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九章 我只是长相显老

第三十九章 我只是长相显老

        “你知道我是谁?”

        “不知!”

        油腻男子仿佛受到了极大侮辱,压了压心头火气,指了指小弟,“告诉她。”

        “我大哥负责景纶厂所有批条的。”

        田小芽轻笑,“景纶厂什么时候有这么一个岗位,怎么没见你的工作服,还有你负责批条,销售科长算老几,厂长又算什么!”

        油腻男子笑道:“你说的没错,销售科长算老几!我姐夫的面子他们谁敢不给,我看你是个小姑娘,钱一分不少,拿了钱赶快走!”

        “你姐夫?难不成是个大人物?”

        油腻男子头昂着,鼻孔朝天,田小芽忍着笑,这人可真是一副后世我爸是李|刚的嘴脸。

        “我姐夫是工商的这个。”男子扬起大拇指,目露嘲讽神色,“你们这些乡吾人,知道怕了吧。”

        要不是身边儿有人,田小芽恨不得笑到翻滚,她严肃申请道:“那你知道我爸是谁吗?”

        男子皱皱眉,怎么这小姑娘还有来头,不可能啊?一个外地人。

        “我爸是李|刚!”

        “李|刚?没听过!”

        “那你应该听过公简伐吧,不知道你姐夫要是知道,他日后进去喝茶,是你的功劳,会不会跟你姐离婚。

        我看你是想扯掉你姐夫头顶的乌纱帽,给你姐姐改嫁吧!到时候,别以为你能免去牢狱之灾!

        这张批条价值上万,强抢财物五十元便可量刑,一万多足够你把牢底坐穿!”

        油腻男子突然只觉脖子仿佛被一只无形的手卡住,喘不上气来,就连迎面拂来的微风,都让他感到一股空气的桎锢。

        他眼神如毒蛇吐信般闪烁,无声地打量着田小芽,对上她平静甚至带着嘲讽的目光,瞳孔猛地紧缩。

        如果是真的,事情闹起来,公简伐可惹不起,其实姐夫也跟他说过,做事不要太过,把人逼到绝境,兔子急了还咬人。

        “好!好!好!今日我便信了你的话,要是让我知道,你是骗我的,我让你们跟这小子,永远别想在魔都混。”

        油腻男子指着田小芽的买家,咬牙切齿,将批条狠狠拍在霍启东胸口,一挥手带着众人离去。

        “你可以试试!”

        田小芽轻飘飘送出五个字,油腻男子顿了下足,面色越发狰狞,但终于还是走了。

        “这批货你还要吗?”

        孟繁没反应过来,看着眼前的胖姑娘,心道好家伙,这个小姑娘发起狠来,气势好足啊!

        “大叔,这批条你还要吗?”

        不会是吓傻了吧,田小芽心里想着。

        大叔!孟繁差点流泪,这姑娘看着也是青少年了,自己二十出头的小伙子,居然被喊大叔,他默默看了眼霍启东,跟这个好看的小白脸比,自己是有些老。

        “我、我叫孟繁,今年二十三。”

        “啊?对不起孟大哥,我以为你三十多了,主要是你晒得黑黢黢的,对不住。”

        孟繁笑笑,“我们走街串巷,晒得黑,不怪姑娘以为我老,不像你跟这位小哥,生得白净有福气。”

        田小芽笑了起来,“我有福气?”

        孟繁陈恳道:“姑娘长得脸颊圆润,眼神清澈,身形富态,是极有福气的人。可能你觉得这话是迷信,但在我那,你这种长相的姑娘,家里老人绝对夸你有福气。”

        霍启东心里突然有些不舒服,“你要批条就给钱。”

        孟繁察觉出霍启东眼神微冷,也不知为啥惹这个俊俏小哥不高兴,连忙将钱塞进霍启东手中,陪着笑。

        “走吧。”霍启东一马当先。

        田小芽看到霍启东突然垮着脸,浑身冒寒气,觉得这人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哪里惹到他了,别人夸自己有福气,他不高兴个什么劲,一个大男人,还要跟自己比美不成!

        到了销售科长处,孟繁交出条子,看到销售科长对田小芽热情地模样,他觉得自己这次找对了人,以前他只看到过销售科长的鼻孔!

        笑脸?那是不存在的!

        “这是提货单,你去拿货吧,一千条直接给他。”

        田小芽指指霍启东,身形没动。

        霍启东有些失落,看来田小芽跟销售科长还有事谈,但为啥要避开自己,心事重重地跟孟繁离开。

        “许科长,我还有点事想找您帮忙,不知会不会给您添麻烦。”

        能坐在销售科长上的不说捧高踩低,那也绝对是人精,他的顶头上司是田小芽,这次一口气批了一万多条高级玻璃丝袜,要知道单位设备坏了之后,玻璃丝袜的库存几乎用没了,除了一些必须供货的大百货公司,最好的这款玻璃丝袜一直没出货。

        这也是为何油腻男子豹哥看到这个批条,居然动手抢的缘故,现在的玻璃丝袜,一条加一块他都卖得出去,因为私人早都拿不到货了,没想到这个小丫头能拿到。

        这也是油腻男子豹哥最后终于放手的原因,能拿到这么多玻璃丝袜,也许这小姑娘家里大人真的是公简伐,他可不想真的让姐夫进去喝茶。

        田小芽说明来意,销售科长笑道:“小事,田姑娘想要多少,说句实话,玻璃丝袜库存紧张,但是尼龙袜要多少有多少,这个国内就能生产。”

        要多少呢?还想买点礼物回家,霍启东还要给他外婆买止咳药等等,赚的两千块,一千块已经买了那一千条玻璃丝袜,打算回去赠送打开市场,就剩下一千块以及自己身上一百多一点。

        “我手上没太多钱,实在是花钱容易赚钱难,我想买七百块钱的玻璃丝袜。

        如果厂子里有什么便宜处理的残次品,我也可以,只要不影响穿。”

        “残次品?”销售科长皱眉道:“我们景纶厂的残次品从不对外销售,这可是砸招牌的事。”

        不对外销售?田小芽的心砰砰跳,“那这些残次品怎么处理了?”

        “一般销毁,职工们偶尔私自拿回家穿,也没人管,毕竟没用。”

        田小芽敏锐地抓住里面的重点,能穿!

        “科长,我、我能不能拿走这些残次品,您便宜点卖给我,我绝对不说是景纶厂出来的货,绝对不败坏厂子名声,您相信我。”

        销售科长思索片刻,看田小芽满脸真诚和焦急的模样,决定给生产厂长一个面子,反正这些残次品职工们拿回家送人也送了不知道多少了。

        “只要你保证,不对外说这是景纶厂生产的袜子,那些残次品,你自己去库房拿吧,可以挑一些好的,能拿多少是多少。”

        田小芽只觉得,天上仿佛掉下来一个巨大的馅饼,把自己砸出一脸小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