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三十二章 田老太变脸

第三十二章 田老太变脸

        李颜庭办事速度很快,田小芽回家后第二天,村里就开来一辆小汽车,虽然在田小芽眼中这是一台破的车门都快合不上的吉普,但是还是让村长跟全村人震惊,尤其是车上下来的人是镇长秘书,点名道姓找田小芽。

        村长认得秘书,见其神情严肃,还打听不出啥事,心里一边儿犯嘀咕,一边儿把人领去老田家。

        田小芽请秘书去自己屋里,村长被杨娟请去堂屋坐着喝茶。

        “叔,您先坐着,我去喊公婆。”

        “赶快去,别声张。”

        村长摆摆手,杨娟吓得脸色煞白,差点一脚崴在门槛上,扶住了门框,喘了口气定定心,赶忙朝田头跑去,心里慌死,不知小姑到底闯了啥祸,招来镇上的人。

        张春花跟田志泉知道此事后,也连忙往回跑,见村长在堂屋坐着,田志泉忙拿出自己舍不得抽的过滤嘴香烟,问了半天也没打听出啥事,愁眉苦脸地蹲在院子里抽莫合烟,视线紧紧盯着姑娘屋里。

        过了好一会儿,秘书从屋里出来,田小芽面带微笑,送人离开,村长迎上前相送,跟着一起走了。

        田志泉追上去两步,拽着村长袖子,村长给他递了个眼色,他安心了,村长肯定会帮他打听啥事。

        张春花一把拽住老姑娘,连声问出了啥事。

        “没啥大事,姆妈。镇上找我帮个忙,明我要出去一趟,过段时间回来。”

        “啥?出门?去哪里?咋出门了?不上学了?到底出啥事了,芽芽,你不兴骗姆妈,出啥事了告诉姆妈,我跟你爹替你想办法。”

        田小芽见两人一脸紧张,心下感动,“姆妈,爹,没出事,真的是去帮忙,只是这事情现在不能说,这跟政府的工作安排有关,说出来了容易惹麻烦,我真的没事,您跟爹就放心吧。”

        田志泉又仔仔细细问了一遍,见老姑娘不似说谎,心里虽然依旧隐隐不放心,但想来应该不会是啥坏事。

        不一会儿村长来了,脸上带着笑意,把秘书说的话告诉田志泉,说是镇长请田小芽帮忙,啥忙不能说,保密工作,不过不是坏事。

        这下张春花和田志泉彻底放心,放心之后张春花突然担心起老姑娘的学习,这些日子她见老姑娘天天晚上熬灯油看书特别认真,将来肯定能考上大学,老田家要出状元了,现在出远门,岂不耽误学习。

        还没待张春花开问,院门被哐地推开,自家婆婆一脸怒容冲进来,腿脚利索身姿迅速,宛若四十岁矫健妇人。

        见到田小芽,田老太指着就骂,“老三,我就说你全家脑子都坏掉了,把个姑娘宠上了天,长这么大啥都不会干,还给她花钱读书,结果书读的不咋地,还把祸事招惹上门。”

        田老太这么一嚷嚷,左右邻居和门外的人全都听到了,本来刚才镇上秘书来村里,村长陪着来到田家,就挺招人眼目。

        老姑娘被人说,张春花第一个不乐意,“姆妈,芽芽又咋地了,你打小就看她不顺眼,我们宠着她可是花您的钱了?送她读书上学我跟志泉乐意,又没让您出钱,再说我娃惹啥事了?您啥都不知道,别瞎说败坏我姑娘名声。”

        田老太气得一跺脚,指着田小芽怒道:“你看看她、书没读个书,被你养成个好吃懒做,一身的肥膘,刚镇上的人才走,大半个村都晓得,这个臭丫头又闯祸了。

        我看读啥书,找个人家嫁了,省得闯祸连累老田家!”

        说完田老太面露鄙夷目光,上下打量一番,“就她这样,干啥啥不行,吃啥啥不够,一身囔囔肉,赶快趁年轻给许个人家,别祸害老田家了。”

        张春花被婆婆这番话气得脸色铁青,一口气堵在嗓子眼,竟说不出话来。

        杨娟焦急担忧,可惹不起太婆婆不敢作声,周冬梅嘴角露出冷笑,眼里流露出一丝快意,自家婆婆就该让太婆婆收拾。

        田小芽怒了,说自己就说自己,还人身攻击,本想着这次去魔都,买点啥特产给自己这个便宜奶奶,现在看来不用买了,省钱!

        但是人身攻击她可不受!

        “奶,我是不是田家的村子?我是我姆妈从娘家带来的拖油瓶,还是我爹外面捡来的孩子,人家都盼着自家孩子好,您倒好,啥事不知道,冲上门劈头盖脸骂我一顿,你咋知道我闯祸了,是镇长找我有事。”

        “切!镇长找你有事?找你这个黄毛丫头能有啥事?上小学就考不及格,还好意思舔着脸说镇长找你有事?”

        “奶,我以前读书不用心,考不及格是我的错,但我现在认真读书了,我已经自学完成了高一课程,前天班主任给我做了全科考试,我平均分在九十五分以上。

        您别说话,让我说完,我这成绩您要不信,可以去学校问,但凡我骗人,让我出门被车撞死!”

        “芽芽别瞎说,学习不好又咋地,老田家都是泥腿子,再考不及格,你也是他们老田家学习最好的。”张春花气得直喘粗气,“姆妈,我就不明白,您咋就这么瞧不上我。我给老田家生了四个儿子,我干活也不是个偷懒了,当年大队上就两个女人赚是个工分,我张春花就是其中一个,我可以拍着胸脯说,家里家外我不属于别人,生儿子我也是老田家最厉害的儿媳妇。

        您这不是瞧不上我,您是瞧不上志泉,见不得我家过一点好日子。”

        田老太被戳中心窝,一时间说不出话来,她确实看不中张春花,打一进门就不乖乖听话受她磋磨,偏偏生了四个儿子,干活麻利下地勤快,挣工分比一些男人都厉害,这么多年找不到她一点把柄。

        也就这些年,她有话说这个儿媳妇,生个姑娘还捧到手心疼,吃的喝的比自己几个孙子都好,她看了就是不高兴,就是气不顺。

        “奶,我妈疼我咋地了,我从小到大花您的钱了?我妈疼我,我爹我四个哥哥,我嫂子侄子侄女都没人说啥,就您在村里到处说我爸妈脑子不好,疼我这个老闺女,我们家这不好那不好。

        我就不明白了,我爸是您儿子,村里人都不这样说,您作为他姆妈,为啥要这样念道他不好?他过得不好,您是不是心里高兴?”

        田老太一张脸瞬间煞白,继而鼓着腮帮子涨得通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