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五章 天价彩礼

第四十五章 天价彩礼

        “田婶子,你家老三中午没喊你去吃饭?”

        在院里洗衣服的田老太,听见有人问这话,心里有些奇怪,心情越发差了。

        她等了一上午,今儿早上她连捡粪的事都没做,就在等着老三一家上门,只是左等右等,都快等到做中饭了,咋还不见人上门。

        “你啥意思?”

        “咋!”说话的妇女有些惊讶,“我刚看见你家老三家的姑娘拎着一条大鱼,爱民抱着大西瓜,两人笑嘻嘻地回家去了,我寻思一会儿炖江鲢,肯定要喊婶子你去吃饭。

        这个点还早,估计还在做,做好了肯定就来请婶子你去吃饭了,你家老三孝顺。”

        这话让田老太忍不住露出笑容,“老三除了那媳妇和小姑娘不着调,我儿子还不错。”

        妇人捂着嘴偷笑走了,田老太看不上自家三儿媳妇,到处都说张春花不好,可张春花其实挺不错的,就冲人家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在村里就是头一份。

        田老太胡乱把衣服揉了几遍,理了理衣裳,把头发沾水又梳了梳,带上发篦,在家等三儿子上门。

        此刻田志泉家,张春花把老姑娘买的东西拿出来,堆了一桌子,“姆妈,这都是小芽孝顺您的,孩子前段时间去了趟魔都,这两块毛呢料子,是孩子专门给你扯的,您秋天做成衣裳穿在身上,成体面了。还有这是魔都的大白兔奶糖,还有这块料子是给咱爹买的,您瞧,藏青色多好看。还有这两包烟,让咱爸尝尝,魔都的烟是个啥味。”

        “这、这么好的东西,姆妈不能要,留给你公婆。”

        张春花哼了声,瞪了眼丈夫。

        田志泉讪讪道:“姆妈,是小芽孝顺您的,您就拿着,这是孩子的一片孝心。”

        张老太摸着那几块毛呢面料,心疼极了,“这么好的东西,给我跟你们爹穿,真是糟蹋了,我这天天干活,好衣服哪里上得了身。”

        “外婆,再好的东西也是给人穿的,您别舍不得,等以后我赚了钱,再给您买。”

        “哎!哎!”张老太鼻子一酸,“没想到我还能享到外孙女的福,我家芽芽就是个有福的孩子,打小先生看过就说,芽芽一脸福气像。”

        张老太一脸欣慰,可依旧遮掩不住脸上的愁苦,旁边儿的大儿媳妇更是眼底满是焦虑忧愁。

        “他爸,你先去忙,喊老大家的和老二家的回来做饭。”

        田志泉答应了一声,赶忙走了,临走前还叮嘱,让丈母娘今千万别走,在家住一晚。

        “外婆,家里出啥事了?”父亲一走,田小芽就问道。

        张老太怎肯跟小孩子说这些,忙说没啥事,让田小芽把奶糖收起来自己吃。

        田小芽哪肯要,“外婆,这就是买给你跟外公吃的,家里还有。您别瞒着我,我不是小孩子了,到底咋了?”

        张春花见姆妈没做声,低声道:“芽芽不是小孩子了,这孩子比我们都有能耐,比她几个哥哥也有出息,这些日子给家里人买了不少东西,这些也是孩子赚钱买的,还去了趟魔都。”

        说完张春花道出事情原委,原来是大舅家的二表哥处了个对象,二表哥十分喜欢,可是这个对象家里开口了,要三转一响,还要五百块彩礼,这在八十年代末,那简直是天文数字。

        三转一响城里人都未必凑得齐,因为手表自行车啥的,不是你有钱就买得到的,尤其那手表紧俏得很,现在结婚姑娘都要一块手表,没手表婚事免谈。

        三转一响能凑齐的,那都是条件非常好的人家,别说还要五百块彩礼,这年代要了东西就不兴要钱了,还五百块,简直是狮子大张口。

        “外婆,三转一响买下来都恨不得千把块了,再加五百块彩礼,这家人诚心不想结亲吧。”

        “不是,那姑娘家里条件好,要不是姑娘看中你二表哥,结婚的事谈都不谈,你二表哥也喜欢那姑娘。他家条件好,两儿子都在县城上班,所以要求高了些。”

        “大舅妈,那现在咋办?家里凑出多少?”

        张春花叹了口气道:“你大舅现在还差得多,只能四处借借,大家给凑凑。”

        田小芽点点头,“姆妈,现在还差多少?”

        “七百块。”闫桂珍苦着脸道,“全家能凑出八百,已经托人在买手表和缝纫机了。”

        张春花跟着叹气道:“这家亲难得结,女方家里条件太好,娶进门小心给你气受啊嫂子。”

        “那咋办,老二喜欢,不娶不行,大小伙子在家饭都不吃地闹,我跟你大哥也是没办法了,只能到处借。”

        “大舅妈,这家人咋样?你们打听了没?我觉得他家条件这么好,还要这么多东西,还要彩礼,不像是诚心结亲的。

        不过二表哥喜欢,看对眼了也没办法,不能好好劝劝,我总觉得这样强势的亲家,以后你跟大舅受苦。”

        田小芽主要是心疼大舅,虽然她与此人还没接触,可在原主记忆中,这个大舅是个特别好的人,谁家有事喊他帮忙他都去,跟谁都和气,还会写毛笔字剪窗花,过年办喜事,大家都请他帮忙,性子绵软,所以也容易被人欺负,好在大舅妈比较厉害,不是泼辣的那种,而是讲道理能把人逼到墙角,谁欺负了大舅,她就出去帮大舅出头,否则大舅那性子,太容易吃亏。

        “七百块,啥时候要?”

        “啊?”闫桂珍有些发懵。

        “大舅妈,你啥时候要?要是急得话,我就赶快给你凑,要是不急,我这几天还有别的事,忙完了再弄。”

        “芽芽,你一个孩子,从哪来这么多钱?”

        张老太急了,她找大姑娘借钱,可如果芽芽为了给家里凑钱,弄出点啥事,那这门亲事她宁可不结。

        “我卖袜子,卖了就有钱了。”

        “啊?啥袜子?”

        这下张春花也糊涂了。

        田小芽跑到院子里杂物间抱进来一尿素袋子,打开之后,一屋子人望着袋子里的东西,眼睛都直了,里面是一袋子带蕾丝边儿勾花白袜子。

        “老姑娘,哪来这么多漂亮袜子?”

        张春花这下真看不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