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差生就是笨蛋吗

第二十八章 差生就是笨蛋吗

        “李杰,虽然你爸是镇长,大家都怕你让着你,连老师都不管你,你可以在班级甚至学校欺负同学和老师,但是你记着,你这些能耐也仅限于山坡镇,仅限于你爸还是山坡镇的z长,否则你爸如果啥也不是,你觉得你还能在这耀武扬威吗?

        我们坐在教室里学习,这种机会多么难得,我们村里就没几个上高中的,而你就这么肆意挥霍这种难得的机会,等你走上社会,自然会有人教你做人。

        你以为大家让着你惯着你是为你好吗?我告诉你,恨一个人最好的做法就是把这个人惯成大傻逼,让他接受社会的毒打,你连我说的啥都听不懂,我真不明白你有啥骄傲的,傻×!”

        当然最后傻×二字,田小芽使用英语骂的。

        李杰从没遇到过这样的事,被人劈头盖脸教育一通,少男敏感的自尊心,让他起身揪住田小芽的衣服,扬起拳头,只是对上田小芽那双满是嘲讽的双眸,他竟然打不下去。

        “一个男人打女孩子,你可真能耐!你这种窝囊废,也只敢欺负我这种手无缚鸡之力的女生,真有能耐你怎么不揍街上的地痞流氓,你怎么不想着怎么报效祖国?

        呵呵,是我高看你了,你这种人哪里有什么能力报效祖国,读书不行,打架也只敢欺负女生,一无是处,你要打就打,我田小芽绝不求饶,我只会从心底瞧不起你!”

        李杰被田小芽的一番话气得浑身发抖,可拳头最终没有落下去,教室也待不下去了,拽着书包走了。

        田小芽冷笑一声,环视全班同学,“我觉得大家能成为同学,都是一种缘分,如果别人在外面说我同学的坏话,我肯定要维护自己的同学,可是刚才李杰问我是不是睡了男人?我不知道这种恶毒的话,是怎么从自己的同班同学嘴里说出来的,我们也只不过相处短短的三年,你们现在欺负别人,等你们长大后,不知道想起来会不会良心不安。

        恶有恶报善有善报,作恶简单,行善难,我希望咱们同学一场,别让我在若干年后想起大家,一个个都是你们可憎的面容和恶毒的话语。

        如果不会说,就请闭嘴,如果真的关心我,可以私下问我,用这种方式欺负人,真的很幼稚,难道我们差班的同学,真的就一个个是笨蛋吗?”

        这番话说完,全班鸦雀无声,就连刚才挤眉弄眼的几个活跃男生,望着一脸正气的田小芽,陷入思考中。

        中午田小芽自己热了饭菜吃,吃饱饭后又回到座位上看书。

        她打算把高一课程看一遍,知道大概什么难易程度,然后学习一下,毕竟多年不学很多知识已经忘掉了,但是她有学习技能,把知识捡起来很容易,到时候跟班主任谈一下,自己就不来学校念书了,保证考试拿前三名。

        不过田小芽坐在座位上认真看书的举动,落在大家眼中,众人心里不知怎么地,默默升起一股劲,大家都想到那句话,我们差班的同学,真的就是笨蛋吗?

        每个人都在心里默问,我是笨蛋吗?我不是笨蛋,我只是学习不好,我姆妈说我很聪明,年轻的少男少女,谁都不愿服输,谁也不愿意当笨蛋。

        下午老师上完课,都有些差异,三班的学生今天上课很安静啊。

        第一天上课,就这样来了一个小插曲度过,第二天依旧是不变的两点一线生活。

        田小芽跟着班长认真读文言文,她一直很喜欢古诗词和古言,如果当年不是为了养活自己,她更想学文学。

        就在众人读书的时候,李杰突然冲到田小芽面前,全班同学紧张地看着李杰,生怕打起来。

        “李杰,你干啥?现在是早读时间,赶快把语文书拿出来。”

        学习委员紧张地盯着李杰,她生怕李杰把田小芽打了。

        “对、对不起。”

        李杰半天挤出一句话,全班都震惊了,田小芽亦如此。

        “你说啥?”

        “我说对不起!”

        李杰脸涨红,大声说道。

        “你这是怎么了?不会吃错药了吧。”

        通过原主记忆,田小芽知道,李杰这个男生十分高傲,而且自尊心极强,从不认错,今天跟自己赔礼道歉,一定是吃错药了。

        “你是不是发烧了?”

        田小芽抬起手,摸了摸李杰的额头,热乎乎的。

        李杰却突然涨红了脸,一把打掉田小芽的手,“你干什么,动手动脚。”

        田小芽嗤笑一声,“看不出来,还挺封建。”

        此事就此揭过,只是李杰今天发呆了好几次,几次回想着刚才额头上的触感,温凉又柔软,现在觉得胖乎乎的田小芽也不那么丑陋,反而显得十分可爱。

        认真学习了一周,田小芽觉得自己基本掌握高一知识了,她在考虑要不要星期一上学就去找班主任,怎么跟班主任谈,这个需要技巧。

        “田小芽!”

        霍启东喊了好几声,田小芽才听见,看到是霍启东,她不由自主地后退两步。

        “你有啥事吗?”

        不知为何,看到此刻不粘着自己,甚至下意识避开自己的田小芽,霍启东心里有种说不上的感觉。

        “这是我外婆亲手包的粽子,她让我谢谢你,带我赚钱。”

        “奶奶做的粽子。”田小芽忍不住笑了起来,双眼弯弯,“我最喜欢豆沙馅。”

        见田小芽笑眯眯地接过粽子,霍启东也忍不住被感染,面部肌肉放松,露出一个不易察觉的笑容。

        “对了,我做了一罐川贝枇杷膏,你跟我去家里拿一下吧,这个止咳效果好,早晚给奶奶冲一杯。”

        “不用,我买了止咳糖浆。”

        田小芽瞪了眼霍启东,“这是我给奶奶的,又不是给你的,你别觉得我在巴结你,我都做好好几天了,这段时间天天去学校,没来得及送去,正好你跑腿拿一下,我读书很忙的。”

        霍启东低下头,嘴角上扬,现在他已经能分辨出,田小芽的刀子嘴豆腐心了。

        “这个你一定要记得给奶奶早晚喝一杯,川贝枇杷消炎润肺,止咳化痰,坚持喝一段时间,咳嗽会渐渐好转。”

        霍启东轻声道谢离开,心里的话终究还是没问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