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七章 风口的猪

第三十七章 风口的猪

        田小芽缓缓说出心中盘算,她用的是以小博大的方法,前期送点丝袜花不了几个钱,送丝袜不过是幌子,找一些市里大商场和百货公司,告诉他们自己可以供上这样的货,看他们要不要。

        商场和百货公司怎么可能会看不中,要知道魔都景纶出产的丝袜在全华国都是有名的,能穿上魔都丝袜,那就是女孩子们炫耀的资本。

        “我不担心订单,但咱们要一两手批条没问题,可如果长期供货,这个厂里并不愁卖。”

        田小芽点点头,霍启东说的是事实,所以她希望此次事情能够办成,如果是这样,那就是给景纶厂送了一个大福利,看在这个福利的面子上,多少自己这边儿能分些货。

        再不行等镇子上的袜子厂起来,到时候炒作一下,说是跟魔都景纶厂用的同一台设备,还请他们厂的技术专家莅临指导,然后袜子定价比景纶牌稍稍低一些,也可以给市场供货。

        只可惜镇上设备少,产量不大,本想赚笔大的,估计还是难,但一口吃不成胖子,田小芽虽然想赚钱,但并不强求立刻变土豪。

        “生意边做边看,等这几天景纶厂跟日本专家扯皮结束后,咱们就回去,明天我就去批条子,你去外面找收货的人。

        虽然时间紧迫,但也不能贱卖了,你打听一下行情,该多少就多少,不要加价。要是能及时拿到钱,咱们还能买点魔都土特产带回去。”

        霍启东眸子里闪过一抹明亮光彩,他在魔都看到了全国有名的同仁堂,也进去问过,他们那有治疗哮喘的特效药,祖传秘方做的中成药,就是贵,他买不起。

        但现在不同,如果能赚到钱,就能买些药跟补品带给外婆。

        “我现在就去。”

        看着霍启东着急往外走的背影,田小芽忍不住展颜一笑,这孩子赚钱积极,办事放心,智商也在线,也许以后可以慢慢尝试把他当生意伙伴。

        打了个哈欠,却睡不着了,拿出小本子坐在桌子边儿,她打算理理赚钱思路。

        知道未来经济发展趋势,她只要站在风口,就像某爸爸说的,猪都可以飞起来。

        等到晚上六点多,接到电话,生产厂长请他们吃饭,霍启东刚回来,众人一起下去,来到食堂。

        食堂包间里已经有几个人了,看到田小芽,全都站起来露出笑容,眼里带着尊重,已经不把她当小姑娘看待了。

        菜碟酒盅摆上,田小芽抱着橘子水,众人举杯喝了一口。

        “这次多亏小芽姑娘,今天下午我去找那个日本人,他被我说中了,恼羞成怒,却不敢再提什么打官司。”

        “真是受气!这台设备是好,但就是太娇气,每次出故障请他们维护,花的钱我真心疼,那都是我们厂里职工一点点干出来的,结果全给了这些日本人。”

        说话的是车间主任,说完后狠狠嚼着花生米,仿佛那粒花生米就是日本人。

        “也许以后不用他们维修,咱们自己修,可以省下一大笔修理费,如果有机会,还可以尝试自己造设备。”

        主任和其他几个厂里人员瞪大眼睛,镇工作员与霍启东也目露惊诧。

        田小芽说的啥意思?似乎每个字都听懂了,但合起来意思不明白。

        生产厂长目露精光,激动地紧紧攥住酒盅,“真的可以做到吗?”

        “厂长叔叔您不妨试试,先别急着检修,毕竟每次好几万块,谁受得了。这边儿您安排一个修设备最厉害的师傅,跟我去武汉市,看看能不能把日本人的设备研究透。”

        除了生产厂长,其他几个人大吃一惊,继而目光灼灼,研究技术?

        主任更是急得脱口就问:“田姑娘有什么好办法?”

        田小芽笑道:“此事不能说,说出来便不成了,一到两个技术最好的师傅,跟我回武汉市,咱们试试看。

        不成也就损失一点时间,成功了以后就可以省下很多维修费了。”

        “真好,阿拉再不用看小日本的白眼了。”

        主任激动地手抖,他心里已经在划拉人选,伍师傅肯定要去,九级钳工,再带个机灵点的一起去,一个人肯定不够,要不是田姑娘只说一到两个人,他想派四五个人最好。

        吃完饭,主任因为心里有事急匆匆回去,临走前田小芽叮嘱,此事是机密,能不能偷学成日本技术,就在她那一计之中,所以今日之事绝不能泄露,去学习的师傅也要找最稳妥最放心的。

        要散场的时候,田小芽喊住生产厂长。

        田小芽说明来意,也不收着藏着,大大方方说自己想赚点钱,如果不违反原则,能否给自己批一些丝袜。

        这种事情廖继鸣见得多了,倒不违反原则,又不是贪污受贿,人家按批发价拿货,只是走个门路而已。

        “明天我给你写个条子,想要多少,直接去找销售科长,我跟他打个招呼。”

        田小芽心下高兴,她本来还不知道能要多少指标,现在看廖厂长这样大气,那这次可以多赚一点,但她也是有分寸的人,她目前帮了廖厂长这么多,肯定不会贪心多要。

        “厂长叔叔,我还想买一部分便宜点的尼龙袜,带回去卖,因为丝袜比较贵,我们那边儿消费水平没有魔都高。”

        “可以的,你有什么需求跟销售科长提。”

        “厂长叔叔,给您添麻烦了,谢谢您。”田小芽真诚道谢。

        晚上回去她把此事告诉霍启东,看到霍启东比自己还激动,在屋子里走来走去。

        “随便填,那岂不是可以填很多,他们一双袜子加价两毛,一千双就是两百,一万双就是两千。这是魔都一个工人进两年的工资。”

        “五万双,就能赚一万,就是报纸上说的万元户。”

        田小芽话音刚落,霍启东的呼吸急促起来,万元户,电视里天天说的万元户,他不敢想。

        “当然我们不能这样做,我们就要一万一千双好了,卖掉一万双,剩下的一千双打包带回去,赚得的钱,拿出一千块进货,剩下的一千块咱两对半分,买点礼物带回家。”

        霍启东突然不好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