是你仇家!”

        哄!

        外面看热闹的村里人全都笑起来了,就连左右爬墙邻居,都笑的差点从梯子上跌下去。

        “文婶子,您也太偏心了,志泉对您多孝顺,您今上门闹啥?”

        村长来了,才收了东西,中午就闹腾,村长很心累,怎么这段时间,田志泉家这么能折腾。

        “我偏心?福生你说说,这孩子从魔都回来,昨一天不来看我。

        我以为她今早上回来看我,结果左等右等不来人,老三家更过分,买了鱼肉做了一桌子好菜,都不说请我这个姆妈过来吃饭,啥亲儿子,就是我仇人,想气死我呢。”

        “姆妈,这您冤枉志泉了,是我没喊您。”

        此话一出,田老太仿佛抓到了把柄似的,指着张春花怒道:“福生,你听听,你听听!这就是我的好儿媳!”

        “姆妈,我确实觉得自己是个好儿媳!”

        张春花冷冷一笑,“是您说,跟我姆妈坐在一起吃饭丢人,是您说我家全是穷亲戚,跟我们在一起,会被我们占便宜,是您说以后我家里来人,少往你跟前凑!

        怎么我照做了,您还来掀桌子砸碗呢,这是啥道理!”

        看到田老太猪肝色的脸,田小芽在心里给姆妈竖起大拇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