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小说 - 团宠气运小福宝在线阅读 - 第二十二章 赚钱了

第二十二章 赚钱了

        霍启东开始每天早出晚归,砍竹子后烧一大锅热水,煮竹子,这可以很好地预防竹子生虫、开裂,竹子杆太长,就先煮一头,再煮另一头,中间段用开水浸泡。

        磨、削、刨、钻孔,最后还要用粗砂纸打磨、细砂纸打磨,工序反复十分辛苦,一根竹子杆做出来,霍启东忙活了大半天时间。

        天小芽也不会捆拖把头,还是霍启东用老虎钳、铁丝等工具,把布条子分拣捋顺,用铁丝竖向扎住,再环向捆紧,最后用铁丝和螺丝钉将其固定在竹子杆上,一把拖把就做成了。

        两人在放杂物的屋子里看到成品,没想到就这么成了。

        “霍启东,你真厉害。”

        田小芽抢过拖把在地上试了试,使劲墩了两下,拖把头结实得很纹丝不动,她又来回拖了几遍,一点问题都没有。

        “这个拖把我先给我奶试用一下,咱们抓紧时间,剩下的就这样做,等全做完我奶也试用的差不多了,要是没问题咱们就拿去集市上卖。”

        霍启东白皙的脸上泛着红晕,一半是累一半是激动,心底只有一个念头,自己终于可以赚钱了。

        田老太没想到孙女给她送了个拖把,还反复叮嘱她,现在拖地只准用自己送的拖把。

        她觉得老二家姑娘这么大了,怎么还没正形,打算跟老二说一声,别让小芽上学了,一学期还要五块钱学费,平日里本子钢笔买下来也不少钱,这孩子成绩又不好,现在连学校都不去,钱都白交了,不如退学算了。

        田小芽可不知道奶奶打这个主意,她要是知道,一定立刻请奶奶去游说父母,她是双一流大学最有名的新闻系毕业,再去读高中,还是八十年代考题简单的高中,简直就是浪费生命,此刻她只想搞钱。

        每天早上,霍启东去山上砍竹子,田小芽喊着大侄子跟自己去外面捡柴火,煮竹子需要大量柴火,她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

        两人如同勤劳的小蜜蜂,埋头苦干,霍家也不敢说啥,霍丰年晚上刚骂了霍启东不干活,第二天田爱民就去他家,要帮他家种田,弄得霍丰年再不敢说霍启东。

        一开始做拖把比较慢,但是熟悉之后越做越顺手,加上田小芽跟着忙个不停,十来天功夫,就做了八十三把拖把,所有的布条子全都用完了。

        这十来天里,霍启东对田小芽的看法转变了许多,以前他看着田小芽就生厌,要不是为了赚钱给外婆看病,他恨不得一辈子都避开田小芽。

        可十几天相处下来,他觉得田小芽仿佛换了一个人,能吃苦,脑子灵活,甚至在很多事情上见解独到,他从不喜欢田小芽,到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她,到愿意跟她交流,甚至心底有些刮目相看。

        不过田小芽并未察觉霍启东对自己看法的转变,毕竟那个人每天见自己依旧板着脸。

        李素芬几次撞见霍启东跟田小芽两人一起钻小树林,心里吃惊之余又有些害怕,不知为何她总觉得田小芽好似变了个人似的,她甚至大胆猜测,难道田小芽也跟自己一样重生了?

        她打算找个机会验证一下,如果田小芽重生,岂不是要抢自己的富贵,前世自己跟田小芽撕破了脸,她要是在霍启东面前抹黑自己,那自己的打算岂不是都泡汤了。

        田小芽并未发现,李素芬几次尾随自己,她现在正高兴马上就要赚钱了,八十多把拖把,按市场价可以卖二百多块钱,明天就是大集市,他们要早早去。

        天还没亮,田小芽就悄悄出门了,霍启东推着板车,上面是两人辛苦做好的拖把,用麻绳绑好,天还没亮,但又不那么黑,透着青白色,仿佛透着光的希望。

        “给,吃点东西。”

        田小芽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鸡蛋还有一个咸菜米饭团,“趁热吃了。”

        米饭的香味飘到霍启东鼻子里,他忍不住动了动鼻翼,可说出的话却是拒绝。

        “别死撑了,我知道你肯定没吃早饭,我给你吃东西不是可怜你,还有十几里路要走,你不吃饱谁拉车,我干不动。”

        说完田小芽不由分说将吃食丢给霍启东,打小饿肚子的霍启东,最不会浪费粮食,见田小芽丢过来,本能地稳稳接住,最终低下头把东西全都吃到肚子里。

        二人沉默着上路,被一大早起来干农活的李素芬看到,她赶忙躲在一边儿的柴垛子旁,天还比较黑,不知道霍启东板车上拉得什么,怎么会跟田小芽在一起。

        贱女人!

        她就知道,田小芽嘴上说对霍启东毫不在意,其实全是骗自己,是怕自己跟霍启东在一起了。

        田小芽并不知自己一大早跟霍启东出去,被李素芬看到,她跟霍启东两人走到县城,等到了那天都亮了,市场十分热闹。

        田小芽找了个位置,卸下东西开始叫卖,上次收费的两人又来了,看到霍启东脸色十分不好。

        她除了交摆摊费,还给二人一人送了一把拖把,只说霍启东是自己同村的人,脑子不太好,请二位同志别跟他一般计较。

        得了不要钱的拖把,再得知霍启东脑子不好,二人看霍启东的眼神便多了丝说不清的同情,霍启东涨红了脸,却又说不出话,更让两个工作人员觉得惋惜。

        长得这么好看,是个脑子有病的,可惜了!

        这时候拖把三块一把,田小芽降价五毛,很快引来不少大妈和年轻妇女挑选,不过众人看到拖把杆是竹子做的,都怕质量不好,观望的多,却没人买。

        嫌弃拖把杆不好,那怎么行,其实这拖把杆虽然是竹子的,可霍启东为了加强使用强度,还在里面用了内衬竹条,强度比一般的拖把都好。

        田小芽让霍启东看摊,自己跑出去,在远处找了个卖拖把的,咬牙买了两把,六块钱没了。

        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她不停安慰自己,碎布头一分钱没花,这六块的成本不高。

        田小芽走后,霍启东不好意思吆喝,摊子前围着的人渐渐少了许多,一把都没有卖掉。

        看到田小芽拎着两个拖把回来,霍启东忍不住急了。

        。