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三十八章 争着抢着

第三十八章 争着抢着

        “我去!主任,我一定要去!”

        “凭什么呶克啊,呶懂什么!主任,我不敢说自己技术扎实,但我勤快机灵,让我去吧。”

        “你去干什么,机灵有什么用,没听主任说,这次是学习,偷师学技术,你技术是厂里第一吗?”

        此话一出,本来争得互不相让的三个人突然不做声了,全都看着伍叶松,毕竟技术最好的是伍师傅,这时候的工厂,高级技术人员的工资比厂长还高,技术好的师傅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厂长更是把这些人当财富宝贝似的捧在手上。

        那个最机灵的人立刻笑道:“伍师傅,您看我行吗?带上我一路上您什么心都不用操,只要专心学习技术就好。”

        伍叶松没有作声,他心里有些疑惑,怎么偷学,要是能偷学早都回了,日本人遮挡的严严实实,牙根不给看。

        “主任,怎么偷学,都不让看,还谈什么学。”

        主任摇摇头,“我也不知道,不过田小芽姑娘说,她有办法。她虽然是个小姑娘,可就凭她能说一口流利的日本话,这姑娘就不可小瞧。

        而且不知道她跟厂长说了什么,那个日本专家现在也不敢说不修的话了。伍师傅,咱们就去试试,也没什么损失。难道您不想学会怎么修这台机器吗?”

        怎么不想!伍叶松心里太想了,这台机器制作精密,可以制作出多种丝袜,身为一个手艺人,就没有不想学手艺的。

        “我去试试。”

        伍叶松话音刚落,那个最机灵的人立刻喊道:“伍师傅,带着我。”

        伍叶松半天没说话,指了指四人里面一直没说话的年轻人,这人是去年分到厂里的大学生,学的是数控技术,“主任,让小曹跟我一起吧。”

        其他两个人面露失望,还没说话,主任立刻拍板,事情就此确定。

        第二日,安夏一大早拿到生产厂长的批条,她并没有自己填,直接报了个数字,这让廖继鸣对她高看一眼,看来这姑娘不是贪心的人,而且这孩子也说是跟另一个小伙子平分,说明她并没有仗着自己这几天做的事,狮子大张口。

        “剩下的事,销售科长会给你办妥。”

        田小芽道谢后,拿着批条去找霍启东,廖继鸣则按照田小芽说的,对付日本专家,开始挑刺,质疑日本专家一开始不提供方案,现在被自己抓住痛处,他怀疑提供的方案里面,掺杂了不需要更换的项目,日本专家变相赚钱。

        看到田小芽手上的批条,霍启东揉揉眼睛,简直不敢相信,昨天晚上他没睡好,担心生产厂长不肯批这么多,还担心田小芽被人瞧不起。

        “客户找好了吗?”

        田小芽笑得灿烂,眉眼弯弯,这张票就是两千多块钱啊!

        “找好了,我们只是按例加价,所以要的人很多,还有人出更高的价格想买批条,我没答应。”

        “做生意虽然图利,但不能唯利是图,这样是走不长远的,你别瞧不上袜子,这种小商品,有时候带来的巨额利润,不是行内人,根本不知道。”

        霍启东点点头,当时有个大老板一口气加价每只袜子多给五毛,他真的心动了,五千五百块的利润,他差一点就要答应了,只是想着田小芽说过的话,不想做小人。

        他带着田小芽,两人来到场外,找到昨天谈好的接盘顾客,田小芽给他看了看手中的批条,此人眼睛一亮。

        他没想到,这个年轻的男孩说的是真的,真的是批条,而且上面还是生产厂长的签字,这条子拿过去,销售科长绝对不敢刁难。

        “你把差价钱给我,条子就归你,我同你一起去厂里拿货。”

        来人点点头,这样最妥当,从包里掏出准备好的两千块递过去,田小芽示意霍启东装着。

        然后她将批条也原样递给此人,突然上方伸出一只手,将条子从她指缝间用力扯走。

        田小芽猛地抬头,对上一双油腻浑浊的眼,这双眼睛白眼仁多,眼底射出戏谑之情。

        “原来就是你这小姑娘,你可知道在我的地盘上讨饭吃,是要交场子费的。”

        旁边儿给了钱的男子眼底浮现焦急神色,此人他认识,是景纶厂外一霸,仗着自家姐夫在本地工商是个头头,自己拿批条不说,别人的批条他还要吃一口。

        “霍启东,把钱还回去,条子不要回来,这钱不能拿。”

        一脸肥肉的油腻男子露出两颗大银牙笑了笑,“小姑娘还挺义气,这里的单子都是我罩着,谁出货不问问我,我念你是小孩子,听口音也不是本地人,这个单子给我做,我也给你一双加两毛,此事就算了。”

        霍启东飞快地盘算了一下,这个人没白拿,自己不亏,只是对不住之前这个客户,当初别人都因为自己是个愣头小子,取笑自己,不相信自己拿得到这么大的批条,只有他默默走上前,说自己要买,还当场掏钱。

        他问过这个人一句话,为何相信自己,别人都不信,这个人说,有志不在年高,他相信霍启东拿的出批条,所以他不能错过商机。

        只是现在,霍启东有些难受,将钱还给此人,忽略此人眼中的失落。

        “豹哥要这个票,姑娘你就卖给豹哥吧,豹哥给了公道价。”

        孟繁说这句话的时候,眼神平静,只是终究不甘,但也无可奈何,他从小跟着爷爷做鸡毛换糖的生意,地头蛇都是惹不起的,该低头就低头。

        油腻男子笑了笑,得意地扬了扬手上的票,对身边儿的小弟道:“给钱。”

        “这张票不是你的。”

        油腻男子仿佛没听明白,看着田小芽,笑容渐失,眼神逐渐凶狠,“你知道我是谁?敢这样跟我说话。就是廖继鸣,我让他开多少条子,他就得开多少条子。”

        “那你为何还抢这张批条,直接去找廖叔叔即可,我的批条已经卖了,卖给这位先生,你如果不还回来,我就让你明白,抢东西要付出什么代价!”

        油腻男子怒了,粗壮的短腿重重跺向地面,让他脸颊上挂着的那圈肥肉颤抖出涟漪,恶狠狠吐出两个字。

        “找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