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五章 修不了

第三十五章 修不了

        镇长先把机器买回来了,连带着合同转让一起,最重要的一步完成了,剩下的事情,田小芽相信能办成,而且她心底隐隐有种感觉,只要自己想做的事情,就一定能做成。

        嘿嘿,盲目自大可不好!她拍拍脸从床上爬起来,打算去厂房看看机器到底咋样了,昨厂里最厉害的几个检修师傅都没弄好,从领导到职工都很着急。

        三人吃了早饭,霍启东提出想出去转转,田小芽想了想同意了,霍启东也十七了,叮嘱一番注意事项便让他自己出去了,跟镇工作员一起去车间,还没进去就听到里面吵了起来。

        田小芽进去之后,看到主任和几个技术员检修师傅们吵成一团,上海话、普通话、上海味普通话夹杂在一起,听的人脑袋瓜嗡嗡的。

        “这是咋了?”她赶忙问旁边儿的女师傅。

        女师傅一脸担忧,眉头紧锁,“机器装不起来,怕是彻底坏了。”

        不一会儿,生产厂长匆匆赶到,玻璃丝袜车间是整个厂子的钱袋子,这个车间停摆,所有厂领导都会坐立不安。

        生产厂长用普通话劝着众人别吵,可几个师傅争执的厉害,几个老师傅骂大学生技术员不会做设计,日本人给的图纸是错的,而大学生技术员则怒道,当初他们要求按图纸来,就是这些师傅仗着自己老资历瞎搞,现在拆坏了装不上去,最后还不是要花大价钱请日本专家修。

        田小芽站在外面看着没做声,其实这事情真没必要争论了,既然装不上去,还不得不用,那只能请日本人修,再贵也只能认,这叫技术垄断。

        生产厂长平衡了矛盾后,连忙派人去请日本专家,他的想法同田小芽一样,既然这笔钱省不了,那就别吵了,实在没必要花钱还伤和气。

        众人气呼呼地,等了半天恨不得日上三竿,日本专家才带着翻译和两个技术员姗姗来迟。

        生产厂长压了压心头的火,大家求着他没办法,否则一个乙方,给钱还要他们等这么久,他早就不干了。

        翻译把厂子的需求告诉专家后,众人眼中带着希望,望着两个技术员和这位专家,此刻大家都接受花钱的事实,心态已经从舍不得,变为只要能修好,花钱就花钱吧。

        可是日本专家看都不看机器,头一昂凶巴巴地说了一堆日语,众人不解地看着翻译,这又作啥妖。

        “很抱歉,专家说你们违反了当初签订的合同,设备维护本该由他们负责,但你们擅自拆散了设备,现在这台设备已经报废,没有维修价值了。”

        “什么?他什么意思?几十万的设备说报废就报废?”

        几十万!田小芽吸了口凉气,进而深刻体会到那句话,落后就要挨打,就因为自己国家做不出来,所以外国人就卖天价,还一幅你爱买不买的态度,更不要脸的是恨不得年年涨价,各种苛刻条件。

        “我们不就拆开了,零件一个没少一个没坏,怎么就不能修!”一位师傅气得要死,上前跟日本人争执。

        “专家说,你们已经破坏了核心零件,设备被损坏,没有办法修理,如果你们不相信他的话,可以做技术鉴定,这个设备已经不能修了,你们可以跟公司订购新设备。”

        “你不能走!”

        几个师傅见日本专家要走,加上翻译说的话后,全都急了,拦住专家去路。

        “你看都没看,凭什么说我们弄坏了!我是厂里的九级钳工,你知道什么叫九级钳工吗,我以我个人性命担保,我绝对没有弄坏这个东西。”

        九级钳工!田小芽眼神一闪,她以前做记者整理过一些资料,记得以前国营企业里面八级是最高级别了,怎么还有九级?

        问了旁边儿的师傅才知道,这位老师傅是以前保密j工厂出来的,只有那些地方才有资格评九级,这个师傅不光会钳工,还会车工、焊工等等,是一位技术全才,做出来的东西,没人不说漂亮的!

        日本专家呜哩哇啦说了一大推,最后十分无理地推开众人离开!

        翻译在后面傲慢地说:“专家说了,这样没有素质的企业,他们公司以后不予合作。”

        言外之意,搞不好设备都不卖给景纶袜子厂了,这事情就大了。

        “等一下!”田小芽一把拽住昂头踩着高跟鞋要走的女翻译。

        “你干什么!”

        女翻译十分不悦,一把扯开自己的衬衣,用手不停掸灰,仿佛田小芽多脏一般,满脸的瞧不起神情。

        “你是华国人吧,我猜你是华国人,因为你日文说的并不十分标准,我就想问一句,吃里扒外你的良心不痛吗?这是你的祖国,你跟一个日本人一起瞧不起同胞,搁在过去就是狗汉奸。

        我是乡下来的,说话粗鄙,但即便是我这样没读过书的乡下人也知道,我为我的祖国骄傲,我希望你别跟着这几个日本人在这糊弄自己的同胞。”

        说完田小芽张嘴说了一段日文,周围人惊讶地瞪大眼睛,等她说完后,那个女翻译突然涨红了脸,喘着粗气,一句话不敢说,最后眼神败了下风狼狈走了。

        “田姑娘,你会日文?”

        镇工作人员十分震惊,一个小姑娘居然会日文。

        “田姑娘,你跟她说了什么,她怎么这样跑了,刚才还那么傲气!”

        “厂长叔叔,我想跟您详谈一下,如果方便的话,能否把你们跟日本公司签订的合同那给我看一下。”

        “可以。”

        生产厂长再不敢小瞧田小芽,一开始他真觉得挺奇怪,老同学怎么把一个小姑娘派来,还说这个小姑娘多么多么厉害,可是在他观察下,这姑娘也就是转转车间没别的,但今天他开眼了,这姑娘的日语说得真流利,听起来比那个翻译都顺畅。

        他找过翻译,只是那些翻译水平有限,翻译得坑坑巴巴,加上会日文的不多,每次跟这个厂家打交道,他都很憋屈,今天居然让田小芽找回场子。

        生产厂长堵住的心口,稍稍松动了一下,但想到设备状况,眉头再次紧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