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七章 英语骂人

第二十七章 英语骂人

        田小芽在家闷闷不乐,两天前的那个梦格外影响她心情,也许是身体是原主的,回想起那个梦,她有种感同身受的痛苦和绝望,心如死灰一般。

        她把这两次做的梦全都记录下来,虽不知为何这样做,但她隐隐觉得应该记下来。

        田小芽在家中琢磨最近的梦境,田志泉却被自己母亲叫去家中说了一通。

        田老太觉得老三太宠田小芽,一个姑娘长大了也是嫁到别人家的,好吃好喝地供着,居然还送去读高中,那城里的女娃都没几个读高中的,她真觉得老三脑子有问题,最让田老太气不过的是,这几日三儿子一家在村里显摆,田小芽买了那么多东西,却没想过孝顺自己的奶奶爷爷。

        田志泉有些闷闷不乐地回家,晚上上炕睡觉,心里多少有些不痛快,跟媳妇张春花说起。

        张春花跟婆婆关系不睦,一开始没有老姑娘的时候,她一口气生了四个儿子,在老田家是头一份,不知道多少生不出儿子的,来求她想借她的裤衩子穿一穿(过去农村妇女迷信,借生儿子多的妇女内裤穿,可以让自己也生出儿子)。

        没生小姑娘的时候,她给田家生了四个孙子,也没见婆婆对她多好,这也就罢了,可婆婆对丈夫一向不咋地,她看得出来,丈夫是老三,上有哥哥下有弟弟,婆婆看重老大,疼爱小儿子,只有在中间的丈夫长期被家里忽略,她感觉得出丈夫心中的难过和不平,所以她不想提让丈夫伤心的事情,可现在婆婆连小女儿都看不惯,丈夫还这样不做声,她受委屈可以,她这么听话懂事孝顺的老姑娘,就是不能受气。

        “你姆妈啥意思?她是看不中我,还是看不中我老姑娘?老姑娘读书的钱有没让她掏,而且老姑娘多孝顺,你不是不知道,姆妈这样说她,你就听着?”

        田志泉巴巴抽着莫合烟,半晌瓮声瓮气道:“我能咋办?我姆妈说我,我还顶嘴不成,过两日你跟老姑娘说说,让她去学校读书,哪怕就是坐着也行,这样姆妈再说,我也有话对付。”

        张春花张了张嘴,最终把心里想说的话咽下去,“行,那就让老姑娘去学校坐着。”

        田小芽得知母亲让自己去读书,心里有些不愿意,她这些日子还打算去城里转转,看看做点啥赚钱,八十年代末,经济即将进入迅速发展阶段,她要抓住时代优势,顺势而为让家里过上好日子,而不是去读书,再说她本来就大学本科毕业,现在去读高中,就是浪费时间。

        “姆妈,我不想读书,读书出来主要是为了赚钱,我现在就想赚钱。”田小芽拽着张春花撒娇。

        “家里不需要你赚钱,我跟你爹还养活不了你,你还有四个哥哥,他们能看你吃不上饭。芽芽听话,哪怕在教室坐着也成,到时候拿个高中毕业证,多体面,咱家也算出了个秀才。”

        田小芽听出来了,母亲没要求她认真读书,只是想她混个文凭,她心里一盘算,一把拽住要走的张春花,”姆妈,我保证期末考试,考班级前三行吗?你就别让我去学校了,我想做点别的事情。”

        “咳咳!”

        田志泉咳嗽两声从屋里出来,“芽芽,你不去学校,咱家学费不白交了,听话一会儿让老三送你去。”

        看到父母眼神坚定,田小芽无奈屈服,只是她心里觉得奇怪,她在家都待了小一个月了,爹妈不说读书的事,怎么今突然提起,原主的记忆里,爹妈从不逼她学习。

        田爱民背着书包,田小芽拎着盒饭,两人朝镇上学校走去,她不知道,在她身后,李素芬眼神恶毒地盯着她,直到她消失不见。

        山坡镇高中,从村里走过去,得四十分钟,不远不近,田小芽读高一,一共三个班,她在三班,也是差班,一班重点班,二班普通班。

        坐在自己的座位上,田小芽忍不住深深叹了口气,三班都是差生,有一些是家里有条件的,想让孩子混个文凭,有些是家里有关系,孩子拿了文凭能安排好工作的,正儿八经读书的没几个人,也就班级前五的孩子们,还在认真读书,盼望着考上大学,最后能有稳定工作。

        上课铃响起,不少学生还在交头接耳,有的人低着头看杂书,还有些人无所事事地坐在椅子上,打量着刚刚进来的英语老师。

        英语老师是个五十来岁的大妈,以前是教政治的,这个年代英语老师稀缺,会外语的老师,市里学校都缺,乡镇学校就别指望能有英语专业毕业的老师,都是一些其他课的老师带英语课。

        英语老师也不说话,转身在黑板上写板书,自顾自地讲着语法,下面的说话声越来越大,田小芽烦躁地捂着耳朵低下头,只可惜她不惹事,别人惹她。

        一个个纸团砸到她身上脑袋上,几次过后她烦了,转过身瞪着扔的最起劲的一个男生。

        男生嚣张地抬头一笑。

        田小芽认出来,这男生的爹是镇长,大家都让着他,但她不惯着他,举手跟老师说明情况。

        英语老师说了男生两句,结果男生比老师还凶,还跟老师顶嘴,把英语老师气得丢下粉笔让大家自习,自己走了。

        老师一走,教室立刻沸腾起来。

        “田小芽,听说你把你们村一个男人睡了?”

        李杰大长腿一伸,从侧面踹了一脚田小芽的凳子,全班男生哄堂大笑,拍桌子起哄,女生则羞红了脸,低下头不做声。

        “you  are  stupide!crazy  an!”

        “你说啥?”李杰听不懂,但他看懂田小芽轻蔑的眼神,肯定不是什么好话。

        田小芽冷冷一笑,跟这种蠢货,她都懒得搭理,扭过头无聊地翻看着英语书。

        李杰在全班同学的注视下,涨红了脸。

        “田小芽,你说的啥,是不是在骂我?”

        田小芽转过来望着李杰,嘴里突然冒出一连串英语,说的又快又流利,地道的美音,听起来就跟英语电影似的,如果忽略内容,真是一种语音享受。

        待田小芽一口气说完后,班里突然安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