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二章 喜笑颜开

第四十二章 喜笑颜开

        该走的这天,归心似箭。

        田小芽心里有种说不上的感觉,突然有一个家,让她惦念的家,出来这么些日子,到了回家的时间,她突然思念起家里的人,虽然她已经从心里认田家的人做亲人,可认为和自发思念是两回事,此刻她想念家中姆妈、爹还有四个哥哥,大嫂以及小侄子侄女们。

        绿皮火车跑跑停停,用了一天时间,终于回到武汉市,一辆黄色小面包车来接众人,车子里塞得满满当当回到山坡镇。

        两位师傅见了镇长后,便被安排在镇公办招待所,田小芽与镇长沟通了消息后,镇长点点头,虽然田小芽要的设备很难买,但他动用一下朋友关系,还是找得到的。

        “你这大包小包,我派车送你回去。”

        “不用,回家喊我哥拖个平板车就拉走了,不用送,剩下这么多事,镇长您忙。”

        镇长点点头,送田小芽出办公室,他确实很忙,尤其是田小芽走后,焦头烂额。

        镇子上的袜子厂已经半年不发工资,知道镇上自作主张,还买了一套进口设备,还是武汉市袜子厂坏掉的进口设备,那些工人大骂领导干部吃人血馒头,有钱不给职工补发拖欠工资,还在这买坏设备,肯定是吃回扣了。

        期间已经有职工来镇长办公室闹了一波,镇长却什么都不能说,只能沉默着听职工骂自己是黑心干部,不管老百姓死活的干部。

        田小芽不知镇长这里这么难,她让霍启东回去后喊自己三哥过来,拉个平板车。

        六月底的武汉市,又热又潮还特别闷,一动就一身汗,她实在不想走了。

        霍启东想了一路,他不想把自己的东西带回去,就他住的那间挨着墙根搭建的垮垮房子,门板都能看到屋子里面一切东西,他买的东西要是带回去,肯定被舅舅跟舅妈瓜分的啥都剩不下。

        “小芽,我能不能把东西寄存在你这,你知道我舅舅舅妈他们一家都是啥人。他们为人子女太过不孝,我买的东西一点都不想给他们,也不想被他们占便宜。”

        田小芽对霍启东这番话一点都不诧异,这才是梦里那个冷酷无情的霍启东,也是原主认识的霍启东,他除了面对自己外婆像个人,对谁都又冷又狠。

        “放我这也行,不过你叫我田小芽就行,咱两就是个死对头,差点老死不相往来,我也就是看你人聪明活泛,做个帮手不错,至于做朋友这辈子都不可能,我可招惹不起你,也不想天天看你白眼。”

        田小芽的话,让本来眼眸明亮的霍启东,突然暗淡下来,渐渐眼神变冷,冷声道:“既如此,我也不敢劳烦你,话我会带到。”

        田小芽突然觉得浑身发冷,偷偷一看,霍启东浑身黑气,她忍不住低声道:“被我揭穿了,恼羞成怒!哼,我就知道他一直讨厌我,大夏天地冒黑气,倒是挺解暑。”

        她没理会霍启东的小情绪,坐在门卫大爷那,喝了一缸茶叶水,就看到三哥拖着平板车来了,还有母亲跟在一旁。

        “姆妈,三哥!”田小芽高兴地跑到外面挥手。

        张春花看到老姑娘,大步跑去,不顾一脸的汗,一把将田小芽搂在怀里,然后细细看了一遍,落下两滴泪来,“芽芽在外面吃苦了,这都瘦了,回去姆妈好好给你补补!”

        田小芽忍不住流汗,她在魔都偶然遇到体重秤,上过称的,一百八十斤还高高的,哪里瘦了!

        “姆妈,先别说了,把这些东西放车上拖走。”

        张春花看到女儿指了指镇大院一脚,一堆东西,吓了一跳,这都是啥!还有几个花花绿绿的大袋子。

        “三哥,快点,你不想要礼物了。”

        一听又有礼物,田爱民跟打了鸡血似的,把东西一股脑地放在平板车上,用麻绳捆牢,推回家中。

        一路上,张春花没少唠叨,不是老姑娘瘦了,就是老姑娘黑了,甚至觉得老姑娘脸色都不好看了,定是劳累的。

        这些罗罗嗦嗦的话,让田小芽的心无比温暖平静,她知道,自己回家了。

        回去后一通收拾,田爱民按照田小芽要求,把八个尿素袋子放在杂物房,剩下几个花花绿绿的大塑料袋子,放在妹妹屋里。

        杨娟早都把冰镇的西瓜切了,还有一碗蒸鸡蛋羹,小姑子这次出去,肯定不如在家里舒服,吃苦了。

        “大嫂。”

        “哎,小芽回来了,快洗洗,毛巾就在脸盆里,香皂在旁边儿。”

        田小芽抓起脸盆里的毛巾,还有些温乎,大嫂用心了,姆妈从不让自己用冷水,哪怕是夏天也是温热的水洗脸,说是为了自己身体好。

        所以她用的水从来都是温热的,尤其是冬天,大嫂二嫂洗衣服双手扎在刺骨的冷水里,姆妈都不舍得让她们烧一锅热水,说是费柴火,大嫂也跟姆妈一般照顾自己,回家的感觉真好!

        “小姑,我想死你了!”

        田新河像个小炮弹似的撞到田小芽身上,把她撞的晃了三晃。

        “你个倒霉孩子,你小姑身子弱,你这样扑她,摔倒咋办!兔崽子,看我今不揍你!”

        张春花犹如拎小鸡仔似的,拎起天新河,丢到一旁,还给屁股上拍了两巴掌。

        听着小侄子哭了,田小芽心下惭愧,自己接手的这副身体确实不行,虚的厉害,要不是她最近减肥外加锻炼,这一下她怕是真要来个屁股蹲。

        “新河,别哭了,看小姑带啥好吃的了。”

        小孩子最爱听的就是好吃的三个字,果然田新河立刻不哭了,拖着刚哭出来的清鼻涕,唆着手指头含糊道:“小姑,吃好吃的!”

        田小芽从屋子里拿出一包大白兔奶糖,是一漂亮的白塑料纸包,大白兔奶糖用这种高级的打包纸,塑料纸包防潮,半透明出里面各种糖果,看着洋气极了。

        几个孩子吃了糖,一个个喊着小姑,围着田小芽,撵都撵不走,田小芽又给每个人抓了两颗糖,让他们自己去玩。

        “败家玩意,这么贵的东西,吃一个还不够,剩下两个好生放着,今儿不许吃了。”

        张春花快活地叫骂声,响彻整个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