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孝顺该孝顺的人

第四十三章 孝顺该孝顺的人

        满村子都在传田小芽回来了,带了一平板车东西,也不知道是啥。

        不管是啥,全村人眼睛此刻全都盯着田家,村里穷,啥时候见过一家人大包小包一平板车地往家拿东西,那平日记恨田家的,恨不得犯了红眼病。

        “带了那么老些东西,谁知道在外面干啥了,谁知道那东西干净不。”

        “对了,老霍家那个野种今天也回来了,听说两手空空,被老霍那恶造(鄂省话,形容女人凶狠不讲理)媳妇劈头盖脸地骂。”

        “哎,都是往外跑,人家这姑娘,回来弄了一平板车东西,遮得严严实实,不知道是啥好东西!”

        傍晚吃了饭,男人女人聚在一起,三三两两说着话,今说的都是田志泉家的事,就连田老太听了都忍不住动心。

        “姆妈,村里人都传开了,小芽从外面回来,拖了一平板车东西,大包小包堆都堆不下,您说会是啥啊?给镇长帮忙,好处这么多?”

        说话的是田老太大儿媳妇,田老太一直跟大儿子住在一起。

        “哼!凭她是啥,买回来的东西就要孝顺老人,否则看我不骂死这个死丫头。”

        田家大儿媳妇眼神闪闪,“姆妈,你说一个小姑娘弄回这么多东西,也不知道来路正不正,咱老田家虽说穷,但也是清清白白的人家,别让个小丫头败坏了名声。”

        “败坏名声?要是敢这样,我就打死她!她不要脸,我这个老婆子还要活人呢!”

        烛火中映出田老太一张嫉妒扭曲的脸,她生气田小芽回来大半天了,都不说来看看自己这个奶奶。

        此刻田家人全在惊喜和欢乐中,田小芽带回了那么多东西,每个人都有礼物,还有各种魔都见都没见过的好吃的,男人们有皮鞋衬衣、女人们有皮鞋布料,还有最有名的老魔都雪花膏,这些东西在烛光下闪闪发光,大家看在眼里心生欢喜,拿在手中爱不释手。

        杨娟轻轻打开雪花膏,吸了口气,好香,擦这个在脸上,要香出十里地去。

        田爱民抱着一双旅游鞋已经笑傻了,妹妹给他买的不是皮鞋,他才不要皮鞋呢,他就稀罕旅游鞋,改天穿上在村里好好神气一下。

        田志泉抽着过滤嘴香烟,手边儿烟盒子上赫然写着魔都二字,这是魔都的烟,也是一股子香气,除了劲不够,抽起来挺顺口,嗓子也舒服。

        田爱国跟二弟抱着新皮鞋和的确良衬衫已经乐傻了,心里还有些不好意思,田爱国总觉得自己这个做大哥的没用,还要花小妹的钱,田爱业则狠狠瞪了妻子一眼,小妹对谁都好,姆妈说得对,小妹有一颗菩萨心肠,媳妇以后再敢说小妹半句坏话,他就揍她。

        “爹,这些东西是给外婆家的,到时候等姆妈闲下来给外婆送去。这些是给村长叔带的,您明给村长叔送去。”

        田小芽只字未提自己奶奶,田志泉也不做声,姆妈这样对自家姑娘,他没觉得这些东西要给姆妈。

        张春花看着那一块枣红色毛呢面料笑开了花,“这块料子正好给你外婆秋天做个外套。”

        “是的姆妈,看到这块面料我就想着,外婆穿肯定好看,多衬肤色,还有这块黑毛呢,做个黑裤子,再配上黑皮鞋,多洋气。”

        张春花笑道“都老太太了,还啥洋不洋气,只是你外婆一辈子没穿上过好衣服,都给孩子做了,她自己总是补丁摞补丁,也是我这做姑娘的不争气,没让你外婆享福。”

        “姆妈,我孝顺外婆,就是你孝顺外婆,因为你生了我啊!”

        田小芽搂着张春花脖子撒娇,一家子其乐融融,孩子们一手捏着饼干,一手抓着巧克力,嘴里还有甜丝丝的水果糖,开心地疯掉了。

        “小姑,等我长大了,替我爹孝顺你。”

        田爱国大儿子田新海这话一出,全家都笑了。

        “这些吃的我先收起来,以后听话了就发,不听话我就跟你们爷爷全都吃掉,还有你们要好好孝顺……”

        “孝顺小姑!”三个孩子异口同声道。

        “姆妈、爹,哥嫂子,这些东西你们也吃,别都省着给孩子,他们以后长大吃好东西的时间还长着呢,你们是长辈,他们理当孝顺你们,先让长辈吃。”

        田小芽从塑料袋里拿出一把饼干,给每个人手里塞上几块,“吃,不能养成孩子吃独食的习惯,你们要让孩子知道,好吃的就该先让给大人吃。以后我会赚更多的钱,孝顺姆妈和爹。”

        一家子热闹到晚上九点多才各自洗了睡,张春花悄悄来到老姑娘屋里,这才问起心中的疑惑,虽说她给了老姑娘好多钱,可这么多东西,这点钱肯定不够,她怕老姑娘不走正道。

        听着老母亲旁敲侧击了半天,是怕自己走歪路,田小芽笑道:“姆妈,你姑娘我是那种人吗?我跟姆妈一样,行得正坐得直,我不会走歪路的,放心吧。”

        末了田小芽把自己卖批条赚钱的事情告诉张春花,得知老姑娘赚了小五百块,全花了,给张春花心疼地一宿没睡好。

        “这孩子,哎!老田,你说咱这姑娘,本事真大,跟我说一下子赚了五百块,这么多钱,咱全家种地得一年存,可是这孩子就卖个条子,你说她咋说动那些个领导,她脑子咋这么灵活。

        对了这娃上次说考试全部九十五分以上,学校同意她只参加考试,这事你问了没?”

        “最近双抢忙成啥样了,哪有时间问,等稻谷全割完了,我就去学校问问,你过两日抽空把东西给你姆妈送去,我这个做女婿的没啥能耐,让你跟着我吃苦受累,也没啥好东西孝顺丈母娘,还是老姑娘替我着想。”

        “我嫁给你是图你家东西吗?当初你姆妈啥都没有,三间破泥巴房,我就跟你了,还不是看中你这个人。”

        田志泉心里感动,说不出啥煽情的话,吧嗒吧嗒抽莫合烟,心里暗下决心,今年年份好,说啥要给媳妇买个金戒指。

        一家子人带着对美好生活的憧憬,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