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四十章 门道

第四十章 门道

        “谢谢您,太感谢您了。”

        田小芽连连鞠躬,态度让销售科长十分满意,喊了个销售员说了几句话,田小芽便与他走了。

        销售员带着田小芽在厂房里七拐八拐,来到一个有高墙的大院,里面全是大仓库,还有一栋两层小楼,销售员很熟练地与看门的老头打招呼。

        “张哥,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几个库工从屋子里出来,看起来跟销售员很熟的样子。

        “办点正事,田姑娘来仓库拖一些残次品,随便她选随便她拿。”说完这位销售员压低声音,“她跟生产厂长关系很好,别刁难人。”

        “知道,关系户嘛。”

        女人的声音不大不小,瞟了田小芽一眼,对上田小芽的笑容。

        销售员打了个招呼,便匆匆离去,女人带着田小芽,打开其中一个大仓库,指了指里面的东西,告诉田小芽这里面都可以拿,叮嘱了两句便走了。

        田小芽进去转了一圈,有厚袜子薄袜子,尼龙的、纯棉的、甚至还有一些蕾丝钩花丝袜,不过要么是钩花破洞,要么是蕾丝滑丝,属于没法使用的残次品。

        田小芽蹲着挑了一些,把选中的放在一边儿,东西质量比较差,挑到中午吃饭,都没挑出多少,即便挑拣出来的,也不适合拿着卖。

        这该怎么好?田小芽皱眉出去,找到霍启东跟镇工作员,得知买了明天下午的火车票,到时候厂里有两位师傅跟大家一起走。

        打了饭正吃着,伍叶松带着小曹过来,他们明天就要一起合作,过来打个招呼,伍叶松心里最好奇的是如何偷师,不过食堂人多,没办法问,只能打个招呼,吃完饭先走了。

        小曹是年轻人,与田小芽聊得挺投机。

        通过小曹田小芽得知,仓库残次品不是没有好货,而是好货都被库管自己捡着收起来了,虽说单位明令禁止不能卖,但是这些残次品袜子可以穿啊,而且还能送家人,沾公家便宜的事,是不沾谁是傻子。

        “田姑娘,那些残次品我们都要不到,那几个女师傅把仓库管得比自家存折还紧,毕竟偶尔有人想要,她们能收点好处。你如果实在想要些好的,买点水果瓜子啥的,跟她们好好说说。”

        田小芽一听,虚心跟曹新请教那几位库工该如何打交道,全然没发现霍启东全黑的脸。

        “下午你跟我一起去,就剩下午的时间了,我去买点贵重礼品,咱们一起多捡点,这样也能多省点钱。”

        霍启东没说话,只是点点头。

        田小芽跑出去,她想好了,买贵的东西送,曹大哥说过,可以帮她拿两袋袜子,到时候自己跟霍启东一人两袋,就是四编织袋袜子,要是能多捡一些,拿不走就跟火车托运,反正不要钱的东西,她要扒本(鄂省方言,就是尽可能多的拿)。

        她跑了好远,才找到一家百货公司,里面货物齐全,仓库里一共三个人,她买了三瓶老魔都雪花膏,然后又买了瓶那里面最贵的片仔癀皇后雪花膏,这一瓶比那三盒雪花膏都贵,一共花了六十多块,田小芽索性多买了一些,好的便宜的打算带回家。

        等她揣着雪花膏坐公交回到工厂,就看到霍启东在大门口焦急地走来走去。

        “你去哪了?怎么这么久才回来,也不跟我说一声,万一出事怎么办?”

        田小芽本来听到霍启东敢对自己兴师问罪的态度,正要开怼,一听他怕自己出事,那句话就没说出来了。

        “回来这么晚,还能挑多少好货出来。”

        你大爷的!

        田小芽怒了,“霍启东,我告诉你,你这样的人,将来讨不到老婆!”

        霍启东见田小芽动怒了,不敢作声,不知为何就怂了。

        “这两人是孟繁老乡,过来帮忙的。”

        啊?田小芽这才看到站在霍启东身侧的两个男子,看着跟孟繁差不多大。

        “孟繁知道我们去仓库挑货,把老乡派来帮忙。”

        话不多说,田小芽带着人直奔仓库,果然库工看到田小芽带这么多人,虽然没有明着拒绝,但眼里透着嫌弃,话里话外也是说田小芽占便宜没够。

        “毛师傅,这是给您的。”

        田小芽把老魔都雪花膏塞进管事库工的手里,女人低头一看,居然是雪花膏,还是这个牌子,一盒要十多块呢,她心里受用许多,算这个小姑娘识相。

        “这两个麻烦您带给其她两位师傅。”田小芽又塞了两盒给库工,女人脸上透出笑模样了,“行,进去吧。”

        “毛师傅!”田小芽拽住库工的手,她看得出来,这个毛师傅是库房负责的,其他两人都听她吩咐。

        又一个硬邦邦的盒子塞进毛静丽手里,她低头一看,忍不住瞪大眼睛,眼里透出惊喜。

        片仔癀皇后雪花膏!这可是百货公司最贵的雪花膏,一罐要三十多块,顶她大半个月的工资了,今天收的两盒雪花膏,都快是她一个月工资了。

        “毛师傅,这个雪花膏听说对皮肤特别好,当然您本来就白,气色也好,皮肤白得发光,擦这个雪花膏肯定会更好看。”

        毛静丽的笑容,犹如蜜糖一般,甜蜜粘稠。

        “上午那个库房的袜子实在挑不出来,毛师傅您帮个忙,下午给我换个库房吧,给您添麻烦了。”

        毛静丽迅速把东西装入肥大的工作服口袋,“跟我来吧,但是今天这事,不许往外说。”

        田小芽满口答应,来到一个侧面开门的小库房,库房有些暗,可拉灯后,众人看到已经归置得整整齐齐的袜子摆放在货架上。

        “旁边儿有袋子,你们看着挑吧,四点半就走,让人看着不好。”

        最后一句话是毛静丽走到田小芽身边儿小声说的。

        “快点装,挑贵的装。”

        库工一走,霍启东最先失态,拿起墙角的蛇皮袋,先抓了一大捆蕾丝边儿钩花女袜,大家瞬间反应过来,全都努力起来,库房无人说话,只听得到喘气声。

        “每样都留一些,别装太多。”

        虽然库工让他们随便拿,可她也不会全都拿走,这些袜子已经被条件过,一捆捆用塑料绳扎牢,明显是人家选出来以后大家分的,她如果拿太多了,下次怕是就进不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