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外婆上门

第四十四章 外婆上门

        一大早田志泉带着东西出门,路上遇着不少人,眼睛都盯着他,见他去了村长家。

        “志泉来了?吃早饭了没?”

        “嫂子,福生哥在吗?”

        “在,吃饭呢,快进来,再吃点吧。”

        村长媳妇迎着田志泉进门,看着他手里拎着的东西,心里暗自高兴。

        昨就听说老田家姑娘回来了,大包小包说是用平板车推着东西进屋,没想到今就来送东西,志泉这人还不错。

        “福生哥,这是芽芽去魔都给您带的,您别嫌弃,娃的一片心意。”

        田志泉打开牛皮纸包,里面是两盒魔都过滤嘴香烟,一包饼干一包大白兔奶糖。

        “这是做什么啊!快拿回去,这些个好东西,搁自个家吃,你家也不富裕。”

        “福生哥,这是娃孝顺您的,也没多少,这是娃的一片孝心,本来她要跟我一起来的,早上我看娃还没醒,在外面这长时间,肯定累了,我就先来了,一会儿还得下地,先走了!”

        田志泉东西一放,说了两句话就走了。

        “哎呀,这老田家的小姑娘真是有福气,去了大城市,还买了这老些好东西,这大白兔奶糖,百货商场都买不到,还有这香烟,过滤嘴的,一盒估计不老少钱。

        要我说这姑娘看着就一脸福气相,圆圆的脸大眼睛,多招人稀罕,胖乎乎的一看就养得好,就是娇贵些,可是这有啥,人家有福气,娇贵是应该的。

        你看志泉他妈,还看不上志泉,我是闹不明白,志泉跟春花哪里不好,志泉孝顺,春花能生儿子能干活,那田老太就是偏心,连自家孙女都容不下。”

        “行了,别人家的事,再说了我盯着呢,不会让志泉家里吃亏的。”

        村长媳妇笑着收拾了碗筷,她是打定主意要跟志泉家里交好,以前关系就不错,现在看田小芽这么有出息,那肯定要更进一步,想想这姑娘今年虚岁也十七了。

        双抢时期,田家男女老少齐上阵,全去地里割稻谷,趁着天气好,晒干脱壳打新米。

        家里人都出去了,就几个孩子也满村跑着玩去了,田小芽说中午她送饭,不然大嫂留家做饭,实在是不会干农活,不然她也去下地。

        中午饭菜也简单,家里做了糍粑,一会儿真软和了,再弄点咸菜和咸鸭蛋就行,中午吃饭讲究快、咸,吃饱了好做事,晚上才是最丰盛的一餐。

        “屋里有人没?小芽!”

        院门被推开,在火房忙活的田小芽听到记忆熟悉的声音,她却从没听到过的喊声,赶忙跑出来,看到门口的人,愣了愣本能地露出笑容,喊了声“外婆。”

        “外婆、大舅妈,快屋里坐,早上煮好的绿豆汤,给你们盛一碗。”

        她赶忙去厨房,把早上就煮好的绿豆汤盛了两大碗,然后加了点白糖,早上火房阴凉,绿豆汤已经凉透了,甜丝丝地喝下去正是解暑的时候。

        “外婆,大舅妈,家里忙不?外公身体咋样?昨我爹还跟姆妈说,不忙的时候,就回去看你跟外公。”

        张老太喝着凉丝丝的绿豆汤,喘了几口气,暑气渐渐消散,笑道:“看啥,我跟你外公好着呢,你外公现在还能下地,家里一切都好,现在双抢,等双抢结束了又要开始下一波栽种,这一年四季都闲不下来。”

        田小芽笑道:“外婆,你先坐,我去喊姆妈来。”

        “先别走,尝尝我给你带的鸡蛋糕,这是你小舅特意买的,守着别人做好,一大早买回来托我带给你。”

        “小舅最了解我爱吃啥。”

        田小芽拿起一块鸡蛋糕,掰了一块送到张老太嘴中,这才咬了一口,刚做的鸡蛋糕,特别绵软Q弹,满是鸡蛋和面粉香气,还有香喷喷的油香。

        张春花得知姆妈跟大嫂来了,连忙从田头上来,自己先回去,告诉丈夫一会儿也赶快回去。

        张春花边走边琢磨,这时候姆妈上门肯定有事,不年不节农忙时,一般不走亲戚,只是不知道啥事,她有些发愁,娘家穷,她这些年也帮衬了一些,不过她也有自己的家庭,还是四个儿子,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姆妈,大嫂,过两日正打算回家看看你们,今儿来了在这里住些日子,小芽你去田头喊你三哥到镇上买条鱼,再买个西瓜回来。”

        “知道了姆妈。”

        田小芽跑出去,看着外婆跟大舅妈望着姆妈,眼神交汇像是有事。

        传完话,田小芽跟田爱民一起去镇上,她看得出外婆有话说,她不回去那么早。

        天气潮热,梅雨季节过去后,更增添几分炽烈气息,田小芽拎着大白鲢,田爱民抱着大西瓜,一人手里攥着一根绿豆冰棍,咔吱咔吱啃着,这是田爱民出的钱,田小芽手头是一分钱都没了。

        “妹,还吃不,哥这里还有两毛钱,给你买根巧克力冰棍。”

        这时候最便宜的是橘子冰棍和老冰棍,五分一根,然后是一毛的绿豆冰棍,一根冰棍上有一小节满是绿豆,每次买绿豆冰棍,小伙伴最喜欢对比谁的冰棍绿豆多,有时候一根冰棍一大半都是绿豆,大家可羡慕,最贵的就是牛奶冰棍和巧克力冰棍。

        “不吃了,三哥你把钱存好,别没事去打台球,打一次三毛钱,那么贵。”

        田爱民想挠挠头,才发现手里抱着西瓜,让妹妹发现了,他有些不好意思,“妹,是三哥不对,有那个钱该买好吃的给你,三哥以后、以后尽量不去,主要是有人喊,不去也不好。”

        田小芽哼了一声,三哥他们打台球,是带点赌博性质的,她觉得不好,关键三哥球技不好,又赢不了,太费钱,不过这话她不打算说,早晚有一天,她得给三哥安排得满满当当,让他没空打球。

        “姆妈,我们回来了。”

        一回去,田小芽看到姆妈眼角泛红,父亲坐在一边儿蒙头抽烟,外婆脸色发白,大舅妈眉头凝聚着愁苦,这是咋的了,自己出去不过个把小时,家里咋连气氛都不对了。

        她想了想道:“姆妈,把给外婆的东西拿出来,让外婆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